路是人走出来的(夜行记)——矿山生涯回忆录第二章走上去矿山之路之三十六、

       春季来到煤矿的一天夜里,小马正做着好梦与电工组的同事们在山上树林里追赶、包围野兔。眼看大功告成,就被人抓住手臂,使劲摇来晃去,让野兔从小马脚下逃走了……

  小马定睛一看,原来躺在大工房(集体宿舍)里自己的床上;抓住小马的手臂使劲摇晃的是工段长,他正在对小马说些什么。小马睡眼惺忪地楞了好一会,等清醒过来,听明白后,工段长就回家睡“回锅”觉去了……

  原来,矿钻探队下中班的人带来口信说,他们3号钻机的电动机开不动了,工段长派小马连夜去修理……

  3号钻机在离分矿几里外的荞麦地(地名),白天架高压线和修机器时,小马曾经去过多次。要从山顶竖井后面坑道口旁的山坳里进去,穿过一个小山村,又穿过一片坟地,再穿过一个小树林才到。白天一个人去都有些害怕,生怕遇到山毛驴(大灰狼);夜里去,更令小马心里发毛、脊背发凉了……

  电工组有7、8个人,为什么偏偏派小马一个人去呢?小马在心里从上到下排了一遍又一遍:组长是一组之长,事情多,自然不能派;副组长兼工段工会主席有高血压,也不能派;两位老师傅一位回滇南探亲去了,一位年龄最大、资格最老,更不能派;比小马早一年中专毕业的小四川转正不久,去年冬天蛔虫钻进胆道,到离分矿50多公里的总矿医院做手术还是小马送去的。他出院后,回四川老家探亲、养病、讨媳妇去了,至今未归;与小马同校、同班、同时毕业,一起分配到这里的同学,去年国庆节比赛跳“小黄牛”,把手臂摔骨折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至今还未痊愈,能派他去么?不派我去,派谁去?自然非小马莫属了!

  倒霉的是,钻探队上夜班的人早就走了。否则,与他们结伴同行借以壮胆!更倒霉的是,那天夜里,月亮在繁星中眯着细细的眼睛,似乎也没睡够、睡醒……

  那时,电池只供给工段长、值班长以上,直接指挥生产的领导和安全保卫等部门;下矿井头上戴的矿灯,出了矿井就交到井口矿灯室了。我们下矿井,得由工段向安全科申请,凭批准、签字盖章的条子才能领到矿灯。这夜半三更的,找哪个鬼老二去批条子?

       电石灯在井下 还好用,在露天,亮度不够,照不了路,微风就会吹熄……

  小马满肚子黄连,苦不堪言!去也害怕,害怕山毛驴,害怕走错路;不去更害怕,害怕机器修不好影响生产,承担不起罪名,害怕不能转正……

  无可奈何之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凉着背脊出发。为了防身,拎了一根木棍;为了照路,在长明火塘里点燃一根木棍当火把。

  在矿区里,有竖井井架上、洗煤场里和坑道口的灯光照路。进了坎坷不平的山坳,倘若没有这“火把”,就伸手不见五指……

  哪知,刚出山坳,没烧透的“火把”就被无意吹来的夜风吹灭……

  那时,火柴既凭票限量供应,每人一月一小盒,分矿小卖部又经常缺货。因为小马不会吸烟,火柴票都被有家和会吸烟的师傅们要走了,小马自己手头竟没有一盒火柴。即使有火柴,在大风里也无法将木棍点燃。

  小马身陷维谷,进退两难,欲哭无泪,呆呆地站在漆黑的山坳口。鬼哭狼嚎般的夜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小马身冷、心寒、背脊阵阵凉……

  那时,小马有不起手表,即使有得起手表,也看不见自己在山坳口到底呆了多长时间。忽然,可能是瞳孔放大了,小马渐渐看见周围隐隐约约的一切:扭着腰肢的树、随风而倒的草。突然窜出的狸鼪们,惊出小马一身又一身冷汗……

  “重任”在身,毫无退路,小马不得不凭借依稀星光,踟蹰在坎坷不平没有路的崎岖山坡上……

  还没进入“灯”火忽暗忽明、依稀如豆的小山村,狺狺着的恶犬们就扑了上来,吓得小马的心脏几乎蹦出。白天,恶犬扑上来,狗的主人都不理会,何况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小马只得边跑、边左右开弓,挥着木棍和早就熄灭了的“火把”回击,不时将敢于来犯的恶犬打得“嗷嗷”直叫,夹着尾巴鼠窜……

  这样,反而加快了小马的奔跑速度,很快出了小山村,已经浑身大汗……

  突然,一个黑影又唱、又跳,歪歪倒倒地出现在小马的面前。小马这才发现,周围都是坟包,坟地夜间钻出的黑影不是鬼是什么?身上的热汗一下子变得冰凉,冷得小马浑身发抖……

  坟堆里不断发出鬼哭狼嚎的呜呜声,又发现身旁有两个摇摇晃晃的“无常”,似乎奉阎王之命,要把小马抓走……

  小马拼命逃出坟场,身后发出凄厉的声音:“别跑、别跑,等等我……”

  小马飞快冲进了前方的小树林,小树林里一片漆黑。小马跌跌撞撞地,不是撞在这棵树上,就是撞在那棵树上,不时被身后追来的“无常”抓住衣裳,还被它们抢走戴在头上的安全帽……

  好容易窜出了小树林,就见到高高的钻塔,小马生怕后面的“无常”追上,拼命跑进灯火通明的钻机帐篷里……

  钻塔里正在等候的钻探队员们见小马跑得气喘吁吁,忙招呼小马在火塘边坐下,有人给端来热茶,有人递上两个香喷喷的烤洋芋……

  机长张师傅看看手表,又望望帐篷外,才说:“小马,就你一个人来?其实,不用忙着连夜赶来,先休息一下,吃点宵夜再说……”

  休息了一阵,喝了热茶,吃了洋芋,小马才回过神来,不知钻探队员们发现刚才的狼狈相没有……

  小马很快查出钻机电动机的启动补偿器接触不良,修好后,钻机又开动了起来。

  张师傅叫小马躺在帐篷里他们用木板搭成的休息长凳上,盖上他的长大衣睡上一觉,等他们下夜班后,再一起回矿上。

  在热烘烘的火塘边、钻机声的“伴奏”下,小马很快就睡着了。可梦都没做一个,张师傅就把小马叫醒吃早点。原来,天都大亮了……

  回矿区的路上,小马竟发现山上竞放的野花开得非常漂亮;树林里的鸟儿唱得多么婉转;在小树林里,还发现夜里被“无常”抢去的安全帽,就挂在树枝上;在坟地里,那两个“无常”其实是一塚新坟前陪伴墓主的、竹编纸糊的“金童玉女”;昨夜那又唱又跳的“鬼”,还躺在小山村口,见人就说:“等等我!”……

  更重要的是,小马发现山上处处有路、没有路;林间处处是路、不是路……

  小马突然想起鲁迅先生《故乡》里的那段话:“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50多年前,小马参加工作去矿山,在人生旅程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那天晚上,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回想50多年来,小马带着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希望,在人生旅程上,迈出了一步又一步,直至今天。有时,每一步都是重要的一步;有时,地上根本没有路……

  (原创非首发,本文原写于2010年6月12日,后改写,纳入我的矿山生涯回忆录。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月20日 10:47

cuihu 7 0

贴近生活好作品!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鼓励和鞭策!健康幸福吉祥,开心快乐充实每一天!

    2019-11-06 20:56 0

11月05日 09:23

  • 糊涂老马  : 谢谢艾老弟关注!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2019-11-06 20:55 0

11月01日 23:09

王元宁 7 0

好文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鼓励和鞭策!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2019-11-06 20:54 0

11月01日 22:2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