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生涯回忆录第二章走上去矿山之路之三十八、第一次抬棺材,为逝者送行

       从小活到古稀,亲眼见过,亲自送走、抬过、埋过的逝者不知有多少,其中就有自己的奶奶、父母、姑母、手足,以及亲朋好友、同学和同事……

  第一次为逝者送行,是在1949年奶奶80高龄无疾而终时,那时我才7岁,还不知道什么是死,只以为奶奶睡着了。大人告诉我奶奶去世了,我也不害怕。后来,一个住在我们大杂院的师娘婆(巫婆)吓我说:“你奶奶死了,死了就变成鬼。不信,你晚上从堂屋门头挂着的镜子往里看,就能看到你奶奶,也能看到鬼;你再摸摸她的手,鬼的手是冰凉的……”

  我从没见过鬼,只听说它很害怕,我不愿看它,只想见见慈祥的奶奶。晚上守灵时,在那糊满烟尘的镜子里,我没有看到奶奶,只隐隐约约见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就以为是鬼,却不知那就是我自己的影子;我又悄悄摸摸奶奶原本温暖的手,真是冰凉的……

  从此,我就开始怕死人、怕鬼了。一摸到冰凉的东西,就想到死人;一到天黑就想到鬼。那时,我家住在华山东路双梅树巷,街上一家私人医院的侧门就在我家巷口,不时有死人抬出,我最怕从那门经过……

  我家搬到翠湖边以后,翠湖成了我的乐土天堂。可看到树上吊死的人、湖里淹死的人后,就不敢在晚上和一个人去翠湖了……

  土地改革时,年幼的我因无人照看,妈妈带我去农村参加斗争地主的群众大会。在农民声泪俱下,愤怒控诉地主罪恶的激情下;在“打死他!”、“枪毙他!”的高涨呼声中,民兵将地主押到村外枪毙。人们簇拥着去看“热闹”,我不敢去,虽站得远远、高高的,却被那地主开花脑袋中飞出的一团脑浆溅到妈妈给我做的、穿了不到两天的新布鞋上。我用瓦渣刮啊刮,不一会,鞋面就被刮通了。

  从那天起,我天天做噩梦,梦见那地主开花的脑袋和脑浆;很长时间怕吃豆腐,至今不敢吃动物脑……

  1955年我上初中后,参加了全市人民根治盘龙江水患的劳动。我们学校负责修筑小菜园到圆通山那段名为“羊清河”的河堤,从圆通山旁边的“一窝羊”乱葬岗里取土,经常挖到死人白骨和未腐烂的尸体。

  起先,大家都很害怕,时间长了,就不怕了。胆大的男同学还拿着死人骨头互相追打、丢来丢去,老师也制止不住。后来学校发出死人骨头有传染病的紧急通知和宣传,才被制止了。

  从那以后我不再怕死人,听见哪里有死人,还跑去看“热闹”,见过不同死因、不同惨状的死尸;看警察验尸,看人家装殓尸体;还跟着站满全副武装士兵的汽车前面开道、后门警戒,高音喇叭里响着:“镇压反革命,大家一条心……”,中间大卡车车厢上绑着几个背上插着招子的罪犯,有全副武装士兵押解的车队,跑到小虹山看枪毙的“热闹”……

  我似乎成了一个鲁迅先生笔下麻木不仁的冷血动物,但看到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逝去,也深知人世的无常,生命之可贵……

  那时,逝者可棺葬,以入土为安。有钱人家,逝者穿着里三层外三层的绫罗绸缎,外面还裹上厚厚一层丝绵;男的头戴前面正中缝有玉佩的瓜皮小帽,女的手腕上戴有玉镯;无论男女,嘴里都含有红丝线系着的玉口盒;事先准备的“寿材”或现买的厚重棺材里,涂满一层热熔的松香,据说是为了防腐、防蛀……

  穷人家的逝者穿着则很简单,最多白布、棉絮一裹;要么薄木棺材,要么四块木板一合,要么草席一卷……

  富户、穷家在生前不平等,死后亦不公平,让我感叹,!

  据说,旧社会昆明有位名医前门开医馆,后门开棺材店,皆生意兴隆……

  活人、死人的钱都不少赚,可谓生财有道,令我唏咦,!

  但我平生第一次参加为逝者送行、抬、埋棺材,则是1962到1963年在滇东北某矿自营煤矿工作期间。逝者是我们机电工段工段长W师傅那病故的80多岁老母亲。过去,人的平均寿命很短,能活60满一个“花甲”就已值得,能活70岁就稀罕了,故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之说,更何况是一位80多岁的老人……

  在这之前,我就听老辈子人说过,为60岁以上去世的老人办的丧事叫“白喜事”;为去世的老人抬棺材、送行是积德行善的义举,可纳福免灾。但为一位非亲非故的去世老人送行,抬、埋棺材,我还是第一次……

  W师傅是位大孝子,父母深恩何以报?生养死葬孝为先。W师傅自父亲去世后,就把母亲从农村老家接来矿上孝敬,堪称模范孝子。有这样的好儿子,其母必定是位好母亲。所以,老人在煤矿颇受人们敬重;号称煤矿“吹破天”的S师傅是W师傅的好哥们,患难之交何为贵?遇事当头义在前!S师傅在朋友的母亲生前生后,都像对待自己的老人一样忙前忙后,在煤矿有口皆碑……

  因此,当知道W师傅那80多岁的老母亲去世后,在S师傅的带头及影响下,我们工段许多职工和家属都争先恐后去帮忙,男的干抬、埋棺材、挖坑等粗活,女的为老人洗身、穿衣、扎纸人、纸花等事情。见大家都去帮忙,我也毫无例外参加了,并不是因为逝去老人是领导的母亲。

  听说在煤矿,即使是不满60岁的工友父母或工友去世,尤其是因事故遇难的工友,争先恐后去帮忙的人还是很多的……

  老人装殓前,其遗容就像当年我那逝去的奶奶一样慈祥,故我情不自禁地向她老人家叩了头。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为非亲非故的逝去老人叩头。

  为老人送葬的人前呼后拥,除了她的子孙和农村老家赶来的亲人外,就是矿上的人。我们工段的人几乎都参加了,虽然不是很多,但也不算少。可能在W师傅农村老家,按照风俗习惯,送丧的人会比这多得多。

  W师傅的家在山脚,坟地则在山头上,从山脚下到煤场,都是路窄、坡陡、道滑的小路。再从进煤矿的公路计量站到山头的坟地,又是林密、树多,荆棘丛生的林间小道。平常把水泵、菜油发电机等机器设备抬到车间修理,把电线杆抬到山上都非常困难;抬这既长又宽、头重脚轻的沉重棺材,还必须对逝者的尊重,保持棺材的平稳不能倾斜,就可想而知了……

  为抬棺材上山,W师傅、S师傅等人事先查看了路线,修整了小路,准备好绳索棍棒;在参与办丧事的师傅们中,有的曾抬埋过棺材有一定经验,所以,很快就把装殓好的棺材捆绑好,大头朝前小头在后,前后各绑一根横杆,每根横杆左右各绑一根直杆,由8个人抬,其他人互相替换或在前在后帮上一把……

  虽然从山脚把棺材抬到山顶十分辛苦,但由于大家都抢着抬,所以我感觉不是很劳累,心里也很轻松。

  到了山头,坟坑已经有人挖好,因此在中午12点以前就料理完毕。可能没在W师傅的农村老家,风俗习惯不尽相同,所以规矩不是很多,但也很隆重。

  就这样,我平生第一次为非亲非故的逝去老人送葬,抬埋棺材。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舒心。可能因此“积”了“德”,老人在冥冥中保佑我免除了那以后的许多灾难……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月20日 10:46

王元宁 8 0

好文

  • 糊涂老马  : 谢谢王老师关注、鼓励和鞭策!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2019-11-15 18:55 0

11月10日 10:37

卧龙2015ok 4 0

老马哥加油。

  • 糊涂老马  : 谢谢老弟关注、鼓励和鞭策!健康幸福吉祥,万事顺利!

    2019-11-15 18:54 0

11月08日 12:18

  • 糊涂老马  : 谢谢艾老弟关注!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2019-11-15 18:54 0

11月07日 22:32

  • 糊涂老马  : 谢谢管老师关注!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2019-11-15 18:53 0

11月07日 22:1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