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沙漏】那些年,我穿过的布鞋

那些年,我穿过的布鞋

禹艳芬

那些年,家里穷,年迈的奶奶经常给我们做布鞋。这布鞋,并不是人们常说的千层底,而是用布手工缝制的鞋子。至于鞋底嘛,有些是穿坏的塑料鞋的鞋底,有些是从街上买来的鞋底,也有些是奶奶纳的鞋底,等等不一。这其中,我最喜欢穿的是奶奶用自己纳的鞋底给我缝制的布鞋。

说到纳鞋底,那可是一个耗时的活路,为什么呢?因为它不但工序复杂,而且还耗费时间。

纳鞋底先要剪鞋样。剪鞋样,顾名思义就是用剪刀剪出鞋底的大小。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我的奶奶,那个颠着小脚的农村老妇人,给我递过来一张纸,示意我把脚踩在上面。她自己则拿起一个我用剩的铅笔头在纸上比划着。不一会儿,我的脚印轮廓就出现在了纸张上。当我准备换另一只脚的时候,却被奶奶制止了。我感到很纳闷,脚不是有两只吗,为什么只画一只脚的脚印,难道奶奶只打算做一只鞋子?可是后来我便发现自己错了,只见奶奶用剪刀把那个脚印剪下来后放到纸的上面,照着这个脚印的样子又剪了另外一个脚印。哦!我明白了。原来人的左右脚大小差不多,我的奶奶,那个睿智的人,于是就想到了这个法子。

剪鞋样的时候,要稍微放大一点,因为在上鞋班子的时候,会占去一定的位置,如果鞋样不进行适当的放大,那么缝制出来的布鞋就不合脚。

布鞋的鞋底是用布壳包上几层布做成的。剪好的鞋样自然是鞋底的模子。奶奶比照着纸鞋样在布壳上剪下鞋底,然后用花布或者白布裹起来,这就是鞋底的雏形。

说到这里,我需要说一说布壳,因为这个东西对于没有见过它们的人来说,是一个很抽象的物品。布壳是家乡人的一个发明,是用破布粘起来的东西。制作布壳虽然不太麻烦,但除了要用到破布以外,还要用到一种粘贴剂,这粘贴剂可不是一般的工业产品,而是用一种植物做成的,这种植物在家乡被称为“山豆腐”,若干年后,我知道了它们的科学名字,叫做“魔芋”。

制作布壳我们俗称“打布壳”,这个活计一般是我的母亲来做的。打布壳的时候,要找好一块平整的木板,先在上铺好一层破布,再糊上熬制好的粘贴剂,这粘贴剂自然就是用“山豆腐”做的。把山豆腐从土里挖出来,洗干净,放到锅里煮。煮熟以后拿出来,剥去外皮,用双手捏碎,再放上一点水使劲揉捏,自制的粘贴剂就做好了。你可别小看这粘贴剂,用它们来粘贴东西可是很牢固的呢!

粘好了一层,再粘另一层......一直要粘四五层,这样,打出来的布壳才好,用它们纳的鞋底才养脚。粘好后的布壳要放到太阳底下暴晒。等布壳的粘贴剂全部干了以后,母亲就会把整片布壳从木板上取下,卷起来备用。奶奶给我们做布鞋的时候,会用剪好的鞋样比照着在布壳上剪下与我们的脚大小相仿的两块,用来做布鞋的底子。

我的奶奶常年戴着毛线帽,那是用毛线织出来的帽子。帽子的右边有一朵盘起的小花。奶奶剪好布壳的鞋底以后,会用白布把它们包裹起来,然后从帽子的小花上拿下一根针。这个时候,我就派上用场了,因为奶奶的视力不好,所以穿针引线就得我这个小女孩来做了。伸出舌头,用右手食指蘸一点唾液,捻一下线头。经过唾液的滋润,线头变得听话了,一下子就穿过的针鼻子。

“奶奶,奶奶,针线穿好了!”我一边跑一边把针线递给奶奶。于是,我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幅图景:在滇西的阳光下,一个花甲之年的老妇人,眯着眼,仔细地在包有白布的布壳上缝着,缝着......

对于经常使用针线的奶奶来说,包鞋底根本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纳鞋底。纳鞋底既耗时又耗力,稍不留神还会被针戳到,所以当我穿上奶奶亲手缝制的布鞋时,真正体味到了什么是“一针一线总关情”!每一双布鞋都是奶奶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由于是手工缝制,奶奶纳出来的鞋底针脚并不均匀,有的长,有的短,如果拿到集市上去买的话,不一定有人看得上。可是我喜欢,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奶奶的手艺。

其实纳鞋底只是做布鞋的一个环节,一双布鞋除了有鞋底以外,还有鞋面,也就是老家人常说的鞋班,只是这鞋面是机器缝制的,并不是奶奶做的。奶奶把鞋底纳好以后,把现成的鞋面缝制上去,这样,一双布鞋就做好了。

缝制好的布鞋需要缝上纽子,做上扣子。纽子嘛,自然是买的,不过这纽子的扣子就得奶奶做了。对于这个扣子的做法,我在看了无数遍以后,至今还能够完整地回忆起来。在与纽子相对的地方,缝一针,当针线穿过鞋面以后,用右手食指根据纽子的大小比划出纽扣的大小,把盘纽扣需要的线绳绕在食指上,缝一次,绕一圈,缝一次,绕一圈。概绕七八圈左右就可以。随后要在要用针线在绕好的线圈之间穿梭,来来回回无数次,把线圈紧紧地困扎在一起,这样,纽扣就盘好了。

盘纽扣已经是缝制布鞋的最后一道工序了,因为盘好扣子,订好纽子以后,鞋子就看可以正式上脚了。只是年幼的我,常常把纽子弄丢,在没有及时缝补的情况下,只好踩着鞋跟回家,每一次,免不了受到母亲的责骂。不过我并不怕,因为我有奶奶啊,每当母亲责骂我的时候,她都会在一旁帮着我说话呢!只是这样的日子早已经远去了,因为我的奶奶,早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如今,我已经很少穿布鞋了,虽然家里有布鞋,但鞋底都是机器加工出来的,穿起来不太舒服。当然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在我的心里,永远忘不了我的奶奶,忘不了她亲手给我缝制的布鞋!


作者简介:禹艳芬:笔名小憨家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保山市作家协会会员,全国青年作家培训班第四期学员,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第一示范小学教师,《茶乡漫话》创办人及总编。在《春城晚报》、《保山日报》发表文章多篇。

@秋月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 小憨家妈  : 谢谢友友鼓励。

    2019-11-15 07:18 1

11月14日 23:53

11月13日 22:49

11月13日 22:41

小憨家妈 4 1

封面图是已故箫寒老师拍的,有一次他发给我看,我存下的。愿箫老在天堂安好。

11月13日 21:26

11月13日 13:43

小憨家妈 4 1

憨妈小文字,欢迎围观噢。

11月13日 12:0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