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版“疯狂的石头”价值2.5亿玉石被扣押 26年后“找不到”赔28万

26年前,一起挪用公款案中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扣押了一箱半成品玉石后经确认这箱玉石与原案无关时隔多年,玉石主人要求返还然而,这箱玉石却找不到了……


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书显示:


● 1993年12月5日,昆明市检察院反贪局以杨某、王某涉嫌挪用公款罪立案侦查,在办理这起案件时,扣押了凌某的半成品玉石1箱(当时未做鉴定)。


经司法机关全力追缴,王、杨二人的配合下,案件涉及的流失资金人民币338万元于1995年3月3日将资金全部追回。鉴于王、杨二人配合挽回流失资金,昆明市检察院决定撤销二人取保候审决定,本案予以撤销。


● 1997年12月22日,昆明市检察院将上述凌某的被扣押物品发还其处理。


● 2014年11月27日,某银行昆明市分行监察室复函称无法找到处理单据,也无法找到原物。


● 2017年,凌某以返还案外人被扣押物品为由,请求昆明市检察院返还被扣押物品或者支付相应的赔偿金。


由于扣押时未做鉴定

这箱玉石究竟值多少钱

怎么赔偿就成了大问题


● 2018年1月29日,赔偿义务机关昆明市检察院作出刑事赔偿决定:决定给付凌某赔偿金人民币28.17万元。凌某不服,申请复议。

● 2018年5月16日,复议机关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作出刑事赔偿复议决定:昆明市检察院给付凌某被扣押玉石赔偿金人民币28.743万元及自1993年12月25日至2018年5月15日的利息损失人民币10.517543万元。


凌某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请求昆明市检察院返还被扣押物品,即缅甸翡翠戒面1箱,或给付赔偿金人民币2.5亿元。


● 2018年12月28日省高院赔偿委员会作出国家赔偿决定,维持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复议决定,撤销昆明市检察院刑事赔偿决定。凌某对省高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诉。

  

凌某称,被扣押物品为缅甸翡翠戒面,箱体大小为50cm×50cm,总重量约45公斤,总粒数约5万粒。原决定认定被扣押物品交易价值为3.3万美元不客观,该3.3万美元系预先支付的价格,并非最终成交价格,更非该物品的实际价值。  


卖家赵某亦称,3.3万美元并非涉案物品的价格,交易价格需等物品出售完毕后确定。凌某表示,经过核算,1箱翡翠戒面约5万粒,如果价值3.3万美元,当时折合人民币仅28.743万元,每粒翡翠戒面价值仅5.75元,该价格连加工成本都不够,


故原决定认定被扣押物品价值3.3万美元,不符合日常逻辑,属于事实认定错误。


他还称,原决定曲解法律规定,掩盖违法处置被扣押物品参与人涉嫌职务犯罪的行为。


那么,接下来
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会怎么判呢?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认为,昆明市检察院所扣押的物品无法找到,给凌某造成财产损失,其行为构成违法,应当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给付凌某相应的赔偿金。


关于赔偿金额,案件现有证据只能证明被扣押物品为半成品玉石1箱,不能证明玉石的数量和质量,由此不能得出被扣押物品的市场价格。此情形下,原审法院根据凌某向卖家所支付的购买玉石款3.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及利息认定赔偿金额,并无不当。凌某主张被扣押物品价值人民币2.5亿元,证据不足,不予采纳。凌某要求本案重新审理,缺乏依据。  


由于凌某的申诉事项及理由不能成立,2019年7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驳回凌某的申诉。


来源:都市时报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4日 16:48

11月24日 14:0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