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厚——矿山生涯回忆录第二章走上去矿山之路之四十一

       大厚姓C,是我平生认识的第一位北京人,他是我1962年从学校毕业,到滇东北乌蒙山深处支援矿山建设,在一个小煤矿工作时认识的。那时,他在煤矿的安全技术股任主管安全方面的技术员,我从电线杆上摔下来发生的安全事故就是他负责调查处理的。

  大厚“大”——块头大、嗓门大;大厚“厚”——嘴唇厚、为人忠厚,不愧为“大厚”,煤矿上上下下都亲切地叫他“大厚”,省略了他的姓。以致许多人只知道他的名,而不知道他的姓……

  1963年6月我离开煤矿后,到了另外一座矿山,就再也没有见到大厚,时常会想起他,怀念他……

  后来,听说他在史无前例的那场大劫难中精神失常了,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站在楼下对着楼上骂上一阵子。他为什么会精神失常?他骂谁?骂些什么?告诉我的人没有说,我也没有问,只是为他惋惜……

  2010年11月,我在彩龙中国论坛上看到第二届“高黎贡文学节”推荐参展作家、作品展示中,介绍了女作家半夏君的个人简历,知道她出生在我曾经工作过的矿山,就非常感兴趣,跟帖顶,并说怀念那里……

  接着,半夏君回帖说:“谢谢糊涂老马来顶,非常高兴在这碰到了同矿人……矿山是我的出生地,那片乌蒙大山皱褶中永远沸腾的新工地,它是我生命成长的培养基,我为它写过一个二十万字的长篇,叫《铅灰暗红》,刊于2009年第3期的《芳草》上,其余刊于《天涯》、《边疆文学》、《滇池》等文学杂志里。关于那个地方我个人的记忆一定与您的记忆有重合之处,《铅灰暗红》我自认为目前我最重要的作品,您有机会看到就好了……”

  由于我确实想看这本书,就迫不及待地给她回帖表示了我的心愿……

  于是,半夏君就通过快递,给我寄来了刊登有她这部作品的刊物《芳草》2009年第三期和刊登有另外一篇作品的《小说月报》原创版2010年第四期。

  在《铅灰暗红》里,半夏君个人的记忆确实与我的记忆有重合之处:熟悉的风土人情,听到的事,熟识的人,尤其是在我头脑里留下许多问号的大厚……

  经半夏君同意,现将《芳草》文学杂志2009·叁·长篇小说专号(P098-139)《铅灰暗红》里的疯人谱·三章有关大厚的篇幅转录于后:

            疯人谱·三章 

1 V7 ^??~4 l5 V& u& w( D( w: w9 ^5 H* @- N  疯人是神经病是精神不正常者,他们或思维或言行或举止均明显异于正常人。老咀山矿有过几个著名的疯子,在那个有些病态的社会里他们太异于常人了,可是在今天看来他们的疯癫状却有某种源自心底的自然态,至少不扭曲不变态不虚伪还可以说不张狂。

                           大厚的声音 

" E$ I" [, L, ]7 @- S7 D  住在老咀山矿单身一号楼附近的人们上班上学都是不需要闹钟的。早晨六点半,下午五点半,大厚都要站在楼下骂上一阵。 

: C# o. s/ q( j9 g, e  大厚是北京人,大学毕业来老咀山矿支边。大厚骂什么?每个人都零星地记得两句他那字正腔圆的骂词,因为那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抑扬顿挫,洪亮高亢。

  听大厚背毛选那是一绝,当时住在单身楼的刘阿姨说,起先她很烦大厚的早骂,吵瞌睡,后来听着听着有意思起来,大厚乱七八糟骂一阵,最后总是大声朗读一遍毛主席著作里的名篇结束。

  一九七○年的红五月里,北京各界群众五十万人隆重集会,毛泽东、林彪、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和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由林彪宣读毛主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这篇声明大厚宣读得每一个字都像一个狠砸出去的拳头,末了大厚语重心长地说: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依然存在,各国人民必须有所准备,全矿职工同志们,我们也要做好准备…… 

$ A??}; p& z8 \% h3 Y% F) K  刘阿姨对这篇文章的学习完全是躺在床上记得滚瓜烂熟的,她像听广播社论一样仔细地听大厚朗诵了一个星期。大厚不是照本宣科,他是背诵,常一派铿锵有力声情并茂的京腔,听大厚开骂像听演讲。

  大厚一骂就是十分钟一刻钟,早上骂完他就去跑步锻炼身体,吃早点上班;下午骂完,他便左腋下夹着铝皮饭盒右手拎一个八磅暖水瓶去集体食堂去开水房,与正常人无异。现在老咀山矿的人回忆起他来,没人愿意叫他疯子,都喜欢“大厚大厚”的称呼他,对大厚,老咀山矿的人有口皆碑。 

2 M3 [5 [??E0 Q: y% e0 a  红强红英放学回家走的路从大厚住的单身一号楼下经过。红强无数次地听过他的下午演讲,演讲内容与政治时事相关,夹杂着他的即兴点评。大厚读《别了,司徒雷登》,读得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那般有水平:

  ……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别了,司徒雷登! 

: x* C2 |7 Q% g: ~( o  ??A% v& ~" o" r7 T搁现在来看大厚的“骂”有点仿香港凤凰卫视曹景行、阮次山、何亮亮这些名家名嘴开的栏目“时事开讲”。红强红英有时会站住听他骂,有时边走边听。 ?

  大厚的声音穿透力很强,可以传很远。琢磨他每个字词的发音是红强喜欢做的功课,他的部分演讲词红强倒背如流。现在红强普通话说得标准,与认真听他的骂有关。比如老咀山矿当地人说“狼”是lan音,是大厚教会红强正确的发音lang。“尾巴”红强他们读wei ba是大厚教红强读yi ba的。红强与同学何兵争论:到底“尾巴”是读wei ba呢还是读yi ba?争到了老师那里,何兵的理由是电影《决裂》里那个教授在讲“马尾巴的功能”时是读weiba没读yi ba,难道电影还会错?而红强迷信大厚,他的理由是大厚说的是百分之百的北京话,他不会说错的。红强他们的班主任马老师也搞糊涂了,她为此专门查了字典,最后告诉刘红强、何兵两个刻苦好学的同学:两种发音都是正确的,北方口语里更多地说yi ba。大厚让红强略占上风。

  一年四季,大厚的骂一天不歇。冬天,天亮得迟,大厚会把早骂推后半小时,配合老咀山矿人的生活节奏,这种温情的体贴让大家喜欢他。后来大厚回北京探亲听不到他的骂,那些住单身楼附近的人家会老半天不习惯。 

9 e$ E8 J0 E/ }0 W1 ~8 q* r7 Y  大厚早晚两场骂外的时间,人是很正常的。他大学里学的是分析化学,一直在老咀山矿知识分子云集的科研所中心实验室工作。红强他爸妈刘开义李玉珍是他的同事。

  “有一年,天寒地冻的,”刘开义说起大厚来很记挂他的样子,“气温很低,自来水管里的水都被冻成冰了,生产实验都无法搞,生活用水也很紧张,喝水都成问题。大厚跑到室外铲了两大桶雪回来然后用蒸馏器烧了蒸馏水,冷却的蒸馏水再用茶壶烧开,他拎着壶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地给同事们送开水,大家都被他感动得不得了。大厚这个人太厚道了,有一次,他下班时见一个农村老奶坐在街边搓脚打滚地哭。

  他上前问候,旁边人说老奶攒了一篮子鸡蛋来卖,卖得四五块钱,准备拿去买点盐巴,盐称好了,钱没了,被小蟊贼偷了。大厚二话没说掏出二十块钱给老奶,还带她去称了几斤盐巴。那老奶对大厚磕头作揖仿佛碰到了活菩萨。还有一次,半夜三更的,老咀山矿职工医院在大广播喇叭上紧急呼援,说有一产妇大出血,需要紧急输血救命,大厚听了从被窝里爬起来就往医院跑,还拎去公家限额供应的几块红糖……” 

4 h0 J' A9 _/ t6 O  大厚是典型的北方人,身材魁梧英俊,一表人才,文凭高,人品好,只是不知他哪根筋搭错了地方,每天要骂那么两场。总有热心的人要给他介绍媳妇,介绍人都怀着善良美好的愿望对姑娘隐瞒他的“缺点”,老咀山矿长大的姑娘都知根知底的,不愿意跟他,人家给他介绍的姑娘都是外地才分来工作的或者就是外地人。当然介绍对象的事最后都黄了。

  老咀山矿人爱护大厚,专门派人带他去昆明治过几次病,不见有好转。 

/ k7 [% N& G; G; t  文革结束不久,大厚这种科研单位的老大学生知识分子忽然都像陈景润、蔡希陶一样稀奇起来,特别地受人尊重,他骂得少了,最后干脆停骂了。他北京的家人想法子把他调回了北京。

  红英记得有关大厚的最后一个消息是刘开义的老乡劳资科的赵叔叔讲的: 

  大厚调回北京,矿领导考虑很周到,专门派我出差护送他回京,毕竟他曾经精神不正常。我是好生生的把他送到他姐姐家的,他父母早就去世了。两年后我到北京出差,顺便到他姐姐家看他,他不在,他姐姐抹着眼泪说大厚在精神病院里。她告诉我,大厚回北京后家里人都以为他的病好彻底了,因为有三年多他都不骂了。家里人就张罗着给三十老几的他介绍了一个对象。都要结婚了,有一天他和她走在长安街上,不知咋的,他忽然犯病,亮开嗓子旁若无人地骂将起来…… 

  别了,司徒雷登!别了,大厚! 


  1968年四五月间,老咀山矿各派间的武斗闹得很凶,每个人都认定一种革命理想,然后“誓死捍卫”。大厚是“大联”派的,这天他和他的同志们十多人退守到职工二食堂,夜间肚子饿了,大厚因为是北京人擅长做面食,被派去灶房里帮师傅和面蒸馒头,其余同志在外面开会秘谋。馒头蒸好了,师傅让他去外面喊人来吃。大厚的同志们因情况险恶,没有来得及通知他,悄悄撤离了。大厚追出去找同志们,路遇敌对派“红联”的一伙人,那些人狠揍了大厚一顿。——这是有关大厚精神不正常之说的一种版本,较可信。

  

  


网友评论

2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月20日 10:43

12月03日 00:56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健康幸福吉祥,周末快乐!

    2019-11-30 20:51 0

11月26日 09:23

  • 糊涂老马  : 谢谢管老师关注!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2019-11-30 20:50 0

11月26日 08:38

  • 糊涂老马  : 谢谢艾老弟关注!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2019-11-30 20:50 0

11月26日 08:12

大卫 6 0

老哥早上好!您这篇情节生动,人物刻画的太精彩了!

  • 糊涂老马  : 谢谢老弟关注!鼓励和鞭策,过奖了!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开心快乐充实每一天!

    2019-11-30 20:49 0

11月26日 07:14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健康幸福吉祥,万事顺利!

    2019-11-30 20:48 0

11月25日 23:59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2019-11-30 20:47 0

11月25日 23:00

11月25日 22:33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2019-11-30 20:46 0

11月25日 22:25

阿光 7 0

难忘的回忆!

  • 糊涂老马  : 谢谢阿光关注!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2019-11-30 20:46 0

11月25日 22:2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