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节,你去——邂逅曼滩村

                     (一)

        响水寨寨主江南突然有事要回昆明,版纳旅游计划被打乱,留下一辆车,七个人坐不下,梅子和我都有意往红河这边走走,他们的车将我们带到普洱境内一个三岔路口,江南回昆明,其余人经普洱到滇西,我和梅子就此与各位大侠别过,搭车去江城。

       有幸与梅子结伴同行。  

        她是那种传说中的任性侠女,原本在家乡一家医院工作,某天因不识字的清风,翻开了一页她从未见过的风景——神秘美丽的云南,她怦然心动,第二天向医院请了长假,打算用一年的时间走遍云南。但不幸的是,一年过去了,她发现云南那么大,她一年根本走不完,就回去辞了职,在我家云南赖着不走了。现在十多年过去,她走的地方比我这个土著走的多多了。 

        路口有两块牌子,一块上写“前方有亚洲象出没,请提高警惕”,另一块上写“中国十佳魅力新农村曼滩(距离8公里)”。梅子当机立断要去与江城反向的曼滩,我也双手赞成。人在路上,计划与变化随机而定,随风随水,随物赋形,是一种自由。  

        梅子一招手,拦停了一辆大货车。我第一次坐这种有二层楼高的驾驶室,视野开阔,心情好极了!驾驶员是个彝族小哥,他有些抱歉只能带我们5公里。下车后,慑于有亚洲象出没,我们又快速搭上了一辆敞蓬农用车,开车的师傅就是曼滩村的傣族村民,和他边走边大声聊天,拉风得很呢!  


        曼滩位于普洱江城县中老边境上,保存完整的傣族干栏式建筑,这是人类最古老的建筑形式,祖先的智慧,至今仍是最适宜人居的建筑:一层吊脚搭空,避湿避虫,以前用来豢养家畜,现在只用来停车堆放杂物;二层起居、厨房、粮仓一应俱全,阳光视线又好,又接地气,是城里人梦寐以求的田园村舍。小村依山而建,青瓦木楼,鳞次栉比,楼前多有半亩方塘,霞光楼影倒映其间,处处是画,处处有景。深入村中,绿树成荫,家家有即将成熟的香蕉,芒果树花刚落,挂满星星点点的果子,木瓜树、酸包树,石榴开着黄色的花,还有各式各样的花木、石斛,傣家人的生活闲适、文艺得很呢。

木瓜结得好看

芒果长得有鸡心大了

羊蹄甲开着自己的花

树干却被绑上多种寄生石斛

        竹篱笆隔开每家的小院,却又能相互招呼、鸡犬相闻。最欣赏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小露台,正值傍晚,炊烟袅袅升起,家家在露台上淘米洗菜,路过的人朝他们笑笑,他们就招呼:来我家玩。我们真的走进木楼,与他们攀谈起来。赵金兰家正在盖新房,她很热情地邀我们上新楼参观。宽敞通透的木楼,内部设施还没有完善,有一侧隔起一排,已分隔为几个小房间。赵金兰走过来说,以后盖好了来我家住。我留了她的电话,同时有些担心,村中正在大兴土木,好多家都在建盖新楼,曼滩已和旅游经济接上轨了,不久的将来,村里将有民宿出租,外来文化会对这里形成的融和、影响,一定会削弱它的特色,影响民俗民风?尽管谁都不愿意,但这是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岩庄香家一上楼就看见挂着一张“明白板”,显示他家是扶贫对象。致贫原因是缺资金、缺技术。板上书写“干部精准帮扶,群众精准脱贫”,让人看着很放心。真心希望他们能借着政府的帮扶、借着旅游经济脱贫致富。然而在致富和保护传统、保持特色之间,他们真的有意识有能力兼顾、平衡吗?

各式露台

傣家生活

赵金兰家的新楼

         说着想着太阳就要落山了,我和梅子觅食到村口,有位大哥主动上前搭话:你们看到这几棵大树了吗,来曼滩不看它等于白来。我们赶忙上前,他拿出手机一张一张翻着,看我们着急,他说,今天看不成了,明天让他带你们去看吧。他指着护林员赵金:人家从省城来,要领人家看看宝树呢嘛,你们不是要打造旅游小村吗?人家发个朋友圈,也是为你们宣传了唦。他说他是普洱林业局的,姓陈,今天是陪中科院的专家下来考察大树的。专家来了,他得走了。临走他吩咐:你们明早找他噶。


        谢谢陈大哥!我们见识了你对家乡、对曼滩的一片赤诚!本来我们计划明天一早搭车上江城的,变化又来了,我和梅子非常虔诚地祈祷,让这样的变化来得再多一些。

             (二)

        从曼滩氤氲的晨曦中醒来,伸个懒腰,说不出的满足。早点买到了傣族特有的糯包谷,又甜又糯,我是可以当饭吃的,梅子不行,她要的是同样有名的傣族米干。吃饱喝足后,我们给赵金打电话,他让我们在村口等他。


        赵金开了辆越野车,不知是护林员的坐骑,还是他们家的财产,我们喜出望外地上了车——这个待遇很高啊。若不是亚洲象的阴影笼罩,我们更愿意他带我们爬爬这些满是大青树、凤尾竹的山呢。


        我们从东边出村,一路颠簸着聊天。赵金是个50多岁在傣家汉子,可能由于经常接待外来客人,显得蛮热情蛮健谈。他告诉我们他原本姓召,是傣王的姓,破四旧的时候被破掉了。不知是那位高人将他们改姓“赵”,与“召”声韵皆同,不致数典忘祖。怪不得一村人多姓赵,昨天我还想着是不是大宋的遗民呢,想歪了……又想,大宋遗民讲究“坐不更名,立不改姓”,不如傣族同胞会变通、能大度,就不如人家活得自在嘛。


        驶出3公里,赵金停下车,带我们走上小路,有一棵大树倒了,横在路上,我们象猴子一样上攀下翻,翻着想起我的太极老师:谢谢老师!你教我的没白练。没练过的、穿裙子、高跟鞋的人慎入。


        眼前是一片茶园,长势良好的春茶正待采摘第二波(或者是第三波了)。赵金说,他们家也有茶园,这些茶卖不起价来,原因是十几年前,村上号召种橡胶,橡胶树要长六七年才可割胶,等到可以割的时候,胶价特别低,好多橡胶树荒废了的同时,对间种茶叶的影响也凸显出来:茶味变得淡薄、苦涩发麻。今年他家的鲜叶就卖几块钱一斤,这和我们前两天去的蛮砖茶山了解的茶价差了一千倍啊!


        穿过茶园,一棵独木成林的大青树(榕树)出现在眼前,这就是昨天专家说的有一千多年大树了。母树树冠遮天蔽日,气根粗壮如柱,因周围杂木丛生,拦住近前的路,也数不清有多少棵成材的子树。赵金说整棵大树占地有一亩,我钻过大片鬼针草、蜘蛛网(回来有人告诫:注意旱蚂蝗)来到树下,或者攀着藤条下到坡底,都不能找到一个角度很好地拍下它的全貌,用视频也不能表现出现场看到震撼的感受,不是我故意广告,真的还是要大家来看看啊!——曼滩窄门平展地,有棵千年古树,独木成林,枝繁叶茂。


        再走,又看了几棵三四百年的大树,在一片向阳的台地茶园中间,吸引我们的已经不是大青树了,柚子树正在开花,李子树已可食果(赵金给我们摘了两个,酸脆爽口),夏威夷坚果树尚无花无果……突然,我发现一棵树,嫰绿可人的新叶丛中,自己爆开的豆荚十分抢眼,呈螺旋状弯曲,其中有点点猩红——红豆!我指给梅子看,她惊呼:终于看到活的了!我也灵光一闪,以前读红豆诗时,置疑摩诘先生妄语:春来发几技,还没结豆,怎么劝君多采撷?这下解开了我一个多年的疑惑:春来发的是今年的新枝,劝君采的是去年的老豆。“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绝非妄语,绝非妄语。这样想着,我潦草地拣了地上的几颗,回来被众人包汤(责备),为什么不给大家带点回来?我只好拿驴友的话来搪塞:除了脚印,什么都别留下,除了记忆,什么都别带走。


        赵金非常尽职,他又带我们去了村子的另一边,一个叫“回岗抢”的地方(赵金解释:两家人争地,傣王出面平息争端,此地名有纪念这个事件的意思),这里有几棵很有特点的树:两棵三百多年的野生芒果树,现在还枝繁叶茂,结着果实;两棵分别在大路两边山上的大树,繁盛的树冠在空中相接了,象一个巨大的拱型门,欢迎来自各地的宾客……


        回来的路上,我们看了曼滩村口三百年的大青树,参观了赵金亲戚家的新房上梁仪式,在寨子里流连再三,拍了许多片片,留下许多记忆,心有满足,心有感恩,谢谢赵金师傅,祝你一切顺利,祝曼滩好运!

从曼滩氤氲的晨曦中醒来

普洱江城县曼滩村护林员赵金

一棵树倒在路上

茶园

提起橡胶种植,赵金有难言的苦涩

窄门平展地一千年的大青树

另一棵大青树

红豆惊艳

三百年的野生芒果树

回岗抢两棵“迎客树”

村口大青树

赵金亲戚家新房上梁庆典

上梁时有摔碎南瓜的风俗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黎小桃 2 0

西双版纳的异族风情,在外地人眼中永远神奇。

09月11日 09:05

少女维特 7 0

五一刚好去一次

04月27日 09:1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