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无声随笔 我去赴一场永远的离别

      清晨薄雾下的火车站一片清冷,七点钟的天空还染着夜色,天际茫茫一片,分不清是晨光,还是暮色。寒风吹来楼顶的碎雪在站台惨白的灯光里星星闪闪,一股冰冷的空气挤着苦涩的烟气拼命往肺里钻,咳了很久,最后也只擦了擦眼睛便继续赶路。

       去县里的大巴票价依旧14块五,门口的牛肉面却涨了两块。趁着大巴还没出发,就在车站门口解决了早餐吧。一碗面,一小蝶酸菜,一个鸡蛋,7块钱。所有的东西都被我消耗一空,毕竟我已经饿了15个小时。

       我有好久都不曾体会到这样冰冷的温暖了。

       已经九点钟了,车终于到站了。笼罩在城市的上空的云雾久久不肯散去,惨白的阳光无法抵挡刺骨的寒风,我单薄的外衣也无法抵御这忽然的寒冷。

       我是去参加叔父的葬礼,那是一场悲伤的送别,也是我们永远的离别。

       2018年春节,叔父带着他的准女婿来我家认门(老家结婚习俗,即带领男或女方认识熟悉双方亲戚),我刚从新疆回家不久,带回去一些新疆特有药材泡了药酒。叔父笑着说他不能喝酒还有很多事情要办,等我妹结婚那天好好喝一顿。说来也是天意弄人,初六我妹结婚,那天我必须回乌鲁木齐,终是错过了。后来跟叔父道歉说,以后有的是时间,咱慢慢喝好好醉一场。

       遗像里叔父的笑容还是那么熟悉,跟那日一样。我从想过那将会是我们此生的最后一面,我也第一次感到生命在疾病面前的脆弱。叔父身高1米8,体重一百公斤,那么壮实的身体也没能敌过小小的疾病。

       寒意侵袭的初冬一片冷寂,青山下的黎明还染着墨色,远处的村庄和小城依旧沉寂在无边的孤寂里。

       我们白衣胜雪,跪拜在青山脚下,将哀伤和祝愿投进燃烧的柏香里,再看着它慢慢燃烧成灰烬。山顶挺立着青松,松下铺着洁白的落雪,雪上沉痛的思念和不舍化成熊熊烈火在朦朦晨光里绽放出耀眼的花火。

       我无法相信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世间的一草一木叔父大人再也看不见了。


2019.11.24       

                                 青山远去         

列车也将远去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月11日 07:18

12月11日 00:06

12月10日 20:15

云匀 7 0

图文并茂

12月10日 14:18

12月10日 13:5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