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抗战遗址考察(一)——云南驿、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

                                                    前言


很久以前,就一直想去滇西的大理、保山、腾冲、瑞丽等地方仔细游玩一番,目的并不仅仅只是去欣赏滇西的风景,而是因为对云南的抗战史有浓厚的兴趣,在滇西地区还保留了很多抗战时期的遗址,想去看看这些遗址。

大学的时候,读完了余戈老师所著《1944:松山战役笔记》一书,了解到了什么是微观历史,对书中详尽的考证叹为观止,并了解到余戈在研究滇西抗战史的过程中所付出的巨大心血,受之鼓舞。

2017年11月,第一次小范围地游玩滇西,那一次在腾冲租车,然后去了惠通桥,顺着滇缅公路去到了松山战役遗址。就在那一次游历回到昆明之后的几天,碰巧去云南大学蹭了一堂课,是著名的滇西抗战学者戈叔亚讲授的有关中国远征军抗战史及田野调查的内容。


慢慢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自驾滇西一趟,去好好看看现在还能找到的那些遗迹,实地感受一下自己从书籍和纪录片中看到的历史。同时,也只有亲身的实地考察,才能够找到很多疑问的答案。

终于在2019年11月,能够有机会自驾滇西,一周时间独自自驾2000公里的行程,辛苦却值得。


云南驿机场

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开西南夷设24个县,祥云所在的地方叫“云南县”,这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叫“云南”的地方。位于祥云县下川坝的云南驿,大约就在当年云南县的版图内。直到1918年,为了避免省县同名,云南县才更名为如今的祥云县。

历史上的云南驿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极为重要驿站,马帮的驼铃在云南驿响过了十几个世纪,从昆明经云南驿连通到缅甸的八莫。

今天的云南驿是一个宁静、古朴的村庄,还保留着很多古老的建筑,整个村落依然保留着马帮时代的印记。

过了牌坊走进村内,村内路面依旧保持着马帮时代的石板路,石头表面在无数的马蹄踩踏后留下了一个个凹坑。

道路两边都是很古朴的民居,问了一下当地的村民,这些房子大多是清末民出建盖的,少数是清代中后期的。

云南驿有一个有趣的特点,每家每户都贴着对联,有的家甚至不止一副对联。

村内很多民居都有一个铺台,房屋既是居家场所,也是铺面用于经商,可见当时马帮带来的兴盛和繁荣。

我到云南驿的目的,并不完全是为了看马帮古迹。

1929年,国民政府修建了云南驿机场;抗战爆发后,机场进行了扩建,成为了云南省内一个非常重要的空军基地,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抗战期间的云南驿机场,是中美空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空军基地,大量战机从这里起飞支援滇西前线的地面战斗;同时,云南驿也是中央航校所在地,数百名青年在这里接受训练成为飞行员,大部分飞行员在后续的抗战中血洒长空。

寻找云南驿机场旧址,就是我到云南驿最根本的目的。


大约10年前,在民航论坛及一些网站内,还能看到有关云南驿机场的一些帖子,机场已变成田野,但是在田野中还散落着一些破旧的飞机零件、修筑跑道用的石碾子以及残存建筑等等。

近几年从网上能够搜索到的有关云南驿机场的信息越来越少,说明机场的遗址在迅速消失。

到了云南驿以后,放眼四周,除了村庄和田地,真的难以再分辨出哪里有机场的遗址。只有被收集集中的石碾子,还表示着这里曾经有过一个重要的机场。

询问了几个当地的村民,村民们都只能大概指出当年老机场的方向,对于机场还存在什么遗址,都难以具体描述了。

我顺着大概的方向走出去大概1公里后,道路两侧田野中的几个土堆引起了我的注意:在平坦的坝子中这样几十米长、三五米高的土堆太少见了,而且每个土堆都呈现出汉字“凹”字的形状,只是开口方向不一致而已。

瞬间就可以认定,这些土堆就是机场的旧址。


这些土堆,就是仅存的机堡旧址。当年在机场周围,垒过很多机堡,三面是土,一面开口,可以当作简易机库起到提供飞机停放、修理及隐蔽的作用。

回到昆明之后,打开卫星地图,仔细看了一下田野中那些土堆,更加肯定那就是遗留下来的机堡了。

这些机堡遗址也应该是云南驿机场遗址的全部了,很难再从周围发现什么了……

                                        



                                         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遗址


如果说云南驿机场的遗址是惊喜及失落并存的话,位于瑞丽市雷允村的中央飞机制造厂遗址,就是仅剩下失落了。

起初,在地图导航中还能找到中央飞机制造厂遗址,还是让我有些许惊讶的。驱车抵达后,仅仅看到一个年代不久的纪念碑,旁边墙角还有一个石碾子,这几乎就是所有遗址的全部了。

中央飞机制造厂在抗战爆发后,内迁到大后方云南的中缅边境的小村庄雷允,承担了国内作战、运输飞机的大量修理工作,在美国援华志愿队(既大名鼎鼎的飞虎队)抵达云南后,中央飞机制造厂还承担起了组装美军战斗机的重任。

1942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未能阻止日军占领缅甸全境,并由滇缅公路进入中国进犯滇西。战局的颓势使得中央飞机制造厂不得不再次搬迁,搬迁过程非常仓促,很多难以搬动的机械设备、厂房甚至还有未组装或维修完成的飞机,都以火烧或者炸药爆破的方式进行了破坏。

香蕉地对面的村庄就是缅甸了,纪念碑所在位置距离缅甸也就几百米,这里也几乎到达了云南省的最西端,距离昆明有800多公里路程。

站在这里看着周围的田地,很难想象到这里曾经有过很多的厂房和宿舍区,还有一个配套的简易机场。

前些年从纪录片中看到过戈叔亚老师一行人考察中央飞机制造厂遗址,当时所剩的遗址就已经非常非常少了,能在田野里面找到的只有个别厂房残存的半个烟囱。

我还是有些许的不甘心,在周围找了一些本地村民咨询了一下,村民们都纷纷说除了纪念碑就没有遗址了,顶多有少数房屋的地基,用的是当年厂房的地基,就连他们都无法分辨哪些还是属于遗迹了。



云南驿和雷允的考察,总体来说惊喜少失望多,能看到的遗迹已经是少之又少屈指可数。

在写上面这些文字的时候,换了一个思路想了一下,虽然遗迹是少了,是莫大的可惜,但也可以说是巨大的欣慰。

战争过后的几十年期间,国内不再需要保留那么多的机场,也可以把工厂安置在发达便利的城市。从抗战初期至今已80来年光景,遗址迅速的消失,也是国内局势稳定、人民生活蒸蒸日上的体现。

这么一想,也就不觉得失望了。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月13日 20:00

12月13日 19:01

12月13日 18:58

12月13日 17:14

12月13日 16:23

12月13日 15:26

琪琪的妈妈 7 0

前段时间去过,在大修

12月13日 14:4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