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川黔3——李庄的过往今天(原创图文)

    横跨天堑渝昆高速(G85)宜宾岷江二桥,在汽车行驶中举起相机胡乱按快门,想把窗外两岸林林总总的高楼、江域抓住,结果画面不是模糊,就是地平线高低起伏,这是摄影基本之大忌,只好默默删除。骤然而起的茫然,挥之不去的寡淡,眼看宜宾城渐行渐远抛在身后,越加怅惘起来。

车至桥头一抬眼,棕色路牌醒目白字:“栗峰山庄、李庄古镇、蜀南竹海、兴文石海”,右拐箭头,让你下高速前往,很有诱惑性。

“到李庄去看看吧,才三十多公里。看过《南渡北归》那本书,你就知道李庄有多重要了。”仁兄不失时机地提议。

“可以。”我不假思索一口应承。招牌四大景点,除蜀南竹海从南北方向两次惠顾,吃住农家乐念兹在兹,其余三处均无去过。

最早计划走四川阆中出滇第一站便是李庄。因仁兄大病初愈,昨天一气跑五百多公里到滇川交界水富已近黄昏,不忍让开车人继续劳累,也想趁此机会看看西部大峡谷、向家坝水电站,才决定留宿水富。哪知今早乘兴前往,败兴而归,十分郁闷。仁兄临时起意改变线路,心情俄顷得以释放,无疑是对今早出师不利的最好补偿,这便是有大把空闲自驾出行的好处。


年初,仁兄津津有味捧读军旅作家岳南写的《南渡北归》,且推荐我看,于多年不曾买书,只抱手机阅读的他很是稀罕。随手拿过来习惯性先看作者简介,翻开正文首页,便被作者史诗般的文风所吸引,直到下半年因故驻守昆明,从师友手上拿回书籍仔细品读,才读到40年代中国学术大师们大逃难开始,就赶上阆中同学聚会这码事,进川途经宜宾,仁兄最先想到的第一站便是李庄,水富咯噔一宿,重启李庄之行再好不过。两人正闲话,差点走过路口,仁兄紧急靠边停车,重新导航从下一站目的地遂宁调到李庄,宜宾北收费站下G85高速。

迎宾大道过岷江北路,从岷江桥下沿滨江路北段南,拐入岷江与长江交汇的内岛北正街老城区,导航眯瞪地重复“请掉头!请掉头!”最后干脆静音停止播报,我们几条街迷宫般转悠一个小时,找到民主路过南门大桥,顺着蜀南大道走到尽头,再过长江支流上的南广大桥顺长江南岸行驶,近午时终于到李庄。鉴于仁兄不能行走太多,停车场花40元买两张李庄环线游览车票,景区观光,随时可坐返回停车场,很是方便。


宜宾之后金沙江改称长江,也叫川江。停车场距江边千把米远,经过李庄酒窖厂,一股清香扑鼻,有种乡情醇厚的甘甜。据悉,清末这里酿酒腾达时,出现“家家点火,户户冒烟”的盛况,民间有“酒窝子”之传。游览车朝江边下行片刻,便看到修整得高大上般广场江边的球场、跑道,这是七十多年前同济学子们遥不可及的梦想。不过,我却能从岸边荒草岌岌的摇曳中,感受同济同学在此跑操、打球,欢声笑语不断的情形。

广场雕塑展现着从1940年至2002年以来,中国文化精英们迁至李庄所走过的历史痕迹。紧挨广场顺河街口,一座青砖古老建筑宫宇大门口竖着一通碑,上写红字:“同济工学院旧址”。后来我读了在羊街小巷一老者卖的书知晓,这通碑是来自台湾、美国两位当年学子怀旧立下的念想。当年,同济大学师生最早到达李庄,把最好的宫宇抢了占先。往顺河街前走,有家热气腾腾的李庄酒糟房正在抛撒酒糟。酒糟,猪之最爱,吃了它醉卧不醒,膘肥体壮。

所以,李庄最让人垂涎欲滴的便是街头巷尾吆喝着的25元一份白肉,5元一碗豆花,再来10元一盘腾腾菜,5元白米饭,两人花45元,已然是极好的午餐。之后,沿着顺河街、正街、羊街寻踪觅迹,想不到小小一古镇居然让一众文化精英于此长达六年,除却震撼,肃然起敬,揣着颗虔诚心,一处处拜谒。


四川回来后,先读岱峻《发现李庄》,借用封面一段话阐释当年状况:“风雨江山,衣冠南渡。川南古镇,承续着同济、中研院、中博院、营造学社文化抗战的历史,为战时最具影响的人文学术中心。一代学人,安贫乐道。傅斯年、陶孟和、吴定良、李济、梁思成、林徽因、董作宾、童第周等,焚膏继晷,薪传火播,厥功甚伟。”短短数语,囊括了抗战期间中国文化精英们所有荆棘载途之苦。

岳南走访李庄一篇序文“一幅难得的民族风情画卷”中感叹:“往寻古迹旧闻,遍访当地名胜,几圈转下来,心中埋藏很久的情结终于得以揭解开——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小镇能在抗战时期容纳万名逃难知识分子的原因。……除了李庄特殊的地域条件和人文环境外,此地经几百年历程发展起来的大小宫殿、庙宇以及宏大的庄园等等,是吞吐、容纳这股外来力量的主要源泉。”明末张献忠屠川,曾有过两广填川的悲壮历程。李庄各处的宫殿、庙宇,是大清开年以后持续兴建流传下来至今,感念原住民当初的胸襟与远望,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古镇赋予全新内涵,成为人文积淀古往今来的地方。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大、清华、南开合组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同时,国民政府最高学术研究机构中研院下属由傅斯年负责的史语所,早在九一八后就已化整为零陆续辗转至北京、上海、南京、长沙,随着战事的扩大,参与到西南联大南迁的队伍,分三路由长沙撤退到昆明。第一批人从广州、香港,坐海船由海防到昆明;海船线于晕船的我不熟,但几个点包括越南海防都曾涉足过。第二路,则从长沙经贵阳公路徒步往西过威宁、入滇,是我们此行阆中返回昆明的线路。史语所选择第三条线,搭汽车先去桂林再到龙州,经镇南关到越南凉山,再搭火车至河内转窄轨火车至昆明。这条窄轨铁路,是法国人1903年动工修建,至1909年通车的滇越铁路,也是六十年代父母及我小时候从滇南文山绕道滇中玉溪江川经常乘坐的火车。前几年停止客运业务,只有少量的货物还在运行,昆明北站改成了滇越铁路终点站博物馆。


当初,史语所抵达昆明半个多月后,步行走滇黔过来的西南联大师生才到,正好经过昆明拓东路临时租赁的居所门前,受到史语所语言组人热烈迎候。历经千辛万苦旅途劳顿之人,像见到久别的家人般群情激动,百感交集。

然而,作为大后方的昆明也不安宁,日本飞机三天两头轰炸,一位西南联大学生被炸身亡,学者们动议入川想法,最先选择长江以下南溪。但当地人怕正常生活秩序打乱,物价上涨,拒绝接受。唯有上游李庄开明人士发出热情邀请:“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短短十六个字,不仅使战时一个不见经传的江边小镇云集了大批国内外顶尖级专家学者,还从此改变了李庄存在的格局。专家学者从1940年先后迁入,1946年中期走出李庄,不论他们后来迁到台湾,还是继续留在大陆为新中国初建贡献一份学识,从李庄走出来的专家、学者中,总有那么些是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人事。

 


新中国国徽设计者,便是清末戊戌变法失败侥幸逃亡梁启超的大儿子,中国建筑科学之父梁思成和他迷人的爱妻林徽因设计的。林徽因不仅家庭背景高贵,人长得漂亮,学问了得,与丈夫搭档珠联璧合,还是个文学造诣极高的才女。梁思成举家南迁途中汽车抛锚贫病交加受困于湖南晃县,巧遇一拨航校青年飞行员相助才来到昆明,住在昆明北面当时还是郊外的龙泉镇龙头村。现在他们唯一自己设计建盖住了八个月的土坯瓦房已归还当地村民,变成李家私宅,想要进去参观拍摄还真有难度。林徽因的三弟林桓也是一名空军飞行员,在成都上空与日军空战中牺牲。由章子怡、黄晓明主演的电影《无问西东》里的王力宏,就是根据林桓的原型改编拍摄。梁启超小儿子考古学家梁思永一家,也和哥哥一同在李庄著书立学颇有成效。林徽因设计的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图案,后用到八宝山自己的墓碑上。

近代史上颇有争议,且又为我遵从其16字家训“家俭则兴,人勤则健;能勤能俭,永不贫贱”的曾国藩弟弟曾国潢曾孙女曾昭燏,放弃伦敦大学考古学院助教不做,从香港经越南回到昆明,受聘于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她和王介忱两位女士,组合一帮娘子军成立“苍耳古迹考察团”,在大理附近发掘史前南诏时期多处遗迹,就连考古现场的发掘工人都是从当地聘请的白族女人,愣没一个男人参与,算得考古界巾帼不让须眉的佳话。

筹备处曾昭燏同仁李霖灿,三十年代末就在丽江考察,一呆就是四年。1943年回到李庄,1944年6月,以手写石印形式在李庄出版《麽些象形文字字典》,1945年又出《麽些标音文字字典》被称为“东巴文化”之父,现今丽江木王府有专门李霖灿纪念馆。为此有人以为李霖灿是丽江人,其实不然。李霖灿河南辉县人,1938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一毕业就到云南丽江搞艺术调查,41年受聘国立中央博物馆,一直干到副院长退休,1999年去世于台北。

但凡看过1965年出版的《红岩》小说人,只记得罗广斌,不记得另一位合著人杨益言。杨益言1944年考入同济大学工学院电机系,是个非常活跃的社会活动家。以一人之力编写稿子、刻蜡纸印刷快报,让同学们及时了解最新的局势、斗争情况,1948年在重庆被捕关进渣滓洞,最终突围成功。与此同时,罗广斌在昆明西南联大附中就读接触革命,经历12·1学潮参加革命,后在成都家中被捕入狱,关押渣滓洞,成为几个幸存者之一。罗广斌、杨益言再次合著由水华导演,于蓝、赵丹主演的电影《烈火中永生》,让更多人知晓黎明前为信仰捐躯的许云峰、江竹筠、刘思扬等临死不屈英雄形象,叛徒蒲志高、小萝卜头、双枪老太婆,华子良一杆人物家喻户晓。


李庄众多专家学者们身上那种:“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高贵与温情,影响着一代代的读书人。李庄的过往,可以前去探寻,或买本岳南的《南渡北归》、岱峻的《发现李庄》来读,李庄之于那个特殊时期对中国文化学者们的继承、发展,提供了地域性保障;李庄的今天越来越得到人们的认可与追捧。

宜宾市郊19公路处的长江南岸李庄,汉代曾设驿站,由于濒临长江,明清为水运商贸之地,酒肆茶楼,商店客栈,应有尽有,现仍然保留着很多古建筑群。注重开发1940年至1946年那几年的人文资源,李庄不仅有厚重的历史渊源,还远离喧嚣、浮华,文气十足。李庄的旅游成熟、到位、自由、开放,没有门票。来客随意在小街小巷徜徉、流连,尚能找到一份闲暇、温润、憧憬的期许,让匆匆的脚步慢下来,躁动的心绪得以平复安祥,这便是李庄今日的现状。(待发)

 

 


@秋月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冬林 4 0

李庄值得再去……

03月13日 11:58

嘉斌 1 0

看了这篇文章,让我有了读《南渡北归》和去李庄一走的冲动!

12月21日 15:01

12月19日 00:24

12月19日 00:14

12月18日 22:45

冬林 4 0

淡季去李庄比较舒服,人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那些小巷子里走来走去……

12月18日 21:25

琪琪的妈妈 7 1

《南渡北归》看过,前年国庆到李庄,下雨人山人海。今年4月又去一次,人少风景不错。

12月18日 20:46

12月18日 20:06

12月18日 18:52

12月18日 17:44

12月18日 17:0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