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黑龙潭,“龙泉”除了可探梅,还有明朝沐家那些事

昆明黑龙潭公园的后山有大片梅园,分为梅花盆景园景区、梅花品种区、果梅区和赏梅区4个景区。

每逢梅花盛开,一般来说是每年的一月份,也就是元旦过后,昆明人倾城出动,纷纷前往探梅赏花,观景拍照发朋友圈,慢慢地,“龙泉探梅”就成为老昆明的一大民俗活动。

就像正月初九赶金殿庙会、三月三耍西山…….一样,是不是有人会说昆明人“城会玩”?


黑龙潭公园是位于昆明市北郊的一个古老的风景名胜区,由古建筑群和“龙泉探梅”两大景区组成。

清人硕庆题联“两树梅花一潭水,四时烟雨半山云”,正是公园景观特色的写照。


昆明的冬天很少下雪,每年的龙泉探梅,虽然没有古典诗文里那种“踏雪探梅”的意境,但徜徉在馨香扑鼻又美丽动人的梅林中,身影洒在云南暖暖的阳光里,真的是一件很文雅、很享受的美事,真的是美美的冬日小美好

悠游在昆明黑龙潭的美好时光里,可别忘了涨点知识!

循着梅香、踏着落叶,憧憬着成为清水塘里的一条自由自在游鱼之余,也让思绪穿越到明季,在这里为你讲述:昆明黑龙潭龙泉观里的沐家事


一进黑龙潭公园往回抬头看,在公园大门牌坊背后的顶上正中,会看到四个大字:玉陛丹宵

再往上走,在龙泉观的山门上,同样会看到四个大字:紫极玄都。

这两块牌匾,都是没有标明书写者的复制品。而当年真正的原件,可是有署名章、压角章这些书法作品中必不可少的内容的。

书写这两块牌匾的人物是:沐天波

沐天波(1618年 -1661年8月13日),字玉液,祖籍安徽定远,是黔宁昭靖王沐英的第十一世孙。

历史这样评价沐天波:

及具末世,皇降大割,国步多艰,卒能跋舍从亡,流离异域,不屈以死,见危授命之义,其庶几焉,斯亦无愧其祖宗矣!--《西南纪事卷八》


一般来说,但凡被评价为“无愧于祖宗”,无论是祖宗还是后人,都不会太差。

这里的云南沐家,后人沐天波是末代黔国公,大明王朝的最后一任征南将军;而他的祖宗就是平定云南、修筑昆明砖城的西平侯、死后被明太祖朱元璋亲封为黔宁昭靖王的沐英。

崇祯元年(1628年),其父沐启元暴卒,同年十二月甲辰,年仅10岁的沐天波世袭黔国公一爵,担任征南将军。

明朝灭亡后,沐天波追随永历朝廷,后随朱由榔入缅,在咒水之难被缅兵挟持外出,夺刀抵抗至死。

黑龙潭的这两块牌匾,就是沐天波在镇云南期间写的。


而沐家,尽管没有被封为藩王,尽管经历了各种跌宕起伏,但在有明一朝,真的是事实上的云南王、云南第一家族。

云南沐氏家族的功过是非不是本文的重点,我们只要知道,沐氏家族对云南的经济、文化,包括宗教等方方面面其实是做出巨大贡献的就行了。

专家们这样说:

“在明王朝及南明时期,沐氏家族成员曾因各种原因和动机,从事过诸多与佛教、道教及其他宗教信仰有关的活动。”——李建军:《明代云南沐氏家族研究》

具体到黑龙宫和龙泉观,最能说明沐家的这种“家风”或者传统。


黑龙宫和龙泉观和沐家的渊源有多“长”?

黑龙潭原是个深、广两寻(八尺)的洞穴,洞内有泉水涌出,流向东南,灌溉着千顷良田。古人认为,其中有龙神。天旱时,官民都到泉畔祈雨。

从元代开始,潭畔就建立了龙神祠,祠毁于元末战火。

明洪武十四年(即1381年)明军平滇后,在龙泉山一带屯田。

洪武二十七年至二十八年(即1394—1395年),“西平侯沐公”人们习惯说是沐英,实为沐英长子沐春除就泉筑神祠(今龙神庙或黑龙宫的前身)外,还在山上建造了龙泉观道院,筑堂轩亭阁,以供四方游客玩赏。

从还不是黔国公、只袭了西平侯封号的沐春开始,一直到末代的黔国公沐天波,历代沐家世袭黔国公或者主要人物都在黑龙潭的历史上留下了印记。


这些印记,主要体现在从黑龙潭龙泉观的碑亭的各种碑文中。特摘录如下:

▲其一:《龍泉山道院記》

皇明平滇陽,環山皆爲屯。今西平侯沐公以爲此邦微是泉,禾稼且槁死,而祠宇弗葺,神靈不捿。歲甲戌,肇于泉之傍,構祠以標神。乙亥,又擇地之高亢構道院一區,以爲之镇。

……

沐公纂黔寜王之烈,温恭儼恪,以究以度,以闡明祀,非徒欲俾斯民享有土毛,以膺靈貺,而神亦永有所依歸矣。--《龍泉山道院記》


据专家沐继远解读和考证(下同,后文不再特别说明),文中“岁甲戌”与“乙亥”是洪武二十七年与洪武二十八年,即1394、1395年,“西平侯沐公”指时挂征南将军印、充云南总兵官的西平侯沐春(沐英长子,镇滇七年1392-1398年)。

▲其二:《龙泉观长春真人祠记》

…遣人赍告镇守滇南总戎沐公璘、参战佥都御史郑公顒,求与主持市材鸠工,建祠于观之左,以奉其师长春之祀,以侈朝廷崇奖之恩于无穷焉。

以主持建祠托于沐(璘)郑(顒)二公,无他,盖二公在滇南抚政有方,威振惠洽,一方之人仰戴之如父母,使之有为,必如子来趋事而功成无难也。…--《龙泉观长春真人祠记》


此段文字明确记载了建长春祠的地点与建祠人物,时挂征南将军印、充云南总兵官为沐璘(镇滇7年:1450——1458年)。

特别补充一下,文中的“沐公璘、郑公顒”,盘龙江南坝永久性石坝的修筑也是这两公的手笔和功绩,要知道这个工程可是与谷昌坝(松华坝)防洪蓄水、海口川字闸疏浚工程齐名的滇池水利工程。


▲其三:《龍泉觀通妙真人祠堂記(碑)》

觀故有長春祠,盖真人所建。而真人祠在三清殿側,則欽差鎭守太監銭公暨縂戎黔國沐公所建者也。--《龍泉觀通妙真人祠堂記(碑)》


文中“鎭守太監銭公”乃成化十年(1474年)出镇云南的太监銭能,而“縂戎黔國沐公”为沐琮;成化十二年即成化丙申年也即1476年,时挂征南将军印、充云南总兵官、总戎黔国沐公为沐琮,沐琮镇滇30年(1466-1496)。

▲其四:嘉庆《重修龍泉觀記》

泉之建殿宇未觀,再燬于災,復蕩然矣。左右具對以状,公頷之,乃約今黔國篤庵沐公及前叅戎石崗,沐侯曰:吾聞之有其舉之,莫敢廢其復興。遂各捐己資,量才鳩工,其士民商賈之樂助者,亦不之靳。遂經始于嘉靖甲申之三月,落成于今年已丑之九月,非緩也,欲以得其道也。--《重修龍泉觀記》


中“公”指镇守太监杜唐(字舜庵), “今黔國篤庵沐公及前叅戎石崗”句,指时挂征南将军印、充云南总兵官、太子太傅、太师、总戎黔国沐公是沐绍勋(字世承、号笃庵、五山)在镇(镇滇15年:1521-1536)与骠骑将军右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沐崧(字希甫、号石岡)。

▲其五:《修建觀音閣置買常住田記》

曩因旱魃不殃,四郊若焚,六越月,亢阳愈烈,人心惶惶,幸蒙黔国公沐、按台姜,与夫司道步祷于兹潭,至诚感神,尺虺出现。是夜瓢翻马鬣,甘澍滂沱,瑞呈双穗,岁则大熟,民大悦。--《修建觀音閣置買常住田記》


碑文记载和反映了明崇祯年间昆明的干旱情形,以及黔国公沐天波、按台姜思睿,与夫司道在黑龙潭至诚感神祈雨的事情。

黑龙宫和龙泉观和沐家的渊源有多“深”?


如果说,上面的这些碑文都是旁人撰写,主要反映的是云南沐家的历代国公,凭借着家族超然的地位和财力,参与到龙泉观的历次修筑、修葺之中,很大程度上体现的一种“领导重视”、“亲民”之举的长久历史

那么,接下来的这两篇,就是沐天波亲自撰写,算是亲历亲为!而且写的更像是家长里短的琐碎之事,体现的是一种情感层面的深厚情感

这次,不妨看看原文:

新建龍泉觀玉皇殿碑記

欽差鎭守雲南縂兵官征南將軍黔國公古濠沐天波撰

會城東北二十里許,有龍泉觀。往者,長春劉真人崛起扵先,邵真人暁鴨扵後,山靈孕毓之奇劵也。觀前有龍潭,深不可揣擬,世傳有龍穴其中,驕不可制,泉水泛溢,民苦墊溺。二真人先後請扵黔國先公,營建宫觀,設真武像爲北極殿以鎭之,龍乃馴,不爲崇。泉水始循道入盤龍江,逹滇海,灌濟無量,稱永頼焉。

余家政蕭茂芳,嘗侍先武靖公有年,歲積廪餼,不以自殖,凡遇名山勝地,足跡所經之處,數捐資建刹,莫可指數;又於金馬關前建設茶庵,飮以清凉,尋建真慶玄都,廣置常住,以飽羽士。爲善維日不足,軽財好施,若而人指,不多屈矣。天啓甲子,曾随先太保公巡省松華,過龍泉觀少憇,芳慨殿廡傾頽、門楹圮壊計,偕先管事郭茂飬倂力重修,指資得百金付蓁。無奈,蓁溘先朝露。斯時,同董其事者張德明也。芳之願未已,更於北極殿後建玉皇宫以奉至尊。乃於阮氏、昆季、呈鳯、呈麒、呈麟博商之,積石築基,拓地聳峻,毅然獨力肩之,片瓦、寸木不假外募,其殿深尺二十有九,廣尺六十有二,朱丹采繪,備極耀目,洵至尊之宸,居上真之寳笈也,閲三載,始落成,範金鑄像於上,龕列侍從於旁。冶鑄之日,復有異應,觀前復剏靈官殿,葺臺樹坊,令人躡級而登,層纍而上,始淂禮至尊於階下。又不知費幾何?築幾許?工乃就緖也!殿左建楼,爲遊憇之所,費亦不資,稱茂芳爲篤善,維日不足者,非史詞。

奚事逘跽而詩曰:願淂裴公玉,以鎭諸山門,並垂不朽,余是以嘉其爲善之勤,姑次第其事,以夀之貞珉,倘有聞茂芳之風,而興起者,則名山古刹,金碧輝煌,後人頌茂芳:“樹前矛勸善”,不爲虚語矣,管城子敬諾,署之左方。

崇禛貮年歲在己巳仲夏上澣立石

文中“天启甲子”为天启四年即1624年,文中“先太保公”指太子太保黔国公沐昌祚;“崇祯二年岁在己巳即1629年。


再来一篇:

龍泉觀新置常住田記

吾滇龍泉觀,爲省會仙跡。年久荒唐。管理家政蕭茂芳,不惜金銭,重修一新,另載之貞珉矣。予慈黔國太夫人陳,每加捐助,鼎剏龍王廟,以祈灌溉。復奬進其事,命之置買常住,永供税延。約價柒百有奇,歲收租米伍拾肆石,零銀拾餘两。今茂芳行年八十有二,恐身後或被勢豪里甲之侵没,或爲羽流奸佃之盗賣,叩請勒銘,永垂不朽,其意良深。予思茂芳服劳七十餘載,闔省僉嘉其善,晚歲燕閒自適,高志愈篤,凡一切廪餼悉問貧乏,興古刹,見地方剿叛,罄産果兵。若茂芳者,誠不數見也。豈不鐫之碑隂,以泯厥功耶。聊舉其慨,以稽田塍,謹記。

崇禛陸年孟秋吉旦黔國公沐 識


崇祯六年即1633年。解释一下这个常住田

在古代,常住田是指寺院所有之田产,多由朝廷拨赐和施主捐赠而来。因供僧侣“常住岁用”而得名。

由于寺院的特殊性,这些田产是免赋税的,正是这种特殊的政策,使得寺院的可以长期得以存在和维持。相比起修筑和修葺的一次性投入,为寺院购置常住田,更是一种无量功德。


面两篇碑记中,虽然说的是黔国公府的“家政”萧茂芳修建龙泉观玉皇殿的事迹以及长期以来的,“轻财好施”、“数捐资建刹,莫可指數”的事迹。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所有事迹中处处都有沐家的身影!萧“家政”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前台”人物而已。

比如,萧茂芳开始修修龙泉观的时候,“偕先管事郭茂飬倂力重修,指資得百金付蓁”,于是,“乃於阮氏、昆季、呈鳯、呈麒、呈麟博商之”,“毅然獨力肩之,片瓦、寸木不假外募”。

一个退休管家,能够“偕先管事“并与现人黔国公府的管家诸人“商之”,商量的结果是“獨力肩之,片瓦、寸木不假外募”。


没有主人的首肯和同意,一个、一帮管家能做得了这样得主?

后面一篇文章写的就更明了,“予慈黔國太夫人陳,……,復奬進其事,命之置買常住……”,尽管出面的还是可敬的“陈太夫人”(相关事迹参见长虫山“陈太夫人尽节处”石刻介绍),但这样一个《红楼梦》中贾母似的人物,在一定意义上,更能代表沐家。


当然,细读这两篇碑文,我们还可以得到更多的关于沐家在云南的信息:这个出现在前台的萧“家政”,

▲其一:“又於金馬關前建設茶庵,飮以清凉“。

茶庵,指的是古代大路边上,由寺庙或者大富人家捐助,为行人提供免费的茶水、饮食的善事。


金马关,应该在昆明东边的金马山上。

在明代,从昆明砖城的南门楼(后来的近日楼)下出来,往东经过云津桥(今得胜桥,昆明四区的分界点),经今天的拓东路、东郊路、过金马关、大板桥,是昆明到明朝京师南京的“通京大道”。


▲其二:“尋建真慶玄都,廣置常住,以飽羽士“。

原来,位于今天主城区拓东路边的真庆观,也是沐家修葺和维持的啊?


“从沐英开始,镇守云南总兵官沐氏历代及当地官府对云南佛教也扶持有加,昆明众多寺庙都接受过沐氏或官府的捐资修建。“——古永继:《元明清时期滇黔地区宗教的发展及其特点》

从黑龙潭龙泉观到真庆观,不只是佛教道教也如此。

这回,专家说的真的没错!





主要参考资料:沐继远 《昆明黑龙潭龙泉观的明代碑刻》,特此鸣谢!

@小木子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小木子 5 0

跟着老师学知识!

01月02日 10:10

12月31日 00:16

12月30日 23:59

12月30日 22:29

12月30日 22:09

12月30日 21:17

12月30日 21:1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