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鄂湘黔五——凤凰风雨夜(原创图文)
冬林
发布于 广东 2018-04-29 · 5099浏览 4回复 34赞

          清江的魅力,从利川与重庆交界的齐岳山龙洞沟开始孕育成涓涓细流,穿过恩施大峡谷时,俨然就是小龙女一枚。轻盈游走峻岭间,等我们爬过三岔镇坡底,再见她,已是一条婀娜多姿的女儿河了。从恩施站出发往南行驶,清丽妖娆的清江,时隐时现。之后,她往东扬长而去,隐没在重峦叠嶂青山中。

昨天,误入三岔镇坡底正在修建的清江观光旅游码头,是宣恩县万寨乡石心河村所在地流域,属于清江水布垭库区。正在进行“宣恩椒园—万寨—恩施三岔—恩施”升级改造工程,是恩施南线进入游览八百里清江画廊的必经之地。清江,东流至土家族自治县长阳,恣态万千地成为土家族母亲河。长江一级支流,在宜都陆武注入长江,终其清幽、秀丽、柔美一生。

          车子行驶至宣恩椒园岔口,左右两条路都能抵达当天目的地湘西凤凰古镇,正犹豫着何去何从?一位独自驾车的好心男人,靠边询问:是否到凤凰,他到重庆黔江顺路,让跟着他走就行。

          驶上右边宣黔高速,途经古有“荆南雄镇”、“楚蜀屏翰”, 今有湖北“西大门”之称,建于清雍正十三年,取名“咸庆丰年”的咸丰县,只能望风而过。车子一路向西,进入重庆地界,感觉越走越远。车子进入黔江第一个路口,前面车停到路边,很负责地告知,他由此进城,让我们拐到左边上G65高速,直达凤凰。这一趟行驶,虽然绕道黔江,还是省心不少。经过酉阳,前面秀山右转,重庆最后一个小镇洪安拜拜。进入湖南湘西第一个边城,不知是不是沈从文小说里那个边城?一晃而过,不及细想,着急赶路。花垣市被抛到后面,循着路标一直往南,便是吉首市。前行不久,果真看到因景区门票被炒得沸沸扬扬多年而不得来的凤凰城门洞,就此告别从大陆深处内蒙包头起始,纵跨多省市向南延伸到广东茂名电白路海边的G65包茂高速。一天旅途在三省市之间跨越行驶,手拿地图,一城一池算计报给同旅,比开车人还累。湖北恩施过来,四百多公里,傍晚即到。

          另外辆车主二次来凤凰,轻车熟路引领到景区停车场。我迫不及待往石阶下走,挨着擦着的临江客栈,恁么多熙熙攘攘人中,想象中清亮亮沱江边吊脚楼独一份风情在哪里?我一直纳闷,大陆称沱江名的河流甚多,有四川、湘西、洞庭湖沱江,此沱江非彼沱江。它们共同的命运,纳百川,入长江,归大海。

          趟过河中栈道,入住临河客栈。找家饭馆用餐,趁他们还在焖小酒,我已背着随身小包,合着习习温润的江风,闪到小街小巷里。黄昏过后,灯红酒绿光影中,凤凰的夜,鼎沸的喧闹,躁动不安。

绕河走过古老的宏桥,天上的繁星,隐藏到厚厚的云层里。一阵闷雷自天边滚过。快步走过一段吼音包房,拾阶登上那座雪桥,顶着豆子般砸下的粒雨,百米冲刺回到客栈。才上楼冲进房间,外面就已经噼里啪啦一片,那是雷公公、闪电娘娘风驰电挚而来,打得铺面门头招牌乱响。房间窗帘被吹得张狂乱舞。赶紧推上门,隔窗关注着外面天昏地暗的瞬间,街面,栈道,全无了人的踪影。呼啸的狂风,遮掩了所有嘈杂;急骤的暴雨,肆掠着整个古镇。一个人发呆侯立窗前。外面瓢泼暴雨之下,清澈的江水瞬息变得混沌汹涌而来,江水很快湮没河中石墩、木楞。聒噪、颓废、无趣、乏味之浊气,在雷鸣闪电的风雨交加之夜,被洗涤得荡然无存。          (待发)



冬林
云游
浏览 5099
34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4
赞过的人 34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