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果——金樱子

在一个卖五谷杂粮、烟酒糖茶、地方特产、零嘴小吃的杂货铺里,看见一罐浸着圆溜溜小果果、颜色呈棕红色的泡酒。


在云南,各家各户的厨房、餐厅,大小不一,高中低档不等的酒店、餐馆,或土罐、或玻璃瓶,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泡酒是琳琅满目,可谓见惯不怪。对于享有“植物王国”声誉的云南来说,可以用来泡酒的药材、食材、花材,包括各种野果,简直是丰富多彩、千奇百怪,且顺手拈来,不需铁鞋踏破,得来全不费功夫。


只不过我左看右看,还是没有认出这酒里泡的小果果是什么。又迷惑又好奇,该不是来自哪片原始森林、荒沟野岭的神奇果子吧?不懂就问,结果被店家告知是“卡卡果”。


难怪我没有认出来,这种在我家滇源乡野随处可见,藤条上长满“倒挂刺”,不小心就撕烂衣服挂破手指,又酸又涩又硬的果肉咬开后,内壁有细毛和硬籽(一不小心卡住肚子可不好受,所以叫卡卡果),简直百无一用的野果。连我们这些号称“馋学生、饿学生,苦李子要吃半升”的娃娃们也无从下口,大人们看起来也无从问津。这些野果们只得像空谷幽兰般自生自灭着。


倒是记得有一年,我妈用这种被乡人都不看重的“卡卡果”作过酸醋。也许我妈当时只是出于勤俭,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地顺其自然,而用我们现在的认识来看,妈妈的生活方式恰恰是如今过惯了锦衣玉食,深受不安全食品危害的人们所向往的回归自然的生态生活方式哩。


又,我这个总是喜欢用花呀、果呀、根呀泡酒的人来说,竟然不知道“卡卡果”也可以泡酒,简直是孤陋寡闻、见识浅薄,这多年来竟然白白放过了一款生态野果泡酒,真是遗憾呀。


无独有偶,也就在这之前一个星期,我在“学习强国”——我和我的祖国征文选登上读到一篇我喜爱的文章《金樱子酒》。金樱子——多好听的美名呀,还是生态野果,又可以泡美酒——一秒钟就觉得这个是我的菜,不应该放过。一字一句认真读的时候,还作了这样的笔记——“金樱子,结纺锤形状小果,果皮上有毛刺”。心想等我得闲了,在网上找找这金樱子的图片看看,如果在我身边也有金樱子这种野果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扯来泡一罐美酒再说。


其实,从看见小店卡卡果泡酒那一刻,我就预感金樱子有可能就是我们的卡卡果了。迫不及待到网上查看,结果证明我先知先觉,预感准确无误,原来之前被我神秘化了的金樱子,就是从小就长在我身边,但是一直被我们轻视了的卡卡果。


看来,也只有我们昆明人会叫卡卡果,因为网上只有一条关于卡卡果的信息,说的就是昆明的山上有一种可以泡酒的野果——卡卡果。其余的信息上说的都是金樱子。


金樱子,还叫刺榆子、刺梨子、藤勾子、金罂子、山石榴、山鸡头子。


这种蔷薇科常绿攀援灌木,喜欢生长于向阳山野,溪畔灌丛中。我们小时候经常山丘野马地到乡野间找烧柴、玩耍,一不小心就常常被卡卡果藤条上的“倒挂刺”撕破衣服和刺伤手指,所以被有的乡人扦插长成篱笆墙防小偷倒是很实用。


金樱子的根、叶、果均可入药。具有抗菌消炎,固精缩尿、固崩止带、涩肠止泻,止咳平喘(味酸涩,能敛肺气)、抗痉挛,降血脂的药用价值。用金樱子泡酒是我国民间常见的一种泡制药酒的方法。金樱子还含有果糖、柠檬酸、苹果酸、维生素、氨基酸、矿物质、树脂、皂甙等营养物质。


所以大医药家李时珍也曾详细地记录过金樱子:“山林间甚多。花最白腻。其实大如指头,状如石榴而长(所以还叫山石榴)。其核细碎而有白毛,味其涩。”读这段文字,真的是又倾佩又喜爱,文字极简洁,而对金樱子的介绍却又通俗又全面。大师就是大师,总是出手不凡。


向阳的山坡上,金樱子三、四月间开星星点点“白腻”的、形如蔷薇的单瓣花朵,还会引来嘤嘤嗡嗡的蜜蜂采花粉,非常热闹、非常应景。10—11月果实成熟变红时就可采收了。


金樱子可鲜用、干用。或制作成金樱子膏,或水煎服,或泡制金樱子酒。


今年,谁要扯卡卡果,也就是金樱子,泡果酒。来我家滇源,我带你去。


曾看过英国BBC推出过的一个纪录片《食材花园》,是一档国外的饮食文化类节目,主角阿莉丝.福勒是一位园艺家兼作家,她除自己践行种植蔬菜、水果、养鸡外,还经常到野外采野花野果来泡制果酒、制作香宾,然后与朋友共享。


我会用食用玫瑰、拐枣、野梅子、野生小黄莲果、玫瑰李、杨梅、松茸等各种花、果、根泡酒,我的朋友们还会用桑子、葡萄、菊花、普饵茶等各种食材泡酒,聚会的时候,小酌一杯,其乐不穷。真的不是因为我们都是些“女酒鬼”,真的只是为了有趣和好玩呀——不做好玩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