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

近年关,人们热议:年味越来越淡,越来越没有过场。每到这时,我自会想起小时候那浓浓的年味,40多年过去了,依然馋液欲滴。

那时,过年是家家户户的大喜事,孩子们一年到头最大的盼头就是过年,因为可以穿上新衣,吃饱肉,尽情玩耍,还不用上山砍柴干活。

一进入腊月,大人们就开始忙准备过年了。

杀年猪、做血辣子、舂粑粑、磨豆腐、炸酥肉、捂甜白酒……这些过年必备的食品,如规定动作,一样也不能少的。就是条件再不济的人家,都要想方设法,即使亏空挪用,也要过个像样的年。

进入腊月,寨子中弥漫着各种美食的香味,从大人孩子脸上洋溢的笑容,就知道大家的期盼与兴奋。

各家各户使出浑身解数,把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用,压箱底东西统统翻出来,一定要让年三十的餐桌上摆着八大碗,才不辜负了过年。八大碗,也祈福来年才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样样顺心。
那时,年三十大早,我就爬起来,口袋里装着父亲买给我的五角一封的电光炮仗,点上一柱香,出门小心翼翼解下两三个,点着引线,立马丟出去——“砰砰砰”!随着响声,一路,小伙伴们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瞬间,我的自豪感虚荣心得到莫大满足。

年三十,高兴的是孩子,忙碌的是父母。父亲忙烧猪头贴春联,母亲忙洗菜做饭。

村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早早就上山砍来麻栗树,支起秋千,勇敢的帅哥靓女往两头一坐,秋千荡漾,打情骂俏声顿时不绝于耳,气氛愉悦欢腾。

还有姑娘小伙在生产队里的晒场上进行篮球比赛,看着他们汗流浃背驰骋赛场的身影,好羡慕,我暗下决心,长大了一定要像他们一样,不怕苦不怕累,不言败,勇夺冠。

除夕,母亲说:“年晚饭年晚饭,不到天黑不动筷。”熬了一年等了一天,终于可以动筷。父亲指着桌上包括蘸水在内的八大碗,说:“别忙!今晚的年夜饭是有讲究的,先吃什么菜动那样筷意味明年的光景和运气:先吃葱聪明,先吃蒜,算计好。”那时,我不理解,还有点埋怨,咋不先吃肉?现在我才明白,父亲是怕我吃肉太多,撑伤。父母看着我们哥弟吃了一碗又一碗,会心一笑,成就感满满。

每到冬季,大人就会交代,要过年了,上山多砍点柴回来烧火宰猪舂粑粑。
那时的冬天很冷,冷得刻骨铭心。进入冬季,淫雨霏霏,天空总是雾蒙蒙的,很难有个晴朗的好天气。下午放学回家匆匆舀碗冷饭,挑点咸菜或者干脆放点盐,冲上开水作为晌午,狼吞虎咽后,上山砍柴,即便天再寒地再冻,心里也是暖烘烘的,因为马上就得过年了。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如今,生活好了,吃穿不愁,好日子犹如天天过大年,浓浓的年味,自然只在儿时的渴盼中。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段德谦 4 1

谢谢老文,过年好!

01月24日 15:11

段德谦 4 1

感谢点评!

01月24日 09:12

文笔塔 8 1

姐夫的这篇文章才有真正的年味。过年了!问候姐夫和存梅大姐过年好!

01月24日 09:11

cjs 8 1

传统随着时代变化

01月23日 23:52

段德谦 4 1

儿时的年味总是那样难忘。

01月23日 23:0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