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或来兮】——今天的机场,有些安静。

日内瓦时间1月30日21:00(北京时间1月31日04:00)左右,

世界卫生组织(WHO)召开记者会宣布: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2019-nCoV)被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该决定有效期为三个月,如疫情发生重大变化,

总干事有权提早召开会议,解除紧急状态。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指

“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它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

并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的事件。”

该定义暗示出现了如下一种局面:

严重、突然、不寻常、意外;

对公共卫生的影响很可能超出受影响国国界;

并且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

WHO共宣布了五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分别为

1.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

2.2014年的脊髓灰质炎疫情;

3.2014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

4.2015-16年的“寨卡”疫情;

5.2018年开始的刚果(金)埃博拉疫情(于2019年7月宣布)。

至此,此次疫情的发展,

达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截止到目前,

也就是2020年2月2日周日,00:00,

根据新浪新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实时动态追踪,

全国确诊11901人,疑似人数17988例,

 其中,云南省确诊病例93例,

疑似人数228例,治愈2人。

从14名医护人员感染开始,

我从极度焦虑状态到现在终于逐渐归于平静。

眼睁睁看着全国确诊病例217人开始,

到今天,即将破万。

数字就这样一点一点从缓慢到近乎指数式上升,

中国地图就这样一点一点颜色从浅到深直至被填满,

甚至,朝着四大洲七大洋稳步弥漫。

相比起刚开始几乎快要整晚整晚焦虑的无法入睡,

我现在已经很少去关注这一方面的内容。

就是在每天起床的时候看一下,

今天的数字更新到多少了。

因为关注的人,已经很多了,

所见的焦虑情绪也即将到达临界值。

我不需要在使尽全身力气去提醒身边的人,

要时刻提防这样一场没有硝烟和任何预警的战役。

从小就是在医院长大,

对于各种病我其实从不会恐慌。

虽不说像长辈那般见惯生死,

但也是具备一定的医学常识,

小打小闹的病症还时不时可以帮助朋友远程医治。

因为作为医护人员的家属,

关于一线的信息,

也会比外界来的更及时和真实一些。

恐慌来的更早,也走的更早。

甚至依旧大无畏的穿梭在医院里,

消毒水的气味让我沉静。

网上的段子一直层出不穷,

有些时候笑着笑着会有点想哭。

武汉的朋友告诉我,

虽然他们嘴里说着没关系,

其实心里还是很慌的,

感觉就像,真的是世界末日。

我安慰他,都会过去的,都会好的。

可是,这中间还有,未知的,好长好长的时间。

想到前几天微博的有个话题:

“等到疫情结束,你最想见的人是谁。”

我和他说,等到疫情结束,我们见面吧。

因为我知道,比起我们,

处于恐惧中心的他们,

不但需要巨大的勇气去面对肆虐的病毒,

还要承受着来在世界各地,

或愤怒的指责,或悲伤的哀嚎,

或地域的,我一直不忍心去承认,

又确实存在的,歧视。

可是他们一样都是受害者,

莫名其妙就进入了愤怒的中心。

他们也,愤怒,也愤慨,

还有无边无际的压力,和恐惧。

他笑嘻嘻的和我说,

好,疫情过后一定要见一面。

不过到时候,我会不会胖的你认不出我。

我说不会的,你怎么都帅。

他说公司有工作了,今天开了视频会议。

他说工作使他快乐。

他说隔壁和后面的邻居家里有疑似被隔离了。

他说今天看到一个妈妈举报了儿子。

他说小伙伴都在附近但是不敢找他们玩。

他说家里的小朋友基本都感冒了。

他说今天月牙弯好看,就是拍不下来,老家就是风景好。

他说给我拍一张超市的照片吧,怀念逛超市的日子。

他说好想找个陌生人打架。

他说我妈说家里的菜还够吃五天。

他说最近家里的小朋友几乎都感冒了。

他说我妈的降压药没有了但是回不去城里,怎么办呀,心慌。

他说当年说的世界末日,现在真像啊。

他说在生死边缘徘徊。

我什么都做不了,

只是重复的,

给他看看我最近新拍的照片,

微博上觉得有意思的段子,

网友新想出来的话题,

还有,问问他好不好。

云南的确诊病例,即将过百。

17年前的非典,云南都近乎没有参与感。

时代的飞速发展,

交通的便利发达,

带着病毒,飞速扩散。

其实每年感冒也会死好几千人,

且不说数以万计的其他意外死亡。

只是,当全国都不得不面对着同一种因素的威胁,

事情就严重的更多了。

记忆中,2003年的时候,我才一年级。

学校每天放学前,都会一人发一杯大锅药。

坐在窗边的我,和小伙伴一起,

倒掉了数杯,据说可以增强免疫力的黑漆漆的生命之水。

当年妈妈,也是随时准备支援一线。

而我,也刚经历了一场普通肺炎。

只是那次肺炎给我留下的记忆之深,

15天每天两针,手都肿了。

自那之后,很少生病了。

好像思维有些混乱了。

可能面对这样的情形,还是陷在混乱中。

只是被打乱了诸多计划,

大多数人也被疫情搅得手忙脚乱。

从我记事起,对于过年的感情愈发清淡。

不是妈妈要驻扎医院,就是老爸要值班。

很小的时候,就陪着妈妈去上过很多夜班,

其实事实是,我不敢自己在家睡,而老爸又时常出差。

我在医院的阳台上看过流星雨,

是真正的,至今看过的唯一一场。

是密密麻麻,把整个天地都照的透亮。

急促、辉煌、热烈,以至于我现在都要反复问妈妈,

已确定那天晚上真的有那么一场壮烈的流星雨,

而不是我因为太过于美化而产生的幻想。

我在医院的值班室经历过地震,

眼睁睁看着老旧的墙面在剧烈的摇晃中一点点裂开,

灰白的粉尘扑簌簌的相继落下,

呛得我不住的咳嗽,跟着慌乱的人群跑到空旷广场。

我度过除夕、五一、中秋、十一,

我看过黄昏、暴雨、黎明、初雪。

我遇到过一个老爷爷,他说:

“日子太快,当时还在参加淮海战役,

趴着躲避炮弹,天上飞机嗡嗡得飞,

觉得时间好慢日子好长,
现在啊,一辈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日子啊,太快了。”

就是最近的日子有点慢呀。

我看着一个有着大大眼睛的小男孩,

妈妈生下他就去世了,家里人也不要他,

医院的医护人员当作自己的孩子轮番照顾,

他们叫他:丢丢,但是宠爱极了,直到他一岁。

后来,被他十三岁正在上初中的姐姐带走,

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听到家属兴高采烈带着锦旗回来,

也看过医闹和家属决定放弃治疗。

前几天外婆打电话给我说不准我再往妈妈医院跑,

还要妈妈去他们的空房子单独住,和我们隔离开来。

当时还笑嘻嘻的打趣妈妈是不是外婆亲生的。

妈妈说,一月份,他们出院了将近200个病人。

现在,几乎每天都要收治好几个肺炎病人,

虽然只是普通肺炎。

但是,他们没有口罩。

不是n95、不是医用外科,

就连普通的医用口罩,

每个人一天都只舍得用一个。

好不容易分到40个医用外科口罩,

都是写上了名字,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舍得拿出来。

而妈妈,把她自己的让给了同事。

幸运的是,唯一遇到一个疑似的,

最后的结果,确诊为病毒性肺炎,但是不是新冠性。

去年的除夕,我们一家三口就是在医院过的。

今年,依旧是在医院。

几年以前,妈妈好不容易不值班,

爸爸确实在刚开始的年夜饭上,

被突发的森林火灾叫走。

今年,卫健委的取消卫生系统假期的通知带走了妈妈的除夕。

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但是我想尽可能的,不给社会添乱的情况下,

多去记录一些什么,城市、人、甚至于动物。

医院、机场、集市、高速公路。

因为这段日子一定会被记入历史的。

这些,可以在以后,

我晒着太阳,带着老花镜,

讲给我的小孩子们,

那一年,一切都要从一只蝙蝠说起的,

带着重大历史意义和使命的故事。

如今的城市,安静的近乎死寂。

就如同人们关注动物一样,

现在,终于把数亿人,关在了牢笼里。

但是那又怎么样,

我们会更加团结,强大,然后涅槃。

等到疫情结束,我们就,见面吧。

我一定不会笑你,

因为,我们一样,都会白白胖胖。

最最重要的就是,

我们都很健康。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小木子 5 0

我每天起来都希望可以看到药已经研制出来的消息,希望这场灾难快点过去

  • 芫九荽_ing  : 是呀,希望国家说,假期结束请各单位尽快复工

    2020-02-03 01:49 0

02月02日 15:58

02月02日 15:16

杰杰 5 0

快了,快要过去了

  • 芫九荽_ing  : 都会过去的,都会好起来的。

    2020-02-03 01:50 0

02月02日 09:58

02月02日 09:04

02月02日 09:0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