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春城奇遇记


我们是来自六千里外西伯利亚的一群海鸥。

三十六年前的冬天,偶然来到这里,发现此地山清水秀,气候温和,食物丰富,就落了下来。当地人十分友好,笑脸相迎,纷纷送来面包,馒头等我们爱吃的食物。在这里,我们生活得悠然惬意。

后来有几天,突然出现噼噼啪啪的巨响,吓得我们四处乱飞,不知发生了什么可怕之事。偷眼望去,没发现天崩地裂,也没有电闪雷鸣,洪水滔天,只是空气中传来一些难闻的异味。响声是从人的聚居地发出的,那里的街道到处挂着红灯笼,地上布满红纸屑,空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和火炮的硫磺味。人们兴高采烈,孩童大多穿着红衣服,拿着烟花爆竹,很多响声就是他们弄出来的。再看看公园里,人变多了,唱歌的,跳舞的,游园的,老老少少,热闹非凡。送来的食物也比平时多,吃都吃不过来。我们的恐惧得到一丝安抚,但是突然的巨响还是令我们胆战心惊,局促不安。后来,人们改变了行为方式,响声少了,空气也清新了。这里又成为我们的乐园。

天气转暖了,我们不得不回老家生儿育女,依依不舍的离别这座美丽的城市和友好的人们,待明年再来。

年复一年,我们来这里越冬,每次都受到热烈欢迎,所到之地,无论阴晴雨雪,都有人探望、送食物。我们与这里的人成了好朋友,敢到他们手里取食,胆大的甚至站在老友帽子上,像明星一样秀自己的身姿。有位老爷爷特别爱我们,每天步行二十多里送食物到翠湖,与我们嬉戏,十多年如一日。后来老爷爷离开了人世,我们围着他的照片久久不愿离去,好心的人们为老爷爷做了一尊雕像,安放在翠湖边,好让我们能永远看到他。

2020年,据说是中国的鼠年。一开始,我们好好的,像往常一样,享受着蓝天白云、温暖阳光和人们的各种礼遇。突然,风云突变,气温大降,还飘了点雪。这也没什么,以前比这冷的天都有人来看望我们。这次却大不同,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平时热闹的大街霎时没人了,到处空荡荡,安静得出奇;翠湖公园,大观公园,海埂公园,海埂大坝……这些我们常与老友相聚的地方,以前是欢歌笑语,人山人海,现时却冷冷清清,人迹罕见;地铁停开,公交难见,私家车也很少;图书馆、博物馆、农贸市场紧闭。人类仿佛老鼠遇见大猫,忽然消失了。入滇以来,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我们懵了,漂浮在水面,百思不得其解;呆立在人行道上,等待老友的到来;盘旋于城市上空,寻找恩人的踪迹。经历了许多个日出日落,还是罕见人影。本来,滇池畔辽阔的湿地和水域,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粮,可这些年我们习惯了食来张口和与人共舞,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我们有些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侦察员带回消息,原来是千里之外的武汉发生了新冠病毒肺炎,为防止这种未知的传染病漫延,武汉除夕当天就封城、封路了;各地的白衣人都火速去支援武汉,听说84岁的老将钟南山再次挂印出征;上百台挖掘机昼夜施工,要在不到十天建成两家分别可以容纳一千个床位和一千五百个床位的医院,外国人都惊呼:难以想象!全中国三十省市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昆明也发现了这种病。为防止疾病扩散,春节团拜取消了,年会取消了,庙会取消了,延续千年的登门拜年也禁止了。最近正在全方位排查,发现确诊病例立即隔离治疗,并封闭单元楼或小区;发现近期与病人有过密切接触的也要隔离观察;其他人除非特殊必要,一律自我隔离在家,不外出,不聚会,不串亲访友。

据说,是蝙蝠把病毒传给人类的。

怪不得没有人,原来都坚守到屋子里了;怪不得偶尔见到的几个人都怪怪的,带着面具,原来是为了防止疾病感染和传播。我们悄悄议论:蝙蝠长成那样,白天都不好意思出来,也不招谁惹谁,与人类也没发生矛盾,怎么会把病毒传给人呢?蝙蝠和我们一样都是野生动物,人类不会因此迁怒我们吧?

侦察员又传来消息,这种病毒狡猾,传播快,但没有十七年前的SARS武功强。中国人的应变相当快,全民皆兵,团结一致,统一行动,相信他们一定会很快制服病魔;为了防止交叉感染,断绝疾病蔓延的路径,他们的春节假期延长了,是有史以来最长的假期,寂寞的日子还要持续几天;坚守在家的人们不能出来给我们送食物,仍然关心我们,怕我们挨饿。他们的政府早就做了安排,保护我们,大家不必惊慌。

虽然,在人类遭难这几天,还有人定点定时定量送食物,我们生活无忧。但没有人同乐的日子也是寂寞难挨的。但愿人类早日消灭病毒,和我们一起重享过去的欢乐时光。希望人类不要怪罪蝙蝠,他们不是有意将病毒传给人类。我们海鸥身上也不知是否带有对人类不利的病菌,还是要与人类保持一定的距离才好。

衷心祝福我们的朋友!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