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简缩语的由来

“新冠肺炎”简缩语的由来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发后,由此引起的疾病名称,前后出现了不少,从“病毒性肺炎、不明原因肺炎、武汉肺炎”,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再到“新型肺炎、新冠肺炎、新冠病毒”等,不一而足,这就在抗疫初期给人们造成了一定困扰。

  针对这一状况,《新华每日电讯》于2月2日刊发的《疫情名称能否化繁为简》一文认为,疫情严峻,效率就是生命,给当前的疫情取一个简单易记的命名迫在眉睫。看来,把疫情名称化繁为简已引起中央的注意。冗长的名称会成为表达的累赘,因此简称成为社会表达的急需,当前关于疫情的各种简称很多,这样既降低了人们认识和记忆的难度,也可帮助抗疫交流的高效畅通,也是语言规范化的需要,因此亟须统一。

到了2月8日,央视播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在这个会上,国务院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统一称谓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以后,我们看报纸、听广播、看电视,“新冠肺炎”不仅取代了过去的称呼,也为大家所接受。

这个简缩语不是一蹴而就的,简要回顾一下这个简缩语的发展过程,最先,“新冠肺炎”被称之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首先见于2020年1月11日,一大串医学术语,大家听了怪拗口的,后来,新闻报道把它简称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还是不够简略,过了几天,干脆就直接简称为“新冠肺炎”,2月8日,经国务院确认,这个名称就正式确定下来。

  这种阶梯形的渐进式简缩并不少见,一个典型的例子如“奥林匹克运动会-奥运会-奥运”,相对于一步到位的一次性简缩,最后一步以前一步较高的使用频率和认知度为基础,可以有效避免大规模简缩易于造成的繁简脱节现象,使后者更易于接受和使用。

 “新冠”基本符合汉语一般简缩的规则,即首字(首音节)缩写,如北京大学-北大;高速铁路—高铁等等。当然,如果严格按照“首字原则”,“新型冠状病毒”应简缩为“新冠病”,如果这样的话,则“完整”形式应为“新冠病肺炎”。但是不够简约,所以为人们所不取,翻翻所有的简缩语,几乎没有发现一个这样的用例。

  在媒体上,还发现过把“新冠肺炎”称作“武汉肺炎”的,这不但涉嫌地域歧视,还会带来持续的消极影响;把这次疫情称为“新冠肺炎”提高了准确性,现以为全社会采纳。

  可见,语言也可以战“疫”。 据调查,2003年“非典”期间,当媒体上正式使用“非典型性肺炎”后仅两天,各地报刊就开始以“非典”作为正式使用的缩略词。此次战“疫”之始,本以为在融媒体时代,指称形式由繁到简的速度会更快一些,但调查后却发现并非如此。因为我们今天更加理性、更加沉稳了,规范意识大为增强。看看“新冠肺炎”简缩语得来的过程,我们有理由相信,取得战“疫”胜利,为期不远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