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蟋蟀

        其实关于蟋蟀我所知是不多的,和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只知其大概形态样子,在方言里我们俗称“蛐蛐”。小时候只觉其叫声恼人极了,特别是在自己刚刚入睡时,一听到蛐蛐的叫声,只觉得那叫声只抓心窝,弄得人心头痒痒的,恨不得立马起来把它揪出来,狠狠地揍一顿。有时也真如此做了,可当我寻着那叫声小心翼翼地踩着猫步去到那时,却什么也没有了;这时又听得旁边蛐蛐在叫,于是又赶紧转移目标,弯着腰轻轻地过去,扫把才抬起,还没来得及放下,只听那“叫声”已别处去了。如此反复几次,纵使自己多次发誓一定要将它“碎尸万段”,即便用尽了百般招数,记忆里那蛐蛐到了最后也没找到。最后,还找妈妈告了一次状,说那蛐蛐欺负我,不让我睡觉,甚至还叫妈妈帮忙,作为我的助手,让我去消灭它。母亲终究是大人,到底不会跟着我瞎乱,更不会与小动物较真,我也就落了个勿自生气的下场,越想越觉得委屈,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怎么能叫一只“不会说话”的小蛐蛐给欺负了呢?可我还真就被它给欺负了。

        当然,我也不是总被蛐蛐给欺负的。虽是女孩子,但从小父母也没拦着我玩些男孩子玩的游戏。这不,某天和小伙伴约着斗“蟋蟀”。这可把我高兴坏了,哈哈!风水轮流转,它们也有落在我手里的一天。于是,一根棍子指着,“你给我使劲点,要是斗输了,我还要揍你……”时间久远,记忆模模糊糊的,只零星记得一些片段。当初与小伙伴比赛的结果我早已忘记,但自己报了蟋蟀那“不让我睡觉”之仇倒是记得清楚。

        而前几日又再次翻看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其中一文也说到了蟋蟀,那才是极为好玩的事呢。先生说他当初去给父亲抓药,大夫说还需要一对蟋蟀做药引子,这可不是一般的蟋蟀呀!这一对蟋蟀必须要从一开始就同巢同穴,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从一而终”、“一夫一妻”;要是中间换过一个巢穴都是没资格做药引子的。先生初闻此事时惊奇不已,做药引子还有那么多讲究。我前几日看时,心中也对这药引子好奇不已,好奇之余又隐隐有些敬佩之意。人类不是总觉得自己比其它的小动物们高级不少吗,还自诩为“高等动物”,可再看看做药引子的这些“蟋蟀”,不知脸疼否?这倒不是蟋蟀强加于给我们的“欺负”,而是人类自己的自取其辱。

        其实,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总还是“从一而终”要好些,毕竟这样才有些资格做药引子。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