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滇川黔5——观音故里龙凤镇(原创图文)

   如果就这样半途而废离开观音道场灵泉寺,离开黄口年少依稀记得的斗城,不能到上寺群去观赏苏东坡为之留下的“七泉”绝句标题石刻,两广总督林则徐曾赠于此悬挂观音殿的“香林德水”扁,似乎心有不甘。待我悻然走出景区大门,仁兄于心不忍道:“现在时间还早,咱们到龙凤古镇看看,如何?”仁兄的提议,正合游兴未尽的我。

   观音云游四里八方传扬道法,示现无方,争其故里者居多,让人联想到昆明、玉溪都以国歌作曲创作者聂耳为自己故乡而自豪。聂耳溺水于日本,墓地在昆明西山山麓。玉溪聂耳路中段有处新修葺的老式四合院聂耳故居对外开放,为此还在三十年前专门修一座有着四耳造型建筑的聂耳公园;近十年有余又建聂耳音乐广场、聂耳大剧院,还专门以聂耳字命名了一条“紫艺路”。其实,聂耳祖籍玉溪,母亲系新平傣族,夫妻双双在昆明开药铺看病养家糊口,聂耳生长于昆明,在兄弟中属最小一个。形同此理,到目前为止被国家相关部门命名的观音故里只有河南平顶山和四川遂宁,它们同时被誉为“中国观音文化之乡”。 


谁是正宗观音故里,公婆各有理,各执己见。河南平顶山最先列出文物佐证认为平顶山香山寺内有一通《香山大悲菩萨传》古碑,是该市成为中国观音故里研究中心的最权威证据。历代大量文献资料、地方史志,明确记载着观音在平顶山香山寺修成正果的事迹,相传是春秋时期妙庄王之三公主,当地人称"三皇姑"。她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李庄乡古城村(父城)出生,在白雀寺出家,在香山寺修成正果,成为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白雀寺附近有观音菩萨的三个陵墓(衣冠冢)。但至今河南平顶山我还没有涉足,自然只能从百度上知晓一些皮毛而已。

四川遂宁灵泉寺大门口镇寺石上标有“观音故里”字样,门庭内灵泉湖水上方,便是观音道场,中间观音三姐妹金身雕像,金光闪烁,这里应该是观音讲经扬法之地。既来之,不妨一探涪江下游十几公里外的龙凤古镇究竟。掉转车头回到涪江西岸,沿滨江中路向南驶出城郊,老远就能看到高高楼塔,周边丘陵草皮绿植,迎宾大道左边仿古建筑城门,车子停外围,徒步深入,不要门票。


    何谓龙凤?古老传说龙凤场前身是金马场。明朝某年一场大火烧光金马场整条街。失火后古人地理学家和民间人士按金、木、水、火、土来看,金是火,马要走,从金马场到东南方向一片开阔空地。地形似龙,东看像凤,故龙凤也。

那条流经广德、城区而来的渠河,在此形成水乡,润泽着沿河两岸民居,如此挨近地看见渠河碧绿清幽的坦然姿态,也算了了一桩牵挂。

穿过龙凤城楼,沿古楠大道往里走,右边餐饮商店林立,应该是路标上所指龙凤文化创意园部分。与仁兄分道扬镳后,快步从佛珠墙水域栈道踽踽独行,望月亭碰见往回走的仁兄,大病初愈不宜走太远,回入口处歇息。

我径直朝前上龙吟路,过锦屏桥下那条幽幽的渠河。桥里边的栖凤街,才是古镇奢繁的街面。街道尽头,两棵抱团生长的古树,犹如凤冠般在湿润的阴雨中枝繁叶茂,远眺朦胧雾霾中,看到渠河与涪江汇合的场景,十分壮阔。车转身回首,正是龙凤古镇博物馆,天井里竖着块缺角的南宋红沙石水磨,恐怕也是留下不多的遗痕古存了。

回程不想走重复路线,右拐进入一条稍显偏僻的凤鸣上街,从普渡桥、慈航渡绕过渡江石,从结缘路回到龙吟南路、兴宁路口,连跑带跳地跨过那座拱桥去看地标式楼塔。楼塔没有完工,弥漫着一阵阵甲醛油漆味,不久的将来,它终会成为后人的遗迹。


蜻蜓点水般走过龙凤古镇,所看到的无非是城楼、妙善广场、戏台等等之类的仿古建筑,难道这就是只剩风水地理位置与龙凤古镇2100余年历史从此复活了的物化征像?恐怕只有博物馆里那块残缺的大碾石有资格诉说古往的过去。相传,远古时代涪江流域一带有一北厥国,国王妙庄王和王后伯牙氏生有三位公主妙清、妙音、妙善,其中妙善出生于龙凤,当地人常用游龙戏凤赞美妙善,妙善出生在龙的地脉上,故此龙凤之地。我猜,另外两位姐姐大概出生河南平顶山,后举家迁来此地才有第三女也不为过。民间流传三姐妹同锅吃饭同修行,大姐妙清修在灵泉寺,二姐妙音修在广德寺,唯有三姐妙善修到南海普陀山之说。 

龙凤古镇是古代川中重要水路重镇,是古德阳郡郡府所在地。也有说龙凤古镇为西汉兴宁国国都、妙善公主(观音姐妹)出生地。有如此渊源的历史,便形成当地浓厚的民风民俗,农历端午节龙舟节日,人们会敲响欢乐的大鼓,舞起腾空的彩龙,划动吉祥的旱船,舞出祥和欢乐,2000年,被国家文化部授予船山区中国龙舞之乡“称号”。可惜我们到来时,正值深秋季,又不在黄金假期,古镇的冷清、幽静,倒让人驻足多想待一阵,可惜旅途之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均由不得自己的脚步。 


回程途中,途经一处写着遂宁古渡的路牌,非得停车拍摄,看到一个已然建成的“遂宁国际健康城”。当年跟着大人乘坐大军车被一艘船渡过江到山里乡下慰问演出的那些琐事,只能在岁月的流逝中,记录在白纸黑字间了。

城边一家大邑地小餐馆,一份十元血旺,二十元肥肠,两元米饭,共计三十二元算是对遂宁的告别午餐。昨夜一场暴雨,今日灰蒙蒙一片天空,还时不时飘着细雨,空中老有小飞机在头顶上飞来飞去,甚觉奇怪。问餐馆年轻小老板,得知那是明星大道旁边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遂宁分院的学员们在训练。这么阴霾的天气还在飞行,也是拼了。(待发)(此篇于疫情爆发期2020年2月3日闭关自守在昆明家中所写)


@秋月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3月05日 23:1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