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柠檬的距离

                一个柠檬的距离
         2008年的夏天,离高考还有63天。在省民族中学高三(4)班的教室里,落日的余晖还久久不肯离去,倔强地守着这些埋头苦干的孩子们。何夕坐在进门右手边四组的倒数第二排,手里拿着一本《意林》看着,她正在看一篇关于白先勇先生的文章。何夕并不是不爱学习,她只是太爱看书了,想着看两篇放松一下再去做数学题。
        她正看得津津有味,不知是谁拉开身旁的凳子坐了,她以为是自己的同桌杨靖留,也没在意只管低头看自己的书。没一会,有个声音想起:“你看过他的《台北人》吗?”何夕才偏过头一看,原来是沈康坐在杨靖留的座位上。沈康是从(1)班来的,高一时候大家也不认识,甚至高二也不是太熟悉,只是到了高三上学期,有次月考,何夕的作文写的比较好,得了54分,被语文老师拿来做范文,在课堂上上念给同学们听,她在文中提到一个名著人物——冉阿让。下课了,沈康就跑到何夕的座位前,问她:“你也看过《悲惨世界》呀?”何夕才抬起头来说:“是啊,你也看了吗?”沈康笑呵呵的连忙说道:“看了,看了。我还……”
        后来,慢慢的,因为书的关系二人就熟稔起来了。沈康的座位在一组的第二排,两人中间还隔着五列同学,加上三条过道,距离算是比较远的,但沈康还是经常在吃过晚饭后从第一组跑到第四组,去找何夕聊天,两人从武侠小说谈到文学名著,从苏东坡说到纳兰容若……当然,前提是先把要交的作业写完,两人都属于乖学生,绝不会做什么违反规定的事。
        其实,何夕性格有些偏内向,她不太喜欢和男生玩,总觉得女生就要有个女生的样子,成天嘻嘻啊哈哈的和男生打打闹闹像什么话,可能由于自己不爱动的原因,他一点都不爱看男生打篮球,踢足球之类的,甚至在班上的女生们因为男生投进一个三分球而尖叫时,她也没多大感觉。而沈康白白净净的样子,个子并不高大,只比何夕高一些,但有些偏瘦,头发按学校的要求剪得短短的,看着也并不帅气,可是特别干净,有几分书卷气,有些书生样。如果穿一件古时候的长衫,弄点假发扎着,背上再背着一个装书的木架子,那活脱脱就是“许仙”进京赶考的样子。
        那时候的孩子都乖巧得很,何夕和沈康的熟悉也仅仅是因为书籍而已,只是因为有个人可以听得懂自己所讲的话,并且可以接下去继续讲,仅此而已,绝无其它任何的杂念。因此,当班上的同学在谣传何夕与沈康的绯闻时,何夕简直觉得那些人眼睛怕是瞎了。所以,在2008年的这个夏天,在距离高考还有63天的这个傍晚,何夕才会无所顾忌的和沈康趴在桌上说白先勇先生,说《台北人》,不时哈哈大笑,不时感慨万千,这时候,要是后面的好奇者拿把尺子量一量,就会发现何夕和沈康两人的手肘间刚好还放得下一个柠檬,不多也不少,就一个。而何夕的同桌杨靖留因为座位被沈康霸占了,就只能在后面站着,站了好一会,看着沈康没有要走的意思,才跑到三组找个座位坐着,眼睛看着四组那边,不知是在看窗外,还是在看何夕和沈康,或者是在等那个属于他自己的座位。当然,何夕后脑勺上并没有长者眼睛,这些都是其他同学告诉他的。
        后来,时针滴滴答答地走到了六月八号,曾经我们以为漫长的高中三年就这样结束了,九号大家就开始各自返家。成绩出来时,学校组织了一次全年级的聚餐,但何夕因为高考发挥不佳,没有考好,就没有参加聚餐。从那以后,她就再没见过高中时代的男生,包括沈康。一转眼,时间到了2020年的一月份,新冠病毒还没被重视起来,何夕刚刚过了自己30岁的生日。朋友问她:“为什么还不结婚?”何夕无端叹了一口气笑着说:“不合适么。”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很多年前和自己趴在课桌上聊《台北人》的那个干净少年,耳畔想起高中时代背过的诗,李商隐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2020年3月6日晚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