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川黔6——走过路过进南充(原创图文)

  “你小时候在遂宁待了多久?”从灵泉大道驶入遂宁东收费站时,仁兄首先开口,他对三年前陪我参与遂宁营地大院发小聚会的事还记忆犹新。

   “那是1968到69年底的事,刚好一年。其中在双江待了两个月左右。”我回答。

   “你们家怎么没留在遂宁?”车子出收费站,进入绵遂高速,从正北的大英转到成南高速,朝着南充方向驶去。

“我爹家乡宝,你不知道啊!当年裁军,连以下干部一刀切,哪来哪去。我爹回老家才从头做起。”

“你爹也够惨的了!那你发小家怎么就留在遂宁了呢?”

“她爹解放战争开始,在河南参军一路打到云南,老资格。后来迁到到四川,一家人都留在了遂宁。”

与仁兄有一搭没一搭的话痨着,我暗自揣测当年乱麻麻的时节,爹爹宁愿回家卖红薯也不会留在外面,脑海里却闪回着看了N多遍的电视剧《士兵突击》里,连战争年代传承过来的钢七连,在大裁军过程中,一声令下,解散得只剩一个老兵许三多看守营地,军二代高连长都想不通闹情绪,有什么好奇怪,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太正常不过。那句“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是所有当兵人无怨无悔的情怀。


大英拐到成南高速一百六十多公里的路程,不多功夫就到南充。南充一直是我期待的地方,因为知青战友大吴恒父亲,早先也是那次大换防从云南边陲金平迁到南充。他家在南充多待了几年,1975年才回江川老家。父辈们青春热血同属一支大部队,回到老家又在一个院落共事,彼此流露出的那份不言而喻的默契,延续到子女们相处起来,每每提到南充、遂宁自然亲近得多。后来就读重庆时,跟一位来自南充的美女同学投缘,加深了我对南充的很多遐想。

此次前往阆中参加同学聚会途经南充稍作了攻略:南充历史悠久,源自汉高祖公元前202年设立的安汉,至今建成2200多年。春秋以来历为都、州、郡、府、道之治所;解放初期为川北行署区的驻地,国家规划定位的成渝经济区北部中心城市,四川省东北城市群的双核之一。南充地理位置在四川省东北部、嘉陵江中游,由于处在充国南部得名;管辖3个区(顺庆区、高坪区、嘉陵区)、5个县(西充县、南部县、蓬安县、营山县、仪陇县),代管1个县级市(阆中市);户籍人口752万多;幅员面积12479平方公里。截止2015年,南充GDP总量达1516亿元,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达1389亿元。南充不仅经济发达,还是三国文化和春节文化的发祥地,民风淳朴,民俗优雅,三国文化、丝绸文化、红色文化和嘉陵江文化交融生辉。


下午时分,进入南充市区,开车在城里转悠,想在城边找家合适的宾馆住下。可转了老一阵,有些街道都转了两三遍,也没有看到合适住处。干脆驶往开发新区似乎政府办公大楼附近开阔的地方停下车来稍作休息,再做打算。

一辆雾炮车,洋洋洒洒从我们车前绕过,吓得刚推开车门又缩回来。这么一台雾炮车,大概需要八九十万一台,能喷射100多米远、数十米高水雾。同样10吨的水,普通洒水车只能喷洒10分钟,而雾炮车可以喷洒1小时,大大提高了水资源利用率。雾炮车使用自来水,不用担心被污染。这是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城市环保雾炮车像一台巨型移动淋浴蓬从头顶喷过,如果处在酷热的夏天,一定清凉无比。可眼下秋冬季,原本凉飕飕的空气,加上湿漉漉的雾水,瞅着渐渐远去的雾炮车下得车来,天空中竟飘起雨滴,不禁打了个冷噤,站在车前神情眯瞪地四处张望,原来南充是这样礼仪客人的啊?!(2020年疫情期间敲这段文字时,正自觉蜗居昆明家中,从朋友圈看到2月8日凌晨玉溪全城大消毒视频,就是用雾炮消毒车齐排排在大街上喷洒,那气势让人感动得鼻子发潮。)


当日下午晚些时南充,仁兄打开手机寻找城里住处,我也木楞地拿出手机打开流量关注同学群里状况,一位网名晓凤的同窗已从成都先行到了阆中,她是我三十年未曾谋面的美女同学,这会儿正与此次聚会阆中组织者凯哥同学在阆中古城悠哉游哉,让人羡煞得紧。早知如此不如提早一天到阆中,也好跟他们一起观风看景叙旧。可仁兄没到过南充,一开始计划就有意短暂逗留,人家带病坚持陪同前来,精神可嘉,只好满足他这个愿望。

前天,也就是22日我们从昆明出发当天,得知玉溪花灯剧院院长杨丽琼及副院长矣潞两人带队乘坐火车赶往南充,参加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南充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四届嘉陵江灯戏暨地方戏剧,以“传承戏剧精粹·共享文化精彩”为主题的艺术节。当天晚上观摩,第二晚轮到他们表演所携带的《补缸》《小姨妹过河》《老海休妻》《闹菜园》等传统经典剧目。原以为可以在南充小聚,观看老朋友们参演的家乡灯戏。可惜就在今日,他们已然乘火车返程,阴差阳错与之擦肩而过,只能在微信里互动惋惜一番。仁兄介绍,两位美女领班精诚合作做了很多事,排出些新戏都很不错,有待回玉溪怎么着也得去看几场她们新排的戏。

 

“找到一家了,你来看看价位不高,还在城里边。”仁兄兴奋地启动车子掉头往老城区走。向晚时分,气温降得更加嘚瑟,跟着导航很快找到那家宾馆,还真小得可以,车子仅停靠过道边。从早起去遂宁灵泉寺,又去龙凤古镇,再赶到南充,身心疲累到极点,没有太多心思继续折腾,有烫水冲澡,有WiFi上网就行,要求不高。入住后,大约八九点钟后,两人顺着华灯初上、琳琅满目的各色店家街道,寻到另外一个街区有着影院商铺的商业中心,找家小馆子点了快餐果腹,外面淅沥飘起大雨。用完晚餐,稍等霏雨小些,原路返回住处,南充的夜市,其实跟全国其他中小城市一样,依然那么繁华热闹。

二十二年前,我曾从遂宁坐火车到南充,想见见当地那位美女同学,被告知,人家到沿海发展去了。大失所望之下,坐公交到客运中心买张当天夜班车票,睡一宿往十堰去,对南充几乎没留下啥印象。那次来过之事,没有说于仁兄,怕扫了他的兴趣。

昨晚遂宁,想从发小处打听南充可有好玩之处,他们犹疑了半天,提议到仪陇看朱德故居,跟今天微信阆中凯哥说法一致。因此不报任何祈盼,既来之,则安之,歇一宿明日再计。 (此篇文字完成于众人响应不出门,宅在家就是对国家贡献,留守自家阵地,云南疫情连续零增长数日的2月17日。) (待发)

 

 


@秋月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冬林 4 0

朱德出生地就是南充地区的仪陇县,他和我们云南江川的金汉鼎就是第一批考入云南讲武堂的同窗,后来很多成为滇军的将领……没有拜谒朱德故居,前来江川海浒乡看看金汉鼎的故居也是值得的……

03月13日 11:37

冬林 4 0

琪琪的妈妈,你到过的地方也很多啊,同乐同乐了。两次进城都没有什么时刻印象,估计还有第三回去,不知道会不会找到或者遇到什么蹊跷的人事。

03月09日 12:04

琪琪的妈妈 6 0

从南充城旁绕过,没进去

03月09日 11:3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