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读书笔记

作品是艺术家的结晶和照片,我通过日记和信件,把那凝固一瞬的风景在时空上进行拓展,看到了他们完整的艺术生活。世事艰险,连男人都变得不像男人,更不需要什么男花旦的点缀了。我担心自己老了也会变成这样,因为弱势,反而偏要将自己的身上生出一层角质来抵御想象中的“欺负”与“歧视”,把别人撞得头破血流。爱想象中的人很容易,可当他们来到你的面前,爱他们就成了一件困难的事。老人反而能看得很远。年轻人看得很近,因为向往未来。我不太相信这样硬生生参禅的效果,我相信生活本身即修行。改变并不难,换个心境,转个身段,人就软软地就势生存。坚持是最困难的,因为那并不是一条路走到黑的执拗,而是无数次自我动摇、怀疑、否定和否定之否定。天真的人很容易世故,某种程度上,天真和世故并不是矛盾的特质,而往往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不同阶段。跑步的确具有宗教的一些特征:人群聚众,大脑中分泌出一种宗教性的欢愉。因为聚众,这种欢愉又变得更为强烈。我很熟悉那种冷漠,有种人因为极度敏感和害羞,表现出来反而是一种冷漠。自然的宁静和理性,与人类的狂热和疯狂作对。看山看水,其实是以山水的目光看自己,看自己的短视和狭隘。我们有两种看时间大河的方式,一种是看它从过去穿行过我们,流向未来;另一种是看它迎面而来,从未来而来,越过我们,消失于过去。很多人认为“自律”是自我压抑的结果,“存天理,灭人欲”,变成一个苦行僧。但其实自律不是压抑之后的被动选择,而是个体意识的主动选择。庭院是我们出于社会规范而展现出的温暖与友善,那是假山假水,小木屋里关着的灵魂才是那个真正的胆怯的自己。

人是这么的悲哀。但幸好,海永远是这么的蓝!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