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口罩是谁发明的?

中国的口罩是谁发明的?

  我在上月发过一个帖子,是关于伍连德先生发明了中国口罩的事。1910年末,东北地区鼠疫大流行,伍连德先生出任此次抗击鼠疫的全面总医官。在这期间,他专门设计了一种纱布双层口罩,用于隔离病毒,由于大家都戴了口罩,有效地阻止了鼠疫病毒的传播和扩散,四个月之内,伍连德就彻底地消灭了鼠疫,拯救了中国大地上无数生灵,后人都把口罩称之为“伍氏口罩”,以纪念这位发明口罩的人。

  这个帖子发出去以后,由此又发过一个关于禁止随地吐痰的帖子。疫情至今未过去,宅家的日子既然漫长,何不乘机考究了一下唾咳之道?

病从口入,秽从口出,口腔原是极忙的,也是极“脏”的。唾液本来无色无味,但氧化后颇有异味,个别人特别臭,我们通常叫“臭嘴巴”。每个人孩提时就明白了,恃其为战斗武器庶可披靡,谁小时候没有唾来唾去的呢?但形诸文字的,最早还是文言名篇《触龙说赵太后》,这篇古文还是在“十年”里读过,当时也不知是为什么要全民来读这篇深奥的古文,不过我们还是读下来了。其中有一段:“赵太后新用事,秦急攻之。赵氏求救于齐。齐曰:‘必长安君(赵太后幼子)为质,兵乃出。’太后不肯,大臣强谏,太后明谓左右曰:‘有复言令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以前读到这里,心中暗想:”老太太垂帘高坐,言事的大臣离她起码七步,难不成还走上去凑近了唾?现在明白了,大家都忌讳唾沫之秽,老太太借势宣示一下,并不是要来真格的,如此而已,可见唾沫的“秽势”足以吓阻不同意见。

唐代大李白有诗“咳唾落九天,随风化珠玉”,每每读它,总觉得李白是怎么搞的,阿娇再怎么“娇”,其口水总不见得是龙涎香吧?还是东晋的干宝实在,《搜神记》里宋定伯捉鬼,鬼变羊后怕其再变回去,定伯对它连唾几口“馋吐水”而办成了铁案,可见口水的威力。

  再回到隋朝,《隋书》称:北周伊娄谦使北齐时,因高遵的泄密,被北齐拘留。后来周武帝逮住高遵,交给伊娄谦任意处置。伊请赦之。周武帝便说:“卿可聚众唾其面,令知愧也。”周武帝宇文邕乃整个南北朝时期少有的明君,以“群唾”羞辱臣下,算是一大发明。

  相形之下,“全民唾秦桧”的态势才叫一个蔚为壮观。据《燕京岁时记》称:元仁宗延佑年间在大都(北京)为岳飞设神位,“阶前有秦桧跪像,见者莫不唾之,已不辨面目矣。”又据《柳南随笔》记载:明成化年间进士周木在浙江任上时,于钱塘修建了岳武穆墓,并铸秦桧跪像,“供游人笞击。”后来不知何时何人发起,改向秦桧跪像吐痰泄愤,并美称为“义痰”。我们昆明的官渡古镇的土主庙一侧,也有秦桧跪像,被人唾的臭不可闻。

  用“义痰”表示义愤,论情可以理解,但论理我是极其反感的,那些跪像我读书时就见过,那时的土主庙,就是昆明第九中学,可谓“天下第一恶心之物”,痰垢累累板结;唾沫层层风干,边边角角都蝉翼般翘了起来,那个脏我敢说是昆明城最大的“病毒宿主”,各地的“义喉”把各方的病毒都带了过来“交叉变异”,则“义痰”之义,对跪像固然正义,但对公众健康却大不“义”,恨一个人总不能恨到如此不讲卫生吧。

  由此忽然细想了“痰”。成书于战国的《灵枢》称人体五脏所主之液为汗、泣、涕、唾、涎五种。不提“痰”。再找东汉的《说文解字》居然也找不到“痰”字,痰去哪了?一直找到东晋葛洪的《抱朴子》才找到“甘遂、葶苈之逐痰癖”,这应该是最早的“痰”字了,当然,中医里的“痰”并非只指唾咳之痰,而是指人体津液的异常积聚,我们决不能据此推断东晋之前,人皆“无痰”,那唾咳之“痰”无非混入唾、涎之称了罢。

  中国是文明古国,无论“唾”还是“咳”,我们的先人都早早地有了规范,明令禁止随地乱唾。《大戴礼记·保傅》称:“天子处位不端,受业不敬,安顾(动静举止)、咳唾……凡此其属太保之任也。”就算周朝天子也不能随意唾咳,必须合乎礼仪,“咳唾教练”就是太保。《礼记·内则》更有“在父母姑舅之所,不敢唾涕(吐痰与擤鼻涕),父母唾涕不见”的规定,而一旦违反,则后果可能很严重,甚至有不测之祸,《魏书·李栗传》称:北魏左将军李栗“性简慢。矜宠,不率(守)礼度。每在太祖(拓跋珪)面前舒放倨傲,任情咳唾。太祖积其宿过,天兴三年诛之。”注意“任情”两字,那就是唾咳时,不分场合,率性而为,大抵是随地吐吐,鞋底揩揩,结果皇帝和他总算账,要了他脑袋。

  同样是《魏书》记载的另一个咳痰的故事,又是因祸得福:杨津“少端紧,以器度见称……文明太后临朝。津久侍左右,忽咳逆失声,遂吐数升,藏衣袖。太后闻声,阅而不见。问其故,具以实告。遂以敬慎见知,赐缣百匹,迁符玺郎中。”咳嗽虽说和私情一样是藏不住的,但就像世卫组织提倡的“赶紧捂嘴”呀,这位仁兄暴咳时都吐入了衣袖,宁可自污,也不害人,结果受到嘉奖,缣是细密的绢,被奖了一百匹,还升官,此痰可谓金痰矣!

  《马可波罗游记》第十三章谈到元世祖的宫廷宴会:“皇帝左右侍候和办理饮食的许多人,都必须用美丽的面纱或绸巾遮住鼻子和嘴,防止他们呼出的气息,触及宴享的食物。”

  如果没有夸张,可以认为最早的口罩是元世祖倡导的了,而明朝,对随意咳唾已直接发布敕令,违者严惩了。《明史·礼志》记载:大明宣德七年,“大祀南郊,帝御斋宫。命内官内使,饮酒食荤,入坛唾地者,皆罪之。司礼监纵容者同罪。”

  包庇者都要连坐。据说这是世界上最早最严厉的禁止吐痰令。

  好啦,不说啦,还是那句忠告:请勿随地吐痰!

 

说明:题图为:《宋定伯捉鬼》;

          文末之图为:秦桧跪像。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谢小鱼 6 0

看着看着有点看不下去……赶紧跑去刷刷牙

03月20日 07:37

马晓凤 5 0

拜读老师文章,知识与智慧齐增!

  • 昆明工人新村  : 碎片化的知识,不足挂齿。谢谢!

    2020-03-20 06:00 0

03月19日 23:33

zhuyinghong 7 0

老师很棒

03月19日 21:05

特克里 5 0

长知识了!

  • 昆明工人新村  : 谢谢,文章要有知识性,趣味性,但我做得还远远不够,还得努力呀!

    2020-03-19 17:17 0

03月19日 16:21

03月18日 22:5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