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里的记忆

        因为新冠疫情隔离在家的日子,闲来无事,与孩子一起整理书柜。按照儿子的意愿分门别类收拾完几十年来家里的书籍以后,打开下层的柜子,一本一本装得满满的,是各种式样跟随我多年的相册影集。儿子说这些照片也太多了,洗照片得花多少钱啊!我忍不住的笑意浮面,那是我的成长记忆,那些泛着些微黄斑的旧照片里熟悉而陌生的画面,记载着我年少时的点点滴滴,拼凑出我关于儿时的美好记忆,每一张都让我觉得温暖。视若珍宝的感受,现在的孩子,不懂。

        我生命中的第一张照片,是半岁左右拍的。戴着瓜皮小帽的我,据说才刚刚可以坐得稳。小小的我坐在校园宽阔的草地上,身后是高远的天空,参天的大树,远远的可以看见学校的运动场篮球架,婴儿肥的我一副笑模样。据说这张照片得来偶然,是用学校里爸爸同事的相机拍的。那时候有台相机可是稀罕物,胶卷也是那个家在省城的伯伯回家探亲时带回学校的。学校学期开学搞活动,借用伯伯的相机拍照记录,结束了,相机里还剩下最后一张胶片,刚好妈妈抱着我站在旁边凑热闹,机缘巧合,胖乎乎的我这才当了一回模特。照片是伯伯自己在黑房子里用药水泡着冲的底片洗出来的,因为兴趣相投,爸爸也就此跟着那个伯伯学着拍照和冲洗胶片。这张照片上的背景画面弥补了我记忆中对童年生活环境的模糊印象,那天地间坐姿挺立一副憨态的小模样,让我记住了最初的自己。

        父母的呵护,流淌在一本本的旧相册里。粘着四个角固定在黑色卡纸上的每一张照片都可以看见我的成长过程。黑白照片上,襁褓中的我,会笑了,会坐了,周岁了,会走了,两岁了,换牙了,穿上了妈妈用缝纫机做的第一条小裙子了......父母都在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抽空带我去镇上的照相馆里拍个纪念照。再大一些,家里有了一台海鸥牌的立式相机。自从有了这台相机,我的照片也就多了起来,而面对镜头的我从来也不拘谨,每一张照片都拍的笑容可掬。

        比起许多同龄人来,我是幸运的,光是拥有这样的时光记录,都是少数。更何况,喜欢走走拍拍的父母,每逢暑期放假就带着我们姐弟四处溜达,那些到此一游的老照片里,留下了父母引领我们姐弟走出去感受行走乐趣的记忆。去石林爬莲花峰,看巨石间“千钧一发”的大石头,在极狭通人的石缝间钻来钻去,去小石林看那块长得像阿诗玛的石块,听父母讲阿诗玛与阿黑哥的爱情故事。坐着绿皮火车出游,去到大观楼,坐在《大观楼长联》前的石阶上,在爸爸的解说引领下滚瓜烂熟的背下这首180个字的“天下第一长联”,作为奖励,以大观楼为背景,爸爸帮我拍下了满脸的得意以示纪念。爬西山,一家五口走走停停,坐在华亭寺的石凳上听父母讲围海造田时他们在菩萨脚下打地铺的事,满心都是对父母的崇拜;在行走路上边看风景边听父母讲着一个个传说和故事,竟也爬上山顶远远的以龙门牌坊为背景拍下了全家照。

        没有色彩,只有黑白组合的旧照片,在现如今见惯了手机上色彩鲜明的各种随手拍的孩子们眼里,不够美观。只是他们不会知道,这看来大小不一、影像有些模糊的照片,在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上个世纪其实也是稀罕少有的物件。他们不会知道,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照片也是奢侈品,每一张照片都饱含着父母的用心相待,那是父母计划了很久,从紧张的生活费中挤出钱来给我们留下的最珍贵记忆。照片的背后写满了爱与呵护,让我在白云苍狗岁月流转间,拥有水灵灵清晰可见的每一年每一天每一个瞬间。这些黑白照片比起现在的视频和彩色照片更加来之不易,至今,做了父母的我,翻着这些老照片,在童年记忆满满的幸福中,仍觉得那时年轻的他们是天下最有心的父母。

        如今的我,常常在周末假期阳光明媚的午后,泡一壶茶,坐在阳台上翻看这些老照片,体会着岁月的温暖与感动。偶尔的,我也约着孩子,陪年迈的老爸一起坐着,翻着这些照片,听老人讲一讲我们儿时那些生活琐事,回忆旧时旧事。在老爸对着每一张老照片的描述中,填补着记忆的缺失,让来时路更加丰满有趣味,让孩子了解我们家一路走来的陈年往事,在长辈们回首的唏嘘感慨间感知我们幼小时的日常,在不一样的生活中,更珍惜当下拥有的一切,也慢慢了解我珍惜这些见证了生活轨迹的旧照片的心情和翻看手机相册时的聊慰相思。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岑寂儿 7 1

以前大户人家才有那么多存货(照片)

03月19日 10:15

03月19日 08:5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