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子

    大头从南方回来以后,在CBD里租了房子。给我打电话,请我去喝茶,说了很多次。小美说,好朋友回来,你是要见见的。小美一直对大头很好奇。以前小美追看过大头写的网络小说,赞不绝口。我说,那好吧,我带你去一起去。小美眼神就有点直,这是她兴奋时的表情。

    

    更早的时候,我和大头是同事,没有什么更多的来往,他是那种漂在外面的人,喜欢不喜欢都很随意。但他是最好的喝酒的对手。我喜欢他喝酒的爽快,不像南方人。同事那几年,我们一起跑业务,一起喝酒,无往不胜。


    大头还是几年前的样子,头大,剃光了,更大。眼睛肿的,嘴唇嘟成两条红肠。大头过来和我熊抱,眼睛却盯着小美看。我给他们介绍,大头笑了一下,很淡。大头租的房子不大,没什么家具,靠窗的地方放了一个斑驳陆离的大水缸,里面种了荷花,叶片很大,挤堆成小山一样的绿。小美看了,“呀”地叫了一声,跑过去看。大头还是很淡地笑,回头看看我,并没说什么。


    那年大头给我打电话说他很想结婚,大头说他身边有一个女孩,是看了他写的网络小说才跑到他的老家找他的,他们同居了。我说,结婚是你情我愿的事,结吧结吧。大头又“嗯”了一声。我问,想借钱?他又“嗯”了一声。我后来给他寄了钱过去,他接到,没打电话,只发来一个短信,钱收到。


    大头家的后院有一片很大的池塘。大头在里面种满了荷花,他还买了一条小木船,有时他就在船上写小说,船在水里荡,文字也有些飘忽不定。大头在他的博客里发了很多照片,有水塘,有荷花,还有他的小船,但没有那个女孩。


    小美说,这荷花真漂亮。大头看了一眼,告诉小美这荷花叫碧天荷,是很古老的品种。说着他从抽屉里抓了几颗黑色的古莲子,小美接过来,仔细看。大头说,以前他们家挖地基的时候,挖到一个坛子,开始以为是金银财宝呢,谁知打开一看,才发现是半坛子莲子。老人失望了,把莲子随手扔进了水塘里,没想到夏天的时候就生出了很多荷花。


    小美捻住一个莲子问大头,大头哥,这个也可以种活吗?大头说,当然。小美说,那送给我一颗,我回去种。大头点头,停了一下说,种荷花不容易,尤其种这种古莲。大头在茶盘捻灭了烟,抓住一颗莲子说,不过只要你有耐心就能种活。小美兴奋地说,没问题,我多的就是耐心。大头笑,说,那好,我来教你怎么种。


    大头电话里跟我说,那天的事来得太突然了。他们的小木船刚下水的时候,天气很好,他们打算去池塘深处挖几个棱角。天气热,女孩把束紧的长发解开,泡在水里,人仰在船上,女孩穿件白裙,周围绿色的荷叶映衬着——大头看呆了,他俗气地向我描述说,那时她真像个仙女。我“嗯”了一声,却对仙女没有任何想象。


    大头从船尾爬过去,抱住仙女。大头亲吻仙女。大头抚摸仙女。


    池塘上起风了,荷叶翻卷,池水皱起波浪,木船开始颠簸,仙女先慌了手脚,推开大头,大头赶紧去抓木桨,想稳住小船。等回头再看仙女,却一直在挣扎,她的头发被水里的什么东西挂住了,她用力拉头发,喊着大头的名字,让他帮自己。大头却没办法帮她,因为风越来越大,他怕自己一松手,船真会突然翻了。


    大头说他很后悔不会游泳,如果会游泳,他的胆子会大一点。大头犹豫的瞬间,船好像被什么推了一把,箭一般冲了出去,大头眼睁睁看着仙女被自己的头发拖进了水里。大头往回划船,回到原来的位置,哭着喊着找着,都没有找到。


    大头用一把很尖锐的小刀割开莲子的一端,里面有雪白的莲子肉,隐约看到白肉里,有一点深色的尖尖,他对小美说,这是莲子的芽。剥开的莲子在水里泡上几天,它的芽就会钻出来,再将发芽的莲子插进水底的泥里,不久就可以看到芽茎慢慢长出水面。小美听得呆了。大头说,种荷花不难,难在这一割。


    仙女失踪以后,大头开始流浪。他把自己的流浪生活都写进了博客,他去了西藏,去了云南,去了广西,他说他学会了游泳,还学会了要饭,学会了装可怜,学会了跪着求饶。回来之前他去的地方是传说里梁祝的坟。梁祝的坟只剩下一个土包,原来周围一片树林已经被砍掉了,连石碑都被人抬去当了石凳。大头在土包前哭了挺长时间,人家把他当疯子了,因为他衣衫褴褛,背着一个写着“为人民服务”的黄军挎。


    我和大头突然无话,转头去看小美。小美正在荷叶前凝神,她穿件鲜红的连衣裙,衬着雪白笔直、莲藕一般的小腿。背后美人。


    小美种的荷花果然不久就发芽了,接着是碧绿的嫩叶。


    后来小美自己去找过大头几次,回来跟我说,大头现在在写一部新的网络小说。我“嗯”了一声,不以为意,很少看他写的小说,他本人比小说有意思多了。


    秋天的时候,小美就要辞职,我很痛快地答应,也没问什么理由,后来她自己忍不住了,说,大头哥想去北京,我打算陪他一起去。我点头,说,挺好的,他需要一个人照顾。小美就拿眼睛瞪我,问,你就一点不生气?我笑,这时才觉得心里轻轻疼了一下。


    小美离开公司那天,我们一起送她,她喝酒喝多了。等大家散了,她非要我送她回家。走没多远,她就跪在地上吐了又吐。我帮她拍背,喂她矿泉水。折腾累了,我们就靠坐在街边。

人来人往。


    看看夜空,一片混沌,想起大头在荷叶之间看到的那个纯净夜空,我突然嫉妒起他来。我对小美说,小美!大头没告诉你他家出过土匪吧?那一坛子莲子!有多少死人头就有多少颗莲子。说完我吐了口气,转头看小美,发现她已经睡出了口水。


    她没听到,也好。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彩龙社区 7 0

您的作品已被推送至“彩龙社区”APP,感谢支持。

04月17日 17:15

古覃 4 0

很唯美,虽然大头确实不怎么样!

04月13日 17:53

04月13日 17:0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