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佛(小说)

       大年初一的早晨。

   窗外,新年的鞭炮声噼哩啪啦此起彼伏响起来。

   因为除夕守岁都睡的好晚,老公和儿子还没起来。沈佳然却是起来一会儿了,正在厨房煮饺子。她瞧着那些在锅里翻腾的饺子,想着心事。昨晚给婆婆打电话拜年,她明显的听出了婆婆的意思。好几年没看到儿子江长水和孙子浩浩了,太想他们了。问她,今年过年能不能回来?沈佳然踌躇了一下说,妈,您是知道的,长水的工作很忙,估计没时间。不过,我今年可以带您的孙子去看望您。哦。婆婆闻言有些失落,就挂断了电话。

   沈佳然看着手机低声叹息一声,唉,每年都是因为这事,要与婆婆撒谎,她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其实,哪里是因为忙呢?而是因为老公根本就不想回家。以前,一家子相处的好好的,突然就因为婆婆与公公离婚了,老公就对他们产生了怨恨。在老公看来,父母都那么大年纪了还离婚,实在是令他想不通。为了这件事,沈佳然没少劝说老公,她说,婚姻自主冷暖自知,你不是当事人,也就不懂他们之间的一切,还是不要干涉老人们的事情了。再说了,他们就是离婚了,妈还是你的妈,爸也还是你的爸,没什么两样。江长水一根筋,就是不听老婆的话,从此就与父母断绝了关系,也不算是断绝了关系,只是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回去看过父母。但是,钱还是照样给的。

   前年,公公患病去世之后,江长水就更增加了对母亲的幽怨,他总觉得是因为离婚而导致了父亲的离世。沈佳然说,老公,你这样说,可就冤枉咱妈了。我问过爸的主治医生了,他说咱爸这病是早就有的,能活这么久是个奇迹。再说了,是爸当初非要离婚的,又不是妈要离的。江长水无语了,但是自己的心里还是转不过那个弯来,始终对母亲有怨。沈佳然长叹一声,亦是无可奈何。她都有些怕过年了,因为每次给老人打电话拜年,自然又是免不了一番撒谎。

   “老婆,饺子煮好了吧?”突然一声问话自身后响起,把沈佳然的思绪给猛地拽了回来。

   “哦哦,好了,好了——老公,你起来了。”沈佳然回头对老公轻轻一笑,随后一面回答一面把饺子捞出锅。

   江长水把装满饺子的盘子端起来,轻笑道:“浩浩都起来了。”音落,转身走了出去。

   饭厅。

   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吃着饺子,其乐融融。

   “爸、妈,我一会儿去找隔壁的薇薇问一道题,就不跟你们出去了。”儿子浩浩咬了一口饺子说道。

   江长水道:“浩浩,大过年的问什么题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去白马寺么?”

   浩浩嘟囔道:“我不愿意去寺庙,特没劲——今天薇薇的爸爸值班,就她一个人在家,我要去陪她。”

   “什么?又值班?这老王也是的,怎么哪年初一都值班呢?”江长水埋怨道。

   沈佳然说:“老王是消防支队政委,是领导干部,节假日给战士们放假,他不值班能行么——唉,就是苦了薇薇这个孩子了,妈妈去世之后,爷爷奶奶又在外地,身边除了老王没一个亲人,总是一个人过春节——浩浩,你去吧,好好陪着薇薇。”

   嗯。浩浩答应一声,放下筷子,一阵风似得走了。

   “嗨……浩浩……你……”江长水连忙喊道,被沈佳然制止了。

   “老公,让浩浩去吧——我陪你去白马寺拜佛上香还不行啊?再说了,二人世界多好啊。”沈佳然向老公调皮的黠黠眼。

   “可是……可是我想带儿子去呢,祈求佛主保佑他考上大学……”江长水话还未说完,就被老婆抢白道:“你呀,一点都不像现代人。简直就是一个迷信头子,考大学是需要自己刻苦努力的,与佛有什么干系?”

   江长水还想申辩,沈佳然连忙打着手势道:“我去洗碗,你快去收拾一下卧室客厅。一会儿,马上就出发。”

   嗯。江长水只好应了一声,走进了卧室。

   二十分钟之后,两人相拥着下了楼,江长水启动了车子。

   白马寺。

   此时此刻早已经是人山人海,原来所有人都想讨个新年上第一支香的头彩。

   江长水搂着沈佳然好不容易花了几百元钱,买了香烛以及长明灯,在佛像下面蒲团上跪下去,心里默默祈祷。沈佳然祈祷的内容无非就是家人平安,以及希望老公与婆婆重归于好云云。默念了一会儿,她赶紧站起来,马上就有人抢着跪下去。此时此刻,沈佳然看着那些争先恐后跪下的人群,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她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个电视剧里,有一首歌的两句词,至今还是那么记忆犹新。那歌词是这样唱的:“好不容易站起来,为何又跪下……”是啊,如今生活这么好了,现在的人都怎么了?竟然如此热衷于焚香拜佛?原本,沈佳然是不信佛的,奈何老公是深信不疑。以前,因为来白马寺烧香的事情,他们经常在大年初一吵架。吵的沈佳然都精疲力尽的,为了家的安宁,她还是忍了,只好很不情愿的陪伴老公来烧香。

   “闪开……闪开……快闪开……”人群突然一阵骚动,这时候老公也站了起来,他连忙过来护着沈佳然,二人与众人一起转头望去,只见左前方有十几个黑衣汉子,簇拥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四五十岁的男人,推推搡搡着众人,一路逶迤着走过来。寺庙住持赶紧迎了上去,把那男人迎至单独为此人留的最佳位置那儿。

   “这人是谁?好大的排场。”有人低声问道。

   另一人接口道:“一看先生就是外地人,这位可是本城赫赫有名的大土豪——刘士钊。”

   “这个刘士钊也是白马寺的常客,听说,他每年都捐献寺庙几百万的香火钱呢。”又一个沙哑声音续道。

   一个中年人问道:“我听说这个刘士钊每年都来为母亲祈福,光是那长明灯就点亮了几百盏,可有此事?”

   沙哑声音回道:“的确如此。刘士钊每年为母亲祈福这一项就化去几十万,相当的出手阔绰。”

   那个中年人点头赞道:“想不到这样一个土豪,还能如此想着母亲,真是难得难得。”

   “老公,咱们出去吧——这香的味道薰的我头痛。”沈佳然突然抚着头,轻声说道。

   江长水本来还想待一会儿,瞧瞧老婆的模样,还真是忍不住呛人的香味了。只好点点头,搂着沈佳然缓缓的挤出了人群。

   费了好大的劲,他们终于来到了山门外,沈佳然长长舒了一口气。

   白马寺的风景怡人,二人一面说着话观赏风景,一面缓缓而行。当来到那一排排食品摊位的时候,江长水指着其中一个摊位问沈佳然:“老婆,饿了么?要不要吃手抓饼?”沈佳然摇摇头道:“不想吃,我还没饿,等饿了再说。”二人就继续前行。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沈佳然有些口渴,江长水说:“老婆,你先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车里给你拿瓶苏打水。”

   沈佳然点点头,江长水就向停车场走去。等他拿了两瓶水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了沈佳然的身影。江长水连忙抬头四处张望,正在焦急之际,猛地瞧见老婆从食品摊那个方向走过来,手里捧着纸袋。等她走近前,江长水一看她手里的纸袋,狐疑的问道:“老婆,你不是不饿么?怎么一下子买了好几张手抓饼?”

   沈佳然向他微微一笑,所问非所答道:“老公,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就来。”音落,从江长水面前飘了过去。

   “老婆,你……你要去哪里?”江长水更迷惑了,对着沈佳然背影喊着,目光也追随着对方的身影。

   走了大约一百五十米远的距离,他看见老婆把那几张手抓饼递给了在垃圾桶旁翻检破烂的老人。江长水方才恍然大悟,心中嘀咕道:原来老婆是给那个拾荒老人买的手抓饼。

   “闪开……闪开……都闪开……”又是一声声粗暴的叫喊声传来,江长水皱了皱眉,躲在一旁。刚好这时候手机响了,他就走到稍微僻静的地方去接电话。

   沈佳然瞧着老人吃下了两张手抓饼之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元钱掖进对方脏兮兮的口袋里,柔声道:“阿婆,大过年的天又冷,您就歇歇吧。用这钱去买点好吃的,赶紧回家吧。”

   老人浑浊的眸子潮湿了,她不住的双手合十喃喃道:“谢谢,谢谢好心的闺女。”

   沈佳然微笑道:“阿婆,不用谢。”音落,转身就走。她刚刚走了没几步,迎面就遇上刘士钊被一群人簇拥着而来。沈佳然侧身让过对方,继续向前走去。

   突然,一声暴喝自身后传来,沈佳然连忙回头望去,只见那刘士钊一把推倒拾荒老人,大声骂道:“老不死的,又出来丢人现眼!”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到了,一时之间搞不清是什么状况。沈佳然三步并作两步奔过来,扶起倒在地上的老人,对那刘士钊质问道:“你要干什么?为何如此对待老人?”“一边去!关你什么事?小心连你一块儿打!”刘士钊恨恨的说完,举起了右手就要往下劈。突然,他感觉自己的手臂被另一只手叼住,同时对上了一张愤怒的脸。

   一旁的沈佳然连忙喊道:“老公,不要……不要打架……”

   江长水松开对方的手臂,自己的手就那么轻轻一送,刘士钊竟然抵挡不住对方的劲气,蹬蹬蹬倒退几步,险些跌倒。被几个黑衣人眼疾手快给扶住,才没有倒下去。

   “太极八卦连环掌。”刘士钊在心里暗暗惊呼一声,今天遇上练家子了,赶紧撤,免得出丑。想到这里,连忙转身钻进自己的高档车内,司机一踩油门,绝尘而去。其他黑衣人也连忙上车,跟着一溜烟似得走了。

   这时候,拾荒老人摇摇头,一面喃喃说着:“造孽呀,造孽……”一面蹒跚着离去。

   众人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半天无语。

   过了片刻,一个老者叹息道:“唉,有些人啊,宁可花大把大把的钱修庙宇,买香买长明灯,也不肯为自己的老母亲花一分钱。”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众人闻听此言,甚是不解,一起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老者。

   老者又道:“也就是说,自己家里就有佛不拜,偏偏来为这些泥塑的石像跪拜……”

   对于老者的话,众人还是不明白,仍然是满脸疑惑。

   老者道:“你们不知道吧,我儿子的朋友与刘士钊是同学——那拾荒的老太太就是刘士钊八十三岁的老母亲。”

   众人齐齐啊了一声,随后均自摇头叹息,缓缓散去。

   闻听老者说完,江长水怔了好一会儿,突然拉着沈佳然的手道:“老婆,咱们也该走了。”

   沈佳然点点头:“好,走吧。”

   二人上了车,江长水把钥匙插进锁孔,突然没头没脑说了一句:“老婆,我突然厌恶这个寺庙气氛了……”

   嗯?什么?沈佳然一时没回过味来,转头问道。

   江长水道:“没什么……老婆,系好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之后,沈佳然才发现路程不对,这是去往乡下的路呀,不是回城里的路。

   “老公,咱们这是去哪儿呀?干什么去?”沈佳然狐疑的问道。

   江长水目光盯视前方,认真的驾驶着车,简短的回答:“去团结乡……拜佛……”

   沈佳然先是一愣,过后突然醒悟,笑着问道:“老公,你可还记得那一尊佛的所在之处?”

   江长水一本正经回答:“团结乡,胜利村东边第三家便是。”

   “哎呀,去拜佛,我没有上香的钱啦,怎么办?因为出来的匆忙,包里就有五百,都给了拾荒的阿婆。”沈佳然突然叫道。

   江长水不紧不慢道:“老婆,不用着急。咱们这次不仅仅是去拜佛,而且还要把佛恭恭敬敬请回家去,天天供着她老人家。”

   “呀,老公,你终于想开了,我真高兴。呶,奖赏一下。”沈佳然说完,突然在江长水面颊上亲了一口。

   “哎哎哎……老婆,不要闹,我在开车呢。”江长水笑着嗔道。

   “好好,我不闹就是了,你好好开车。”沈佳然音落,马上正襟危坐,一副乖乖的样子。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时隔五年之后,老公的冰山终于化作了一汪春水,怎不叫她欣喜异常。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小说短韵

合集

共6篇

总阅读

23169

总评论

2

总获赞

52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