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额尔古纳河右岸》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90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他们看老了......”这是《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开头,这句话从鄂温克最后一个酋长女人的嘴里娓娓道来~


这是第一部描述我国东北少数民族鄂温克人生存现状及百年沧桑的长篇小说。著名女作家迟子建,以一位年届九旬,这一弱小民族最后一个酋长女人的自述,向我们讲述在中俄边界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居住着一支数百年前自贝加尔湖畔迁徙而至,与驯鹿相依为命的鄂温克人。他们信奉萨满,逐驯鹿喜食物而搬迁、游猎,在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同时也艰辛备尝,人口式微。他们在严寒、猛兽、瘟疫……的侵害下求繁衍,在日寇的铁蹄、“文革”的阴云……乃至种种现代文明的挤压下求生存。他们有大爱,有大痛,有在命运面前的殊死抗争,也有眼睁睁看着整个民族日渐衰落的万般无奈。然而,一代又一代的爱恨情仇,一代又一代的独特民风,一代又一代的生死传奇,显示了弱小民族顽强的生命力及其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在看这本书之前,我不知道迟子建,但我知道酋长,也好奇酋长。我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在读这本书时竟然有点相信萨满。相信原来真的有一些“通神”的人,可细细看来,神秘的萨满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他也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曾是自己土地的主人,随着世界的逐步变化,成为了要接受救济和灵魂拯救的一群人。

这本书大概将来应该就是一个民族百年历史故事,可更吸引我的一个地方是独属于迟子建这位女作家的细腻笔触和对美好的描绘:


“我们的驯鹿,他们夏天走路时踩着露珠儿,吃东西时身边有花朵和蝴蝶伴着,喝水时能看见水里的游鱼;冬天呢,它们扒开积雪吃苔藓的时候,还能看到埋藏在雪里的红豆,听到小鸟叫声。猪和牛怎么能和驯鹿比呢?”


“看来最不想丢的东西,却最容易撒手离去。”


“很多年以后,有一天喜爱看书的瓦罗加指着书页上的一个符号告诉我,说那是句号,如果书里的人说完了一句话,就要画上那样的符号的时候,我对他说,我迷山的时候见过那样的符号,它写在森林中,是我看到的那个湖泊。不过那个像句号的湖泊给我的生活画上的并不是句号。”


“我不愿睡在看不见星星的屋子里,我这辈子是伴着星星度过黑夜的。如果午夜梦醒时我看见的是漆黑的屋顶,我的眼睛会瞎的;我的驯鹿没有犯罪,我也不想看到他们蹲进监狱。”


“没有路的时候,我们会迷路;路多了的时候我们也会迷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故事总要有结束的时候,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尾声的。”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