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分享 ——《船舶旅馆晨歌》

船舶旅馆晨歌

鲇川信夫(日)


当倾盆大雨开始降落的时候,

你要去远方,
为寻求死亡的守护神,
离开这悲哀的市街去远航。
当我紧抱你濡湿的肩头时,
带有腥味的夜风吹过街巷,
令我联想起海港。
船主的灯火一盏盏点燃着,
就象哀魂的乡愁一样忧伤,
巨大的黑影蹲在码头旁。
抛却湿淋淋的悔恨,
远航去吧,
我要背起你出海,
就象背着口袋一样。
电线微弱的低吟
象飞越过海时的耳鸣似地响。

等我们的黎明一到来,
疾走的钢铁之船
将载着我俩的命运飘在蓝色的大海上面。
可是我们
哪儿也不去,
我从廉价旅馆的窗口
对着拂晓的大街吐痰.
疲倦沉重的眼睑垂下,
就象那灰色的墙垣。
你我短暂的希望和梦幻,
在玻璃花瓶中密封,
破旧的码头的末端
在花瓶的腐水中霉烂。
不知为何老是睡眠不足,
好似难闻的药水总是沉淀不动。
然而昨天的雨将一直降临在
我们撕裂的心
和滚烫的肉体之间
那空虚悲伤的峡谷中。

我们是否已经在我们的床上
勒杀了我们的神?
你在考虑我的责任,
我在考虑你的责任。
我系上慢性肠胃病患者的糟遢领带,
你把化妆得象秃鹰似的小脸
搁在猫背上,
坐在餐桌旁。
对着裂开的鸡蛋中的
半生不熟的未来,
你露出的微笑象个愚蠢的谜一般,
我猛把憎恶的餐叉插进去,
我的表情仿佛要扫光
一盘油腻的资产阶级通奸事件。

窗外的景色
镶嵌在镜框里。
啊,我渴望雨、街和夜。
因为夜不来临,
就无法整个地拥抱
这倦怠不堪的大街。
诞生于西方和东方两次大战之间,
恋爱,革命全都失败,
急转直下地沉沦堕落的思想家
试图把愁容露出窗外。
大街一片死寂,
清新的晨风
将冰冷的剃刀贴到我戴着项圈的咽喉上。
沟旁站立的人影,
就象被剜去了心脏、
永远不会嚎叫的狼。
             全谱雍译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