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夏天,我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死亡
谢小鱼
发布于 云南 2020-05-03 · 1.7w浏览 11回复 27赞

春天过后,又是夏天。每年夏天,都有孩子偷偷玩水被淹死的噩耗。我把许多年前那个夏天,我亲身经历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死亡写出来,希望引起家长和小朋友的注意,夏日消暑,安全第一。

我的记忆里,躲藏着一个黑色的夏天,不敢轻易想起。


那个小学毕业的夏天,我感冒了。发烧、咳嗽、头晕。天气很热,说不出的难受。可孩子们的天性,玩的兴致超越一切,我们互相邀约,背着大人悄悄去厂子后面的大河里游泳消暑。


感冒的我只能在岸边的树荫下,帮小伙伴们看衣服。他们欢蹦乱跳,相互泼水嬉闹,跟水鸭子似的,我也忍不住心里痒痒的。


"小鱼,把鞋子脱了,在岸边玩一会儿,没事的!"我最好的小伙伴春燕喊我,接着一转身一个漂亮的猛子,扎进水底。


河水清幽幽的,河底绿绸带般的青苔神秘莫测地飘荡着,河面在正午太阳的照射下,闪着金光。河水无声地流淌着,带着极大的诱惑。我脱了鞋,光着脚丫在岸边走来走去,果然凉快了不少。


"哗"的一声,我打个激灵,突地反应过来,呵呵笑了,调皮的小伙伴们,泼了我一身的水。


"来啊来啊,就游一会没事的,你不是发烧吗,降降温嘛!"小伙伴们看我成了落汤鸡,全都哄笑起来,别提多高兴了。


反正衣服也潮了,天又这么热,游一会儿就游一会吧。


凉爽爽的水,泡着我发烫的身体,还真是舒服多了。


孩子们见水就欢,等到终于该回家了,发现岸上没有春燕的身影。


扯开嗓子喊了好几声,水性最好的春燕,还是没有回应。


胆小的孩子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年龄大点的燕姐沉着地安排了个孩子跑回厂里喊大人,并向岸边正在农作的人求救。


我的脑袋烫乎乎的,晕叨叨的,就像那次和春燕一起偷喝了春燕爸爸的酒。


我走过去抱住她漂亮的小裙子,竭力忍住眼泪,目不转睛盯着水面,我命令自己不许发抖,可两条腿仍是不听使唤,哆哆嗦嗦地站不稳。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的脸颊滚烫,身上却是刻骨的寒意。


岸边的大人们一次又一次轮番下水,但是春燕,还是没有踪影。我多么希望调皮的春燕突然从水底钻出来,从岸边冒出来,从草丛里跳出来,大吼一声:我藏起来逗你们玩呢!吓坏了吧?


可是水面没有她。


岸边没有她。


草丛里,也没有她。


水中央的大人突然示意要人帮助,我一跤跌坐在地上。心提起来,又狠狠地沉下去。


我盼来了春燕。她仰面朝天,乖乖地由两个大人牵着手,海藻般的长发飘飘荡荡,遮住了她的脸庞。


春燕静静地躺在岸边,一动不动。


我的眼前,终于一片漆黑。


我看见了沙漠。


黄色的,平坦的,一望无际,连绵不绝。我像坐在低空飞行的飞机上,又像自己长了翅膀在飞翔,沙漠一片接着一片,怎么也看不到尽头。


我看见的沙漠,其实只是高烧时的梦境。


我恢复意识的时候,距离春燕离开人世,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


四十度高烧不退,十多天迷迷糊糊,父母整日以泪洗面,他们以为,他们也留不住我了。


高烧、惊惧、伤心,我只剩了半条命。


那个夏天,我失去了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那个夏天,我看见了连绵不绝的沙漠。


那个夏天,我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死亡。

谢小鱼
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浏览 1.7w
27 收藏 4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1
赞过的人 2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