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反复复的风俗与“网络直播打赏”

       反反复复的风俗与“网络直播打赏”

——品味郑天挺西南联大日记NO.1

        郑天挺(1899 -1981),字毅生,福建长乐人。中国近现代历史学家、教育家。抗日战争爆发后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总务长。从回忆文章可知,当时虽有北大、清华、南开三个知名校长,但因为种种原因,当时西南联大真正的主事者是郑天挺先生。


      郑先生从1938年开始的日记多写在云南,其中很多风土人情,社会风俗可与八十年后现今对照。

      郑天廷日记1938年3月22日(阴历二月二十一日)在蒙自记载其包饭议价的细节:“午、晚:米饭,二硬荤原注:此间土语谓全盘皆鱼肉也。一岔荤,原注:谓鱼肉与蔬菜合之也。二素,谓蔬菜豆腐之属。二汤,……。”

      云南朋友看到这则日记多有会心一笑的想法。在云南的基本没有没吃过这种盒饭的,上班族忙起来,中午饭大多是在盒饭店“两荤、两素,米饭管饱”十多元钱解决的,物美价廉。郑先生这个荤菜分“硬荤”、“岔(串)荤”却是云南盒饭镇中一种更久远的定价风俗。

      比如笔者所在的昆明,清真寺旁有一家味道极好的老牌盒饭店,一个净(全)荤,一个串荤,两个素菜加上管饱的米饭,免费的米汤。就是一般人很平常却又很满足的一顿午饭。这里的净、全就等同于郑天廷日记中的“硬”,表明可以打一个全都是肉类的荤菜。有区别的是“岔荤”的“岔”字,我询问了很多老昆明都得到斩钉截铁的回答:“串荤,毛不懂了。(昆明话:搞不清楚)”下面附一个现在的价牌作为这流传已久的午饭风俗的见证。


       上面讲了还存在的风俗,这里再看一条已经消失的风俗。1938年5月15日(阴历四月十六日)在蒙自。“在西门,见有设香案持卷讲说者,均劝孝之语。香案供朱漆牌,有金字‘圣谕’二字,岂讲圣谕广训者欤?询之路人,谓讲格言者。”这一“讲格言者”连见多识广的郑天挺都专门询问,可见其在当时已经罕见,笔者还是在在本书中才初次看到,现实中更未见。

        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言行种种默化为风俗。古语有云“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但现今的网络直播打赏却风靡大江南北,无论老少男女都乐之不疲,随随便便一个打赏几百块,一个头部网红一晚上打赏收入可以是一个天文数字,为了打赏上演了多少光怪陆离的悲喜剧。怎么看呢?

        把时间往前移一移,改革开放之初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华大地刚刚流行歌舞厅时,就已经有这个“打赏”方式了。当时在歌舞厅,拿着大哥大的万元户们见到欣赏的歌手可以现场买花送给歌手,价值不菲的礼物,一只玫瑰10元,一个花篮100元等等,这些礼物在现今手机直播App中虚拟成网络上的“跑车”、“穿云箭”,最后这些花销就按照比例到了场子(平台)与歌手(网红)的口袋中。还不能看清吗?

         时间再往前一些,陈定山《春申旧闻续》这专讲上海掌故的书中《上海梨园谈往》写到:“上海戏馆,以前亦是茶园制”,“有以珠花、钻戒自包厢中投掷伶人(戏曲演员)者,视为常事,不足为奇。”可见在解放前这块十里洋场中,早有人用巨额财物打赏戏曲演员,这伶人就是当时的角儿等同于现今天天上热门的大网红。

 

         说到底,千百年来人和人性并没有变化太多,只是这个世界、周围环境不断变化,风俗就这么反反复复,时隐时现。很多情况下一种风俗大家以为都湮灭,就如同这打赏的方式,真实情况是千百年来一直在人性欲望支撑下盛行,并且跟随着时代演变,可谓常出差常新。再比如那打着哪门子的金字招牌,大讲腐朽孝道的“讲格言者”,是不是就是现今讲贤良淑德的“女德班”,是不是就是信奉“不打不成材”的“网瘾戒除中心”呢?还比如现今还存在的云南的简单明晰的盒饭定价方式会不会一直存在呢?笔者不好说,但昆明街头已然流行一种16元任吃的“中式平民自助”午餐。

         可见,世界在变,环境在变,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哪些变了,哪些没变。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文笔塔 7 0

一语道破

05月13日 02:4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