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里的画都在这里——巴黎奥赛博物馆之一

奥赛博物馆与卢浮宫、蓬皮杜中心一道被称为巴黎三大艺术博物馆。去奥赛博物馆去了两次,第一次去一看排除的人太多,就去使馆区了。奥赛博物馆主要陈列1848年至1914年间创作的西方艺术作品,聚集了法国近代文化艺术的精华,填补了法国文化艺术发展史上从古代艺术到现代艺术之间的空白,使奥赛博物馆成成为联结古代艺术殿堂卢浮宫和现代艺术殿堂蓬皮杜中心的完美的中间过渡。我们去奥赛主要是看梵高和莫奈,还有就是好奇心,因为博物馆是由火车站改建的。


奥赛博物馆前吹单簧管的老头吹得特别好。在巴黎经常会遇到街头艺术家,他们的演奏水平非常高,也许不经意间,你遇到的是一位大师级别的音乐家。看看我们周围,似乎总充斥着各种非感官愉悦的声音,例如我们小区,有小孩学架子鼓,一幢楼都是躁声,跟他母亲提意见,她一脸无孤地说:“我孩子敲鼓时间选择大家的吃饭时间,不影响邻居的。”我只有选择别人吃饭时间出门。


扯远了,回到火车站,由废弃多年不用的奥赛火车站改建的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1986年底建成开馆。改建后的博物馆长140米、宽40米、高32米,馆顶使用了3.5万平方米的玻璃天棚。火车站的大钟还挂在哪里,在法国的的真正火车站,还保留着百年前的景象,我以后会介绍的。


这是法国送给美国缩小版的自由女神,一楼中央大厅是雕塑区,看过太多雕塑,有点审美疲劳,我们上楼找梵高和莫奈。


先看到是莫奈《草地上的午餐》,这画非常大,有点模仿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两幅对比。


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1863年在落选者沙龙中展出,引起轰动,这画在题材和表现方法上都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学院派原则相悖。马奈把全裸的女子和衣冠楚楚的绅士画在一起,画法鲜艳明亮、对比强烈、近乎平涂的概括的色块使学院派不能忍受。图中女主角为模特维多琳·默兰,男主角是马奈的弟弟古斯塔夫·马奈和小舅子费迪南·蕾荷芙。


马奈的《吹笛少年》又是一幅眼熟的画,吹笛少年脸上神情专注,画中运用三种基本色调——红裤子、黑上衣以及赭石色的背景。红色裤子两边的黑色边线,与黑色上衣连成一气,红、黑两色间的关系,被马奈以金黄色的衣扣和吹笛少年肩上的白色披带突显出来。赭石色的背景,是既无横面又无竖面的抽象背景,赭石色的底色,以人物为中心,渐次向外加深,使吹笛少年处于明亮的空间中。这画是由二维空间表现,同样被官方沙龙拒绝,100年后它的价值达8亿人民币,原由私人收藏,后捐赠给法国政府。


特别好玩的是这幅《左拉肖像》。左拉是马奈的好友,1866年,马奈的画作遭到巴黎沙龙展的拒绝,左拉撰文支持他。不久,马奈邀请左拉到自己的画室当模特,为他画了这幅肖像。画中简直就是左拉和马奈的对话,左拉面前展开的书页,是马奈最崇敬的两位画家戈雅和委拉斯盖兹,马奈著名的画作《奧林匹亚》挂在墙上,同时,墙上挂着一幅日本版画,是马奈对日本绘画的喜爱(莫奈也对日本浮士绘有许多珍藏,下次介绍莫奈花园时我会介绍到)。桌子上,摆放的是由左拉撰写的,发表于1867年1月支持马奈的评论文集,文集的名字,恰好也同时成为整幅画作的签名。


还有一幅马奈的,当时记得语音里介绍是谁谁谁,现在想不起来,毕竟这些西方艺术家离我们太远,只有他们的画走近过我们。


马奈的父母,看这神情是多不愿意呀。

这就是马奈著名的画作《奧林匹亚》

在上面那幅《左拉肖像》出现过。


这里有幅莫奈的睡莲与其它的不同,是那座至今还在的莫奈花园里的小桥,但整幅画的色调是红色奔放、热情艳丽。


莫奈一生共留下500多幅素描和2000多幅油画。从1897到1926年,莫奈总共画过181幅《睡莲》。很多都属于组画,所谓“组画”,就是画家在同一位置上,面对同一物象,在不同时间、不同的光照下所作的多幅画作。区分它们的,仅仅只是大师对光与色的瞬间捕捉。这是鲁昂大教堂一天光影的变化,清晨、日出、正午,夕阳。对光的追逐使他六十多岁就几近失明,多次手术。


喜欢莫奈,多写几句,关于莫奈,会在莫奈花园详细介绍。这幅《病中的卡米尔》画的是莫奈第一任妻子卡米尔,卡米尔从前是画室的模特,18岁时嫁给莫奈,生了个一儿子后,医生说她的身体不能再生小孩,但卡米尔还是为莫奈生下第二个儿子,孩子生下没多久,卡米尔就病重,传说这画是卡米尔临终时莫奈画的,画面散乱、象要被风吹走似的,布满灰色、金色碎片,使人想起“灰飞烟灭”,有种心痛的感觉。

卡米尔18岁嫁给莫奈,32岁去世。

莫奈的后四十年是与他第二任妻子度过的,但他一生没有一幅画是第二任妻子,曾经传说有两张田野上的画是画第二任妻子的,但脸部没画,而且是模仿当时曾经画过卡米尔和儿子的《罂粟花田》。

也许对第二任妻子是一种相濡以沫的爱。

第二任妻子是在莫奈失去卡米尔后,帮助莫奈抚养两个儿子。在莫奈的家(莫奈花园的家),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排各种大小的锅和超级大炖锅。


莫奈的《干草堆》,十多年前,喜欢这画,请老师张励民画了一幅送我,至今还挂在我家,今天终于见到真迹了。


终于到梵高展厅了,虽然不是他的《向日葵》和《星空》,但《自画像》和《罗纳河上的星空》也是耳熟能详的,还有《奥维尔的茅草农舍》、《卧室》、《加歇医生》等,现在整理照片已经分不清另外在同一展厅的照片是不是梵高的。


很遗憾这样一位天才艺术家一直遭受精神分裂的折磨,梵高在开枪自杀后,并没有立即死,而是在田野上独自熬了一天一夜,在没有一人的荒野里,他的灵魂独自与星空对话,也许他呐喊,但没人听见……


上图《星空》是网上的照片,每个有梦想的人心里都驻留着一个梵高。

雷诺阿的《城市之舞》和《乡村之舞》两幅画是成对设计的。《城市之舞》是在优雅的舞厅,而《乡村之舞》是在乡村的树下。《城市之舞》温文尔雅,服饰凉爽;《乡村之舞》热情奔放,尽管餐桌狼藉,帽子丢弃于地,女主角的笑容,给人以温暖。《乡村之舞》中这位圆脸带笑妙曼起舞的女郎,便是雷诺阿的妻子亚琳。亚琳那种天真单纯的快乐,是雷诺阿最喜爱的女性特质。  


雷诺阿的《城市之舞》和《乡村之舞》两幅画是成对设计的。《城市之舞》是在优雅的舞厅,而《乡村之舞》是在乡村的树下。《城市之舞》温文尔雅,服饰凉爽;《乡村之舞》热情奔放,尽管餐桌狼藉,帽子丢弃于地,女主角的笑容,给人以温暖。《乡村之舞》中这位圆脸带笑妙曼起舞的女郎,便是雷诺阿的妻子亚琳。亚琳那种天真单纯的快乐,是雷诺阿最喜爱的女性特质。  


库尔贝的《画室》的全名叫《画家的工作室——一个现实的寓意,概括了我7年来艺术生活的情况》。关于此画的内容﹐画家本人在致友人的一封信中作了解释“我在中间作画。右边是我的同道﹐我的朋友﹑工人们﹑热爱世界和热爱艺术的人们。左边是另一个世界﹐日常生活的世界﹐人民﹑忧愁﹑贫困﹑财富﹐以及那些损害他们的人﹐还有生活在死亡边缘的人们。”


米勒的作品没看到《拾穗者》,只看到另外的《牧羊女和她的羊群》等,


这是布勒的《拾穗归来的妇人》, 多比尼的《收获》。其它的分不清,没拍到介绍,是画乡村有名的画家。

这幅很熟悉的画,不知道是谁的,跟米勒在一个展厅。农妇的眼神从中学就一直刻在脑海里至今。


德加的芭蕾舞演员的照片有几十幅,专门的一个展厅,人很多,有专人守着,不允许拍照,进去时我不知道拍了几张,被工作人员训斥,反正我又听不懂他说的法语,只从手式和动作上明白,还好没叫我删相机里的照片,就放这里给大家欣赏,有好多张熟悉的画。


正对着塞纳河的大钟,现在成了一道美丽的剪影,引得许多人在些拍照。


从奥塞博物馆望出去的塞纳河。

参观奥赛的时候我是完完全全惊呆了,原来美术课本上的画全都在这里!当参观了如果卢浮宫和奥赛后,如果让我选择只能逛一个,我绝对推荐奥赛。奥赛的藏品从19世纪中旬开始,油画的宗教色彩逐渐退去,更多的表现真实生活的人和景色,哪怕不知道画幅背后的宗教含义,也可以从站在画前细细端详,对作品给出自己的解读。

印象派到后面超现实主义那个时期的作品一直是我喜欢的。中世纪艺术看多了不免疲劳,文艺复兴到新古典主义,引经据典,一幅画、一个雕塑后面往往是历史和经典,因为好多不懂,不能完全解析,当从画面上看,有时候就觉得很沉重。后面的现代艺术,更多是我看不懂的,就象在毕加索画馆,没有讲解器可能我大多数作品都看不懂。也许有人说,没必要懂,只要内心感受就行,在毕加索画馆,遇到幼儿园小朋友在老师带领下参观,这是后话,以后介绍。可能是我才疏学浅,这也是也没办法的。呵呵。唯有莫奈那个印象派的时代,改变革新,既是探讨颜色光线和轮廓,又是融入画家的情感——那个时期的画家,好像各个都能讲出那么一段令人唏嘘的故事。

如果能穿越,我就穿越到那个时代,站在莫奈身后悄悄看他把睡莲涂抹在画板,躲在树后窥探马奈笔下的午餐场景,象梵高一样,躺在草地看云、看天、看星空,罢!罢!罢!既然无法穿越,还是去奥赛博物馆吧。

时间是个无声的审判官,过尽千帆后,把错过的都留作风景,经典的都化为回忆。

下一篇放奥赛博物馆其它经典。


@彩龙社区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亮皮纸 3 0

疫情赶快结束吧 看了老师的分享好想出去玩

05月18日 14:3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