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不论付不付费 作家权益都应有保证

一场由网文作家发起的声势浩大的“55断更节”,似乎没成大气候,不仅是阅文系,包括其他网文平台的作者们不少都没有“断更”……但这场因阅文集团霸权合同引起的风波,却实实在在的出圈了,连过去对网络小说关注有限的主流作家、作协单位、主流媒体,甚至共青团微博都发声了。著作权与资本、草根作家与强势平台,这场博弈具备了网络小说中常见的强弱分明、正反对立的看点,就连正在筹备中的昆明网络文学协会也不免在微信群里议论得沸沸扬扬。现实中似乎也再现了网文中的爽点情节,5月6日阅文集团召开的首场作家恳谈会,网文作家们的维权取得了初步胜利: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双方在自愿前提下,为作者的著作财产权匹配对应的权益;免付费模式由作者选择。

      风波暂且平息,小说还在日更,只是手机里的微信读书还剩10多天的免费试用无限卡却被停用了。你思索了下,想判断下自己的权益有无受损,免费是平台送的,虽然日期未至就被停,但“最终解释权归平台”这类常见的套路,已足以打消你维权的念头。发起个“57、58罢看节”?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就会被你排除了,另一个灵魂之问则浮出脑海:网文该付费还是免费?

      这个问题,不只是读者在考虑,2018年下半年以来,米读、番茄、七猫等“后起之秀”纷纷推出“免费+广告”的在线阅读模式,以阅文为代表的付费模式受到冲击和挑战。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阅文平均月付费用户人数为1080万,低于2017年的1110万人,付费比率也从5.8%下降到5.1%。根据腾讯业绩报告显示,阅文的付费用户比例已连续多年下滑,2017年5.8%、2018年5.1%、2019年4.5%。2019年作为阅文曾经的占比76%的支柱营收,在线业务收入直接迎来了负增长,同比2018年减少了超过1亿元。

      一方面是订阅客户的减少,一方面是屡禁不止的盗版,双重夹击下,免费阅读似乎成了降维打击、重获流量的一条路径。以其让盗版网站吸引流量,不如自己来,毕竟流量大了,广告收益才多,平台有钱收,作者知名度也获提升,IP打造也就更容易了。在平台眼中,网文已经不再只是一门文学生意,而更像流量生意。 既然是做生意,面对的无非是两个问题:做大蛋糕和分蛋糕。而蛋糕如果分的不好,是会影响到做蛋糕的。以前不管蛋糕对外卖多少钱,做蛋糕的人至少可以按工作量来收钱,现在蛋糕要改送了,收入怎么保证呢?免付费模式说是由作者选择,但作者们想选择的只有一条:权益受保护、收入有保证!

     老实讲,阅文平台给出的全勤奖和千字奖每月不足3000元,对于大多数网络小说作者来说,其收入的主要来源是付费阅读,支撑一位网文作者向大神进阶的道路也是付费阅读,而不是广告分成。阅文此次声称的“协商自愿”,对于中底层作者来说其实没有太多的议价权。但没有人数众多的中低层作者作为塔基,又怎么会出现立于塔尖的大神呢?有足够的数量,才能确保有质量。更何况在网文圈里,一书成神的人是少数,更多的作者励经磨练才发出光芒。就连现在如日中天的《庆余年》作者猫腻,其第一部作品《映秀十年事》早早的就太监仆街了。如果那时,他面对的是一张霸权合同或是一份云遮雾绕、时多时少的广告分成,恐怕他会早早放弃写作了。

       不论今后免费阅读是否会是一种趋势,希望此次风波能让阅文为代表的网络小说平台意识到,作者是网络小说的核心力所在,必须尊重作者在著作权、版权上的权益。同时要在付费订阅之外,为作家们寻找更多元的变现方式,只有在运营成本、广告收益的透明化上做出努力,才能打消作者对“内容+广告”模式的顾虑,免费阅读方有可能走得长远。否则,恐怕还没等来IP,就失去了作者,也就失去读者,最终失去一切。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阿光 7 1

一场作者的自嗨自娱自乐吧!

05月27日 16:0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