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三国之江东创业》第六回 周穗岐征讨严白虎 会稽城智斗王景兴

且说周穗岐攻克建业后,开仓赈济百姓,减免赋税,城中百姓无不拍手称快,纷纷表示愿投军为周穗岐效力。周穗岐任命朱桓为建业太守,副将陈横、薛礼,一同守卫建业。

一日,正当周穗岐与张纮商议进兵吴郡之时,探马报曰:“门外有两位壮士求见主公,愿追随主公。”

周穗岐曰:“吾亲往迎之。”

周穗岐出了郡守府,对二人施礼道:“在下周穗岐,敢问二位将军高姓。”

只见那身长八尺的壮汉首先答曰:“吾姓董名袭字元代,会稽郡余姚县人。”

另一位稍矮一点的壮汉曰:“吾乃陈武字子烈,庐江郡松滋县人,吾与元代仰慕将军许久,今日慕名来投,望将军不弃。”

周穗岐曰:“壮士请起,吾得二位壮士,何愁江东不定,来。”

次日,周穗岐封陈武为左军校尉,董袭为右军校尉,统兵五千为前部,先行杀奔吴郡。周穗岐自率一万甲士随后接应,大军浩浩荡荡朝吴郡出发。

严白虎得知消息后,亲统大军两万前来应战,两军于城外十里对峙。陈武对董袭曰:“元代,吾等新投于主公帐下,虽未立寸功,但主公待吾等甚厚,今日何不杀敌立功,以报效主公知遇之恩乎?”

董袭曰:“子烈所以甚是,尚不知将军有何妙计?”

陈武曰:“严白虎军中并无良将,元代统兵三千袭其右翼,吾自率兵两千袭其左翼,敌军必败。”

董袭曰:“就依子烈之言。”

二人挥军猛攻严白虎大军,左突右杀,直杀得严白虎大军四散而逃。严白虎在阵中大喝:“后退者斩,后退者斩。”但败军之势难以挽回。

而周穗岐军则越战越勇,陈武更环顾众将士曰:“待吾射落贼军大旗,为尔等助威。”话音刚落,弓弦响处,果然射个正中,严白虎的帅旗被射断落地。左右军士看后,无不喝彩,遂士气大盛,严白虎大惊曰:“贼军竟有这般武艺高强之人,安能敌乎?”当即下令撤军,退守吴城。

次日,严白虎召其弟严舆来见,白虎曰:“贤弟,今贼军势大,我军新败,如若再战,则必无胜算,莫不求和?”

严舆曰:“兄长所言甚是,但只怕贼军不从,如之奈何?”

白虎曰:“贤弟若愿为使,事成一半,再烦请贤弟告知周穗岐,某愿送子为质,年年朝贡。”严舆领命前往周穗岐大营不提。

只看周穗岐大营甲士来报曰:“禀主公,严白虎差遣使者严舆前来求见。”

周穗岐曰:“传请入帐。”并吩咐左右设宴相待。待宴席过半,周穗岐问严舆曰:“严白虎差汝前来意欲何为?”

 舆曰:“欲替将军永守吴城,岁岁朝贡,遣子为质。”

穗岐大笑曰:“此等缓兵之计,焉能瞒骗于我。”穗岐遂拔剑朝桌角砍去,严舆吓得身体颤动,手中的酒杯不觉滑落于地。

穗岐笑曰:“闻卿能坐跃,劲捷不常,聊戏卿耳!” 

舆曰:“我见刃乃然。”

周穗岐知其乃无能之辈,遂当即斩之。并环视左右众将曰:“杀敌破城正在此时,众将随吾迎战严白虎。”

白虎军中严舆素来以勇力闻名,虎众以其死也,甚惧,遂纷纷开城而逃,不敢应战。严白虎也于乱军之中投于许邵。

周穗岐对诸将曰:“今严白虎败逃,气数已尽,吾等应乘胜追击,进攻许邵。”

张纮急谏曰:“主公不可,许子将负有盛名,乃天下言拔士者,如若吾等追剿严白虎,子将必出面阻拦,进而以死相逼,吾等岂不是落个害贤之名,则天下有才之士必不肯归顺主公。”

周穗岐曰:“先生所以甚是,退兵吴城。”

当晚,周穗岐召唤众将商议曰:“子纲先生、陈武、董袭,着汝等率兵五千留守吴城,安抚百姓、开仓放粮,吾同甘宁、周泰和子义统兵一万征讨会稽王朗。”

待张纮等人离开后,周穗岐密召周泰来见曰:“幼平,今严白虎虽败,然并未被擒杀,若我军离去,此贼必生祸乱,故而吾欲除之,不知幼平可愿助我?”

周泰曰:“臣愿领命前往,但前番子纲先生所言亦不无道理,若主公落个害贤之名,反而不美。”

周穗岐微笑的向周泰耳语几句,周泰频频点头,领命而去。

次日,周穗岐便下令撤军,大军行不多时,便有探马飞速来报曰:“主公,严白虎杀许邵,在余杭自立。”

“恶贼竟如此忘恩负义。”张纮大怒,对穗岐道,“主公,请主公发兵荡平余杭,诛杀严白虎,为许子将报仇。”

穗岐按兵不动,对张纮道:“子纲先生权且息怒,稍后便有严白虎人头送到。”

诸将一听大惊,但主公既然已经开口,大伙亦只能默不作声的等待着。

没过多时,一少骑飞马来报曰:“主公,周泰将军呈上严白虎首级。”

众人看着严白虎首级,瞠目结舌、面面相觑,穗岐看着大伙,笑得合不拢嘴。

张纮不解道:“主公,这是怎么回事?”

穗岐解释道:“严白虎乃一小人耳,其投靠许子将无非是权宜之计。我料定其在我等撤军后,必会胁迫许子将起兵反我,故而将计就计,使其就范。”

众将深感钦佩,纷纷向穗岐道喜。

穗岐则统率大军返回余杭,为许子将设立墓碑,率众人祭拜,遂信义著于四海,慕名而来者不可计数。有吴郡吴县人,顾雍字元叹;临淮郡东城县人,鲁肃字子敬;汝南富陂人,吕蒙字子明;纷纷投入穗岐帐下效力。周穗岐军所到之处,于民秋毫无犯,军纪严明,百姓无不箪食壶浆以迎之。

会稽太守王朗听闻穗岐领兵至会稽境内,急忙领兵出战。忽一人谏曰:“主公不可,周穗岐兴仁义之师,征讨恶贼严白虎于余杭,今兵威正盛,不可一战,战则必败,莫如早降,周穗岐必厚待我等,会稽百姓亦可免于战乱之苦,岂不美哉?”

王朗视之,乃会稽余姚人,虞翻字仲翔,现为郡吏。王朗从其言,当既便令虞翻为使,出城相迎周穗岐。待虞翻奉命出城后,王朗召贺齐、周昕来见,吩咐道:“虞翻逆贼耳,卖主求荣,吾今令其出城献降是假,设计杀周穗岐是真,二位将军可引军伏于南门两侧,待虞翻引周军至城下之时,吾自带军从城内杀出,二位将军从两翼截杀,必能生擒周穗岐。”二将领命而行不提。

却说虞翻行至周穗岐帐外,甲士引其入内,虞翻曰:“明公兴义兵至此,吾主愿开城受降,翻今为使,特来邀明公入城。”

周穗岐曰:“有劳仲翔,吾现就起兵同先生入城。”

鲁肃急谏曰:“主公不可,会稽城高池深、钱粮充足、甲士过万,王朗不战而降,恐防有诈。”

周穗岐曰:“子敬多虑矣,岂不闻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鲁肃曰:“主公若要进城,可着甘宁引军五千为后,一旦王朗有变,我军也可全身而退。”

穗岐曰:“王景兴遣使献城,乃以诚示我,吾亦应以诚相待,子敬不必多言,吾意已决。”

周穗岐遂率兵和虞翻行至会稽城下,忽听城上一声炮响,顿时杀出三路人马,将周穗岐团团围住,因周穗岐军全无防备,仓促应战,故而死伤大半,周穗岐大骂曰:“王朗鼠辈,安敢欺吾,吾势杀汝。”

王朗大笑曰:“汝贪心不足,既得吴郡,却又来犯吾会稽,今日势杀汝。”

周穗岐大怒,持剑拍马朝王朗冲来,忽一冷箭飞来,正中周穗岐左臂,穗岐翻身落马,射箭之人乃敌将贺齐也。贺齐大呼:“某已射落贼将,众将士遂吾杀敌立功。”

甘宁见状忙扶周穗岐上马,夺路而逃,周泰和太史慈则左右保护,经过一番苦战,才杀出一条血路。经此一役,周穗岐军士死伤三、五千人,士气低落。

周穗岐被众将救出后,经过军医官救治,已然苏醒,穗岐忍着痛起身向诸将拱手一拜,而后曰:“今日之败,悔不听子敬之言,子敬先生何在?”

鲁肃曰:“主公,微臣在此。”

周穗岐曰:“子敬,当日先生良言相劝,吾却置若罔闻,而有此败,不知先生可有妙计,逆转颓势乎?”

鲁肃曰:“主公,胜败乃兵家常事,无需过分感伤。子敬有一计,可破王朗。”

周穗岐曰:“先生快讲。”

鲁肃曰:“主公莫若诈死,向外散布消息,就言主公伤重,不治身亡,王朗闻之,必会亲统大军前来截营,届时可生擒之。”

周穗岐曰:“先生妙计,就依先生。”遂当下吩咐众人准备不提。

却说王朗与众人商议军务之时,探马急报曰:“主公,敌营主帅周穗岐伤重身亡,贼军将士尽皆披麻戴孝,祭奠其主。”

王朗大喜,但转而又疑惑道:“汝之消息可准确否?”

探马报曰:“末将亲眼所见,且敌军中士卒溃逃甚多,亦有投于主公者,目下正在府外听宣。”

王朗急曰:“快传。”

待降卒进入大厅后,王朗曰:“汝主周穗岐当真身亡否?”

降卒曰:“回禀将军,确实伤重身亡。”

王朗再问曰:“汝为何要逃至吾会稽城,莫不是奸细?”

降卒不慌不忙答道:“只因吾等皆是会稽郡人氏,故而特来投奔将军,望将军收留。”

王朗此刻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欢喜,当即召众人商议曰:“今晚便去劫营,尽数斩杀贼将。” 

华歆急谏曰:“不可,景兴应再派少骑前往探听,岂可仅仅听信几个降卒之言便出兵劫营。”

“子鱼多虑矣,若稍有迟缓,待贼人察觉而拔寨而走,吾等岂不是错失良机。”许贡说道,“主公,此计亦速不亦缓,望主公早定大计。”

王朗拔剑曰:“许贡所言甚是,胆敢再有胡言者,以此剑斩之。”

王朗遂下令贺齐,周昕统兵三千为前部,其自率八千精兵为中军,许贡为后援,攻打周穗岐大营。

且说王朗统全城人马来劫营,但当其冲入寨中却不见周穗岐军一兵一卒,情知中计,急下令撤军。

突然,一声炮响,顿时穗岐军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王朗军围困于阵中厮杀。贼军不敌,士兵四散而逃,王朗见状,急率十余骑突围,怎料周穗岐军英勇非常,王朗冲了四五次也没冲出去,正在此紧要关头,一将从西面杀奔而来,对王朗曰:“主公请紧随末将身后,待末将保主公突出重围。”

王朗定睛一看,原来是贺齐也,遂曰:“请将军先行。”

贺齐右手持刀,左手拿盾,拼死杀出了条血路,王朗一路紧跟贺齐,得以脱困。太史慈见王朗突出重围,急拍马来追。贺齐见状亦勒马来迎,两马相撞,二人相斗,战约二十余回合,贺齐渐感体力不济,朝太史慈虚晃一刺而后拔马便逃,怎奈太史慈马快,贺齐被追上,太史慈大喝一声,一枪把贺齐打落下马,将其生擒之。

王朗突围后,正巧遇到周昕和许贡来寻,便合兵一处朝会稽撤退,当众人逃至会稽城下时,周昕上前对城头大喝:“王朗大人到,还不快快打开城门。”

只见城上顿时箭如雨下,王朗败军应声而倒者不计其数。

周昕怒道:“华歆,汝竟敢卖主求荣,吾不杀汝、誓不为人。”

只听城上一人大笑曰:“吾趁尔等袭我大营之时,早已攻下会稽,华子鱼现已是阶下之囚亦,焉能反乎?汝等还不快快投降,尚可免死,若再顽抗,定斩不赦。” 

周昕一看,城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周穗岐,遂大惊曰:“快撤,快撤。”

此时城内周泰、甘宁、吕蒙等一齐杀出,周昕见状,急引兵断后同周泰赌斗,战约三合便被周泰生擒,王朗和许贡趁周昕断后之机,率领亲信径奔交州不提。

周穗岐尽收会稽之众,安抚百姓,开仓放粮,百姓欢喜不已,甘宁和周泰押解会稽之将于帐外听后发落。周泰曰:“主公,虞翻诱骗主公中计,其罪当斩。”

周穗岐起身至虞翻面前,替虞翻解开绳子道:“害仲翔受苦,吾之罪也,望先生勿怪。”

 虞翻曰:“公不记恨吾乎?”

周穗岐笑曰:“此乃王朗奸计,与先生何干,即便是先生之计策,诱吾深入,但彼时各为其主,替主上出谋划策,排忧解难,本是人臣之责,亦不能怪罪先生。” 

虞翻顿时跪拜于地曰:“明公真明主也,虞翻愿降。”

周穗岐笑曰:“吾得仲翔,如鱼之得水也。”言毕,周泰又带上一将,甘宁识得此人,正是前番箭射周穗岐之贺齐也,甘宁立刻拔出佩剑便朝贺齐劈来,周穗岐见状,亦拔出佩剑,为贺齐挡之。

穗岐曰:“兴霸此是为何?”

甘宁曰:“主公有所不知,此人姓贺名齐字公苗,会稽山阴人,前番箭射主公的,便是此人,此等逆贼,应杀之而后枭首示众,方能震慑人心。”

贺齐怒骂曰:“要杀便杀,吾会稽只有断头将军,没有屈膝之徒。”

周穗岐心想:“好一个宁死不屈的良将,此等良将应收归己用才是。”遂亲解其缚,取下披挂为贺齐披上,而后曰:“适才兴霸言语冒犯将军,请将军勿怪。吾素闻公苗乃豪杰之士也,昔日将军征讨山越,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杀得山越人自此不敢再侵犯会稽,此皆是将军之功也,如此骁勇之将,只可惜未遇明主也,今将军何不和穗岐一同开创霸业,一统天下乎?”

贺齐曰:“公不恨一箭之仇乎?”

周穗岐笑曰:“若将军肯助吾成大事,再中一箭亦未尝不可。”

贺齐激动道:“公之气量,非常人可比,真仁义之主也,公苗愿誓死追随明公,斩将夺旗、杀贼立功以报之。”

穗岐曰:“吾今又得一良将,甚是欢喜、甚是欢喜。” 华歆和周昕见虞翻、贺齐皆以归顺周穗岐,遂亦降之,周穗岐大喜,于城中摆下酒宴犒劳三军,全军上下士气大振。

时周穗岐在会稽按兵不动,周泰、甘宁入禀曰:“主公,目下王朗逃往交州,主公应速派兵前往征讨,以除后患。”

穗岐曰:“稍后自有人绑缚王朗前来投靠,诸位耐心等候便是。”

众人半信半疑。忽报许贡押解王朗来投,众皆大惊,穗岐曰:“重赏许贡。”

众人问曰:“主公因何知晓许贡绑缚王朗前来投诚。”

穗岐遂召许贡前来,以书信示之,书略曰:吾受命于天,征讨国贼,挥军向南,严白虎伏诛,吴郡之民,感吾恩德,敬吾仁义,现已效忠。怎奈王朗愚昧,勾结逆贼,率兵相抗,今先生贵为汉臣,兼通经史,不思匡君扶国,却欲随王朗赴汤蹈火,以成匹夫之勇,安得为义乎?何不弃暗投明,捆缚王朗来见,仍不失为大功一件,亦可图富贵,取功名,若稍有迟疑,唯有一死耳。众将阅后无不踊跃称善,后人有诗赞曰:

旷世奇才周穗岐,胸中妙计胜甲兵;

运筹帷幄千里外,良谋妙策定江东。

周穗岐劝王朗归降,怎奈王朗宁死不降,众将皆劝说周穗岐处决王朗,但穗岐敬重王朗乃当世名士,不忍加害,故而让其返回故里,不予追究。

数日后,周穗岐加封张纮为吴城太守,周仓、凌操辅之;封虞翻为会稽太守,周昕、顾雍为辅,其余诸将遂周穗岐班师回庐江。

正当大军行至建业之时,有庐江方面书信,乃张昭所书,言庐江舒县人周瑜率兵两千前来投靠,呈请周穗岐裁决。穗岐看后大喜,心想(没想到三国里我最敬重、最崇拜的人来投奔我了)遂亲带十余骑火速赶赴庐江,接见周瑜。

需知周穗岐见到敬重之人意欲何为,且听下文分解。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