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三国之江东创业》第七回 志趣相投义结金兰 为弟报仇江夏鏖战

却说周穗岐一路飞奔至庐江,亲自到周瑜的住所拜访。

只见一人器宇轩昂,气度不凡,此人正是周瑜。周穗岐大喜曰:“早听人言,公瑾乃江淮之杰,雅量高致,万人之英,今日一见,果名不虚传,现得公瑾相助,大事成矣。”

公瑾曰:“主公过誉矣,公瑾何德何能,敢受主公盛赞。”

穗岐曰:“公瑾与我一见如故,何不结为兄弟,共同匡君扶国,铲除奸佞,岂不美哉?”

周瑜曰:“臣岂敢高攀。”

穗岐曰:“聪明秀出为之英,胆略过人为之雄,能同公瑾这般英雄结拜,实吾之福也。若公瑾不允,亦只怪吾才德不佳,配不上兄弟之名。”

周瑜曰:“主公如此待公瑾,公瑾由是感激,愿施犬马之力,助主公成王霸之业。”

穗岐曰:“公瑾现年几何?”

周瑜曰:“吾今十又七岁。”

穗岐曰:“吾二十又一也,痴长公瑾四岁,今后吾为兄,公瑾为弟,共创大业。”

周瑜曰:“不瞒兄长,瑜居庐江舒城之时,曾与孙策交情甚密,因而结为昆仲,今日与主公结拜,瑜当以三弟自居,策为二哥,主公为大哥,不知主公之意如何?”

穗岐大笑曰:“吾与伯符自征讨董卓之时便已结为兄弟也。”周穗岐遂摆下酒席,备下香案,同周瑜结为兄弟。

次日,周穗岐正和周瑜商议军务,忽士卒来报曰:“禀主公,孙策率众来求见主公。”

穗岐大喜,快步冲出府衙来迎接孙策。但当穗岐见到孙策后,大惊曰:“伯符这是?”

原是伯符等众披麻戴孝,故而周穗岐等甚是疑惑。

孙策曰:“袁术派遣家父率军攻打刘表,先后袭破黄祖、苏飞等辈,进逼襄阳,单马行岘山,不料被黄祖伏兵所害,伯符要回父亲尸首,安葬之后,本欲望袁术处借兵征讨刘表,为父报仇,怎知袁术窥视亡父所留传国玉玺,竟遣刘勋、雷薄引军来袭,吾猝不及防,士卒死伤惨重,玉玺也被袁术所夺,今伯符走投无路,率领众家将来投将军,望将军看在昔日同先父的交情上,收留吾等。”

穗岐急忙扶起孙策,对在场众将曰:“伯符是吾二弟也,今吾弟有难,为兄者又岂能坐视不管,吾势必为弟报仇,生擒黄祖而杀之。”周穗岐遂吩咐左右先行安顿孙策等众,而后摆下酒宴,款待孙策。

席间,孙策曰:“兄长昔日曾同家父征讨董卓,情深义重,弟虽不才,愿斗胆向兄长借兵五千,征讨江夏,生擒黄祖,以告慰先父在天之灵。”

周穗岐曰:“今非怕兄弟勇力不佳,而是念孙将军昔日教导之情,愿出兵一万助弟讨贼。”

策曰:“谢兄长厚恩。”

穗岐曰:“二弟,今吾再让三弟、子义和兴霸一同协助于你,势必要荡平江夏,擒杀黄祖。”

孙策起身朝穗岐一拜曰:“大哥,二弟不杀黄祖势不回城,多谢大哥成全。”

且说周瑜自加入周穗岐大军后,周穗岐立刻封周瑜为军师,令诸将都听从其调遣。

时穗岐帐下多人不服,皆认为周瑜乃一文弱书生,不懂行军之道,而军中意见最大者正是太史慈和甘宁,因而穗岐特意让周瑜为帅,其意是让众人一睹公瑾用兵之能,真是用心良苦啊!

周瑜点齐兵马后,遂同诸将出战江夏。临别之际,周穗岐当着众将曰:“公瑾,兄长今日在此等候弟凯旋,诸将若有不听从号令者,当以吾此佩剑斩之。”遂解下佩剑交由周瑜。

周瑜单膝跪地接剑后曰:“臣弟定不负兄长所托。”

周瑜率兵出城后,对孙策曰:“兄长可引军七千走皖口港,顺江而下直取夏口港,弟则带三千人走陆路,水路并进袭取江夏。”

孙策曰:“公瑾只带领三千人马,若黄祖派重兵来战,公瑾当如何应对?”

周瑜笑曰:“黄祖此人自大傲慢,且无统兵之才,公瑾率领三千人足矣,但需伯符兄依计而行,方能破江夏,擒黄祖。”

孙策曰:“公瑾有何妙计,且快道来。”

周瑜曰:“兄长自分兵后,需等待二十日,方可攻击江夏。”

孙策曰:“何故需等待二十日之久乎?”

周瑜曰:“二十日后,弟送兄长空城一座,兄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夺得江夏。”孙策欣然接受,周瑜遂带领余下人马和甘宁、太史慈一并朝江夏进发。

且说黄祖得知周瑜统兵前来攻取江夏,先遣张硕、陈就统兵三千为前部,其亲统大军一万为中军,来战周瑜。因张硕、陈就统兵先行,故而正巧撞上了周瑜大军,张、陈二将遂激励将士进攻周瑜,怎料周瑜大军仅仅抵抗了一会,便丢下辎重粮草四散逃命,不堪一击,张硕一面遣使报信于黄祖,一面和陈就统兵继续追赶周瑜败军。黄祖接报后大喜,当既下令全军追击周瑜,定要生擒之。

却说周瑜率军撤入三十里外的大营内,立刻坚壁清野,闭门不战。黄祖发兵连日猛攻,皆无功而返,遂同周瑜大营相隔五里下寨。甘宁不满周瑜退兵,竟硬闯周瑜大帐,对周瑜道:“军师,我军未战先逃,退军三十里,自损士气,却为何故?”

瑜曰:“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待之。今吾军未战先败,是以弱示敌,黄祖必然心生轻蔑,进而统军来追,则江夏空虚,孙策可趁此时机夺取江夏,从而能两面夹攻黄祖,黄祖必败。”

甘宁等诸将半信半疑,暂且退下。黄祖大营之内,苏飞谏曰:“将军,今吾江夏大军倾巢而出,若贼军趁机攻城,江夏必然失陷,将军需早作提防方为上策。”

黄祖曰:“吾观周瑜用兵也不过如此,如此不堪一击的军队,焉能袭取吾江夏,苏将军多虑矣。”

苏飞见黄祖轻敌大意,进而急促道:“将军不可大意,周军征讨严白虎,剿灭王朗,可谓英勇善战,况且甘宁、太史慈等皆是当世之名将,今敌军未战先败,诱吾军来追,只恐是周瑜之计矣。”

黄祖嗔怒道:“吾意已决,明日便同周瑜决战,将军退下,切勿复言之。”

孙策依照周瑜计策,在先行夺取夏口港后便按兵不动,现二十日之期已到,孙策亲自披挂上阵,指挥军士攻城杀敌。江夏城因无大将把守,顿时大乱,孙策仅用了半日便夺取之。

黄祖于寨中得知江夏失守,勃然大怒,亲率大军欲重夺江夏,怎料坚守多日不战的周瑜,却在此刻突然率军突袭黄祖,黄祖仓促间应战,被周瑜杀得大败。周瑜对诸将士曰:“杀贼立功正待此刻,冲啊!”

太史慈、甘宁等将领因前番退兵据守营寨之时便已憋了一肚子火,今日能出营酣战,各个奋勇当先,无不以一当十。

陈就、张硕见状,急挥刀来战,怎奈陈就和张硕并非太史慈和甘宁敌手,仅三合,张硕便被甘宁一戟砍于马下,陈就见状,拨马便逃,被太史慈一箭射落马下。

黄祖见连折了两员大将,立刻下令撤军,忽然一声炮响,原是孙策从黄祖背后杀来,周瑜和孙策分别统兵一前、一后夹攻黄祖,祖军因江夏失守,本就无甚战心,现又中周瑜之计,进退无路,遂纷纷投降。黄祖趁混乱之际,单骑突围,夺路而逃,孙策见状,拍马来追,终因孙策马快,赶上黄祖,黄祖拔剑相迎,孙策巧妙的躲开黄祖手中的宝剑,并手起刀落,一刀结果了黄祖的性命。后有诗叹曰:

周郎妙计定乾坤,孙郎骁勇战江夏;

二郎联手不可敌,黄祖殒命江东军。

孙策斩黄祖之后,于江夏城中设立祭坛,告慰亡父孙坚在天之灵。孙策哭道:“吾父在上,孩儿不孝,时至今日方才手刃仇人,为父报仇。”

周瑜上前安慰孙策,让其保重身体。孙策在周瑜的搀扶下慢慢起身,擦拭了眼角的泪水对众将曰:“吾孙策能报此大仇,全仰仗诸位奋力杀敌,请受吾孙策一拜。”

正当众人还沉浸在夺取江夏城的喜悦中时,庐江方面的信使已经飞马赶到,并将书信呈交孙策,而后报曰:“禀将军,寿春袁术遣大将纪灵统兵五万进犯庐江,主公差我前来告知将军,速速回援。”

一旁甘宁曰:“庐江城中已无精锐,主公怎敌袁术五万大军,望将军速速发兵驰援,若稍有迟疑,吾主危矣。”

周瑜曰:“甘将军所言甚是,伯符亦速速发兵驰援庐江,此间可留黄盖、吕范驻守。”

孙策曰:“袁术欺人太甚,前番率兵夺吾玉玺,今又来攻打庐江,众将士随我剿灭袁术,救援主公。”

毕竟不知庐江城中周穗岐命运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