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传奇 10

寒冷的夜晚,北风呼啸。

漆黑的牢房里,卞英无力地蜷缩在墙脚。虫子咬,老鼠闹,加上满腹忧郁、愤懑,卞英疲惫不堪,完全憔悴了。她愤懑地紧咬着嘴唇,把嘴唇咬出血来。她干裂的嘴唇结了血痂,稍稍动一动,便撕心裂胆地疼,鲜血直流。

铁门“当啷”一声开了。

马礼森法官臃肿的身子挤了进来。

“小姐受苦了吧?”马礼森摆摆手,退去看守和随员,腆着肚子,一副菩萨心肠的样子,站在卞英的身边,“唉!不过小姐也真是太……太任性了吧!女人嘛,不就那样,当初小姐要依了我,不就……不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唉!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小姐要……想……可就难了。”

马礼森眯缝双眼看着卞英,一会暗示,一会胁迫,表面上仍笑呵呵的,一副大慈大悲的样子。

卞英困倦地睁开眼看他一阵,厌恶地闭上眼睛,面壁而卧,由着他去说。

马礼森还不甘心,话说得愈发露骨:“小姐,现在只有我能救你了,要不你就……再说,林先生也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只要答应我,我马上可以用车把你接走。我还从没对哪个女人像这样……你可以做我的二姨太,我明媒正娶……”

“呸!”卞英实在听不下去,她平生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便“嚯”地跃起来,一口带血的痰啐在马礼森脸上。

“你……你……”马礼森气急地掏出手帕擦着脸,同时把脚一跺,“哼!我看你……活得厌烦了。”说完,他悻悻地转身往外就走,临离开,还恶恨恨地对看守说了些什么。

马礼森法官的话,使卞英本来就灰暗的心里,又罩上一层厚重的阴影。她相信,林静一定不会放过她。她真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有眼无珠,认贼为友,引狼入室,害了母亲,使自己身陷囹圄。

昏昏沉沉地睡过一阵之后,卞英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想起那个人那双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曾热辣辣地望着她,望得她心旌摇荡,面红心跳,难以自持地低下头去。那眼睛长在探长刘金祥脸上。那眼睛有时温柔似水,有时热情如火,有时忧郁似雾,有时却寒光灼灼,逼视前方。

那天,就是那眼睛忧郁地望着她好一阵后,他突然问她:“你相信法律吗?” 

那时她刚把诉讼状呈上去几天。

她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点点头。

“哼!其实你应该明白,法律是为金钱服务的,是为权势服务的。在我们这种社会里,法律只是金钱权势的奴仆。”他说。

她涉世不深,从没想过,作为法律工具的刘探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因此不胜错愕。

刘金祥接着说:“卞小姐,说心里话,不知为什么,见了你我就……可你,你不能在这久留了,你必须走!我当初帮助你,只是想让你真正明白你母亲的死因,没想到你……。卞小姐,你走吧!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的预感是很灵的,你……”

卞英被刘金祥一时的冲动搞懵了,不知啥时,他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刘金祥的手有力,握得她的手滚烫滚烫的。

刘金祥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忙松开手:“卞小姐,请原谅!我……你还是走吧!要不我现在就用车送你!”

卞英轻轻地摇摇头,抚摸着刚才被他紧紧攥着的那只手,心里回荡着一丝莫名的怅惘,脸上却漾起极温柔的微笑。

“枭枭枭”,卞英被什么声音惊动了,回头看时,她脸上还挂着刚才的微笑,可当她看清楚来人竟然是林静时,一下呆了,傻了。

林静戴着金丝边眼镜,手上戴着白手套,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走到卞英身边。

这次到了昆明,卞英一直想见他,想当面斥问他,咬他,杀了他,要……可他一直不敢与她见面,或者是没有勇气与她见面吧?

而这时候,他却来了,态度那样坦然。

她真恨不得跳起来狠狠咬他几口。

“卞小姐,久违了!”他先开了口,语气中不无讥讽。

她没理会他。

“哦!卞小姐你醒了!”林静嘿嘿地笑着。

林静比以前富态了,更神气了。或许是过于开心吧,他笑起来浑身打颤:“哼!我已经让人奉劝过你,叫你不要过问你母亲与我的事,可你竟然听不进去,还如此轻狂。嘿嘿!当然喽,你可以骂我毒蛇、野兽、小人、伪君子!这些你骂过,以前就骂过,嘿嘿!你骂吧!现在还可以骂!其实,道理很简单,你为什么不明白?你早该明白,你母亲是个孤独而富有的性偏执狂,她需要一个男人,一个有用的男人。我呢!我贫穷,我需要拥有金钱,财富。于是我便与你母亲走到了一起。我们不过互相需要,互相利用罢了。当然了,这桥还是你架的,我还真该感谢你呢。哈哈哈……我胜利了,胜利了,卞小姐,你懂吗?”他变得十分张狂,神情冷酷,“当你母亲跪在我脚下,狂吻着我时,我突然感到了一种报复的快感。我想起多少年来,我父亲点头哈腰地在你们这些贵人面前奉迎的耻辱,我想起了我狗一样蜷缩在像你母亲这样的贵妇裙裾下做过的那些事,我真想向她们,向全世界大喊,我胜利了,我有钱了。可我突然间意识到,这还远远不够,我还应该变得更加富有……”

林静顿了顿,喘息一阵,接着说:“是的,过去我真没看出卞小姐还有这种胆量和勇气与我抗衡,还公然要与我法庭相见。哈哈!卞小姐,你可真傻,你知道法律是用来做什么的吗?我可以告诉你,你母亲是我害死的,是我用磷化锌放进药丸,让你母亲慢性中毒。我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我急于得到她所有财产。是的,你母亲曾有过遗嘱,她死后,全部财产由你继承,可是……哈哈,她低估了我林静,就像你当初错看了我林静一样,后来遗嘱落在我手里,被我烧了,我还另造了一张,于是,你母亲死后,她的全部财产便合理合法地归在我名下了。哈哈哈!再说,你母亲人老色衰,却像条母狗那样没日没夜纠缠我,我受得了吗?我能陪着你母亲熬吗?为她这么一个老女人浪费我的青春吗?不!不!我现在富有了,我要过另一种生活。哈哈!小姐,你懂了吗?你抬起头来看着我呀!看看我这个巴结过你的林静如今怎么样了!看看我这个爱过你的林静怎么样了!哈哈!卞小姐,你没胆量,你懂了吗?这也许就是人生吧!”

卞英已经分辨不清自己是悲哀还是愤怒,她紧咬着嘴唇,她感觉唇齿间有粘乎乎温热的东西流出,她一直低着头,她不愿把头抬起来,她控制不住泪水刷刷地滚落在地上。

有一阵,卞英几乎被林静气得昏死过去。后来林静还说了些什么,她没听清,当她抬起头来时,林静早已经走了。

孤灯冷冷地陪伴着卞英,这时,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绝望,忍不住扑在草窝窝里,号啕大哭。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