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池水患 惨不忍睹

滇池水患 触目惊心  

文/南天

  在诗人作家眼里,滇池是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如王升的《滇池赋》、孙髯翁的《大观楼长联》,可谓是典型代表。在画家眼里,滇池是百画不厌的临摹标本,如张大千的《滇池三清阁》、徐悲鸿的《滇池云水》图,皆为绝品佳作。而黎剑等人创作的《滇池圆舞曲》,无疑是昆明人最喜爱的歌曲之一。至于当今的摄影家们,更是用独特视角拍下了美景无数。

  滇池,不仅如诗如画,更具有实用价值,在过去的渔民捕捞、农业灌溉、水路运输、水力发电等方面,均发挥过巨大作用,被人们称为“母亲湖”,也恰如其分。但,在史志家眼里,滇池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是一个会制造水患的湖泊——


 仅从《西山区志.自然灾害》里就得知:

 明弘治五年(1492),发生洪涝灾害,滇池水满溢出......

 弘治十四年(1501),连绵一个月下雨,滇池泛溢......

 明正德七年(1512),滇池水上涨,淹没民居百余所......

 嘉靖二十七年(1548),滇池水满溢出,淹没海口民居百余所......

 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海口河水流不畅,淹没村舍农田......

 道光十六年(1836),滇池水泛滥,良田豁出数万亩......

 咸丰六年(1856),下大雨积水48天,大河村被淹没......

 同治十年(1871),多处积水48天,米价陡涨......

 光绪二年(1876),滇池涨水,沿岸被淹田亩无数......

 光绪十八年(1892),雨水较多,田禾尽被淹没......

 宣统三年(1911),细雨成灾,滇池沿岸居民十室九空.....


  上面所摘录的,仅只是明清两代、在西山区范围内、有关滇池水灾的简要记录。我们知道,地属西山区的滇池西岸(从海口到眠山,过去到黑林铺),因处在坡形的狹长地段上,农田和村舍并不多,即便受灾,也并不突出。而真正的滇池水灾有多少?严重到什么程度?其受灾情形——比如官渡坝子、昆明城区,那可是触目惊心的!

  在天启《滇志》中,有一份《类报水患伤灾乞加轸恤疏》里写道:

  本年六月二十九日,有军民数千拥臣号呼,称本日丑时漏下四鼓,方卧床,忽大水奔腾而至,急起仓皇逃避,不片时,城内外坊厢民居概被水淹等情。臣即时同抚臣南门登城,但见一望白波,平地水深六七尺,演武场一带官民房屋尽数冲倒,东城河堤溃决五丈余,堤上居民数家,人口房舍荡洗无形。循城而东,见水涌入城门,地上水高数尺,将城内绣衣等街民房倾倒大半,各士庶军民男妇俱登屋喊救,哭声震地,声不忍闻。该臣等亟传府县各官,差人分投催赶船只水手入市,沿街撑渡至高阜处暂泊; 随行云南府督捕官同昆明县,遍行踏勘去后。

  本月三十日,据云南府水利官揭报: “据松华坝老人萧凤朝禀称,六月二十日午时,左山烟雾弥天,民居尽暗,少顷,迅雷腾空,山上起蛟,浪涌数丈,其山倒裂约三十余丈,土石填压金汁河二十余丈,将大石桥冲坏二空,淹死过路不知名二人,因而横溢至省”等因。

  续据云南府署捕同知刘士觐、昆明县知县张德行会同造册报称: “依奉查勘得,城外左卫地方淹倒民房五十四间;中卫地方淹倒民房五百二十七间,溺死男子二名;前卫地方淹倒民房四百九十八间,溺死男妇五名口,被水冲去房二所又二十一间;后卫地方淹倒民房八百零三间,淹死二名,被水冲去七户又户五间,人口房屋无存;广南卫地淹倒民房八百一十二间,被水冲去三间,死伤男妇六名口。又水入东门内绣衣街、水塘铺,淹倒民房一百四十九间。省城通共倒房二千八百七十二间,冲去九户,溺死知姓名十五名,漂没米粮财物家火不计其数。又勘得源头松华坝各闸,冲倒拨岸二十五丈,震倒官厅数间,冲没民房十间,倒山一半......”

  仅一次水灾,便可让昆明城区蒙受“通共倒房二千八百七十二间,冲去九户,溺死知姓名十五名,漂没米粮财物家火不计其数”的惨重损失,如果再把元明清三代 、历次滇池水灾的所造成的、人口及财物的损失相加,那完全就是“惨不忍睹”!

  “福亦祸所依,祸亦福所伏。”滇池作为大自然赐与昆明人的一大内陆湖泊,从好的方面去看,自然是昆明人的“福气”,但若治理不好,必然是昆明人的“祸根”。


 

   既是“祸根”,当然就会经常发作。比如1957年9月(旧历闰八月),昆明连下了两天暴雨后,造成了特大洪灾,淹没农田16150亩,倒塌民房1260间...... 原因是:因滇池外海承受过多洪水,海口河一时排泄不了,洪水便逆江而上,直接涌入昆明城区。市民们人心惶惶,夜不敢寐,家境好的纷纷迁到圆通山、五华山、祖遍山等高地过夜,更多的市民却只能爬上自家屋顶......


  水火无情,自古皆然。过去因种种原因,人们都把类似灾难归为“天灾”。其实,“天灾”背后,难道就没有“人祸”吗?比如滇池,抛开水质污染不说,过多的占用滇池水域,如“围海造田”,这无疑就等于缩小了滇池容量。而长期积累的淤泥未能清理,不仅占据了滇池容量,也必然加强了水质的“富营养化”。在城市建设中,对地下排水系统的疏于监管,导致雨水不能及时排入滇池,反而让滇池水从盘龙江等河道涌入城里......所有这些,难道也是“天灾”吗?

  或许有人会说,滇池水灾,源于暴雨,天下暴雨,城市遭殃,是必然的。其实,也不尽然。参观过北京故宫的人都知道,不论下多大的雨,雨一停,故宫里绝无半点水留在地面上,说明什么?说明人家的地下排水系统,做得十分完善。我省的建水文庙,也同样如此,即雨一停,地便干。笔者调查的结果是: 故宫的地下网管设置得相当合理,其地面水进入金水河后,通过护城河流到城外。我省的建水文庙也是如此,其地面水进入泮池后,通过下水道流到城外。——古代人能做好的地下排水系统,为什么现代人做不好呢?

  如何利用地形高差做好地下排水系统?如何利用河道沟渠做好节流分洪?如何控制滇池水位以保障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这无疑是一个比治理滇池污染更为重大的课题,而这一课题当然有待于专家学者去深入地研究和探索。

  而我要说的是: 对待滇池,不仅是出于感情、对“母亲湖”的爱护。更应该出于智慧、加强对“滇池水灾”的防范和干预,像当年的赛典赤一样,主动出击,把滇池水灾变为滇池水利,才是最明智的。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