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传奇 11

十一

卞英被判终身监禁,送往监狱。

监狱在远离昆明一千多公里的中缅边境。两山间夹着一片荒野,一条小河从荒野流过。

谁也说不上那监狱的名字,似乎谁也没想过要给它取个名字。

这里关押的都是判了重刑的女犯,她们每天被押着出去劳动,劳动完又被押回来。年复年,月复月,她们过着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

这是另外的一个世界,几乎大部分人心理变态。

卞英被送到这里的时候,监狱长被上司打电话叫到三十多公里的小县城去了。一个女看守给她登记过后,搜了搜她的身,便随把她扔进了牢房。

卞英身上值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

牢房里本来关着四个女囚,刚劳动回来,都蜷在自己的床上。

四个女囚一看来了新犯,都撑起身子,好奇地张望,嘻嘻哈哈地哄笑。

卞英张惶地靠在墙脚,一个个打量着她们。

笑得最响的是窗子下边那个黑黑的,块头大大的女人。

卞英不明白她笑什么,她觉得她笑得有点夸张。

那女人做过妓女,可人生得丑,有钱财的客商很少找她,由于嫉妒,养就她刻毒的性格。后来年纪稍大,生意日衰,她越发暴躁。有回她急等着用钱,好不容易找了个军官,可那军官不给钱,她一气之下活活把那军官掐死,因此被关押到这里来了。

另一个叫老三的,身体看上去还壮实,可为什么被关到这儿来,她从来不提。听说也是为杀了人吧。

另外的两个女人,连自己犯了什么罪都不明白。

老三好像很听那黑女人的话,叫她做啥,她就做啥。

黑女人望着卞英笑一阵,慢慢地向她走来。

卞英本能地往里缩了缩。

“小姐,我就是这儿的头,我叫黑胡椒,她们都听我的。今后有啥事,你也得听我的了。”黑女人绵里藏针地说。

卞英茫然地点点头。

“我们这儿还有些规矩,你知道吗?”

卞英茫然地摇摇头。

“这不要紧,慢慢你就懂了。”

黑胡椒说着站起来,朝一个矮胖的女人说,“看着点!”然后朝老三一摆头,“来吧!”于是老三和另一个女人朝卞英扑来,把卞英逼到墙角。

卞英惊恐地瞧着黑胡椒,欲言又止。

“别怕!小姐,这也是规矩,新来的都得这样,有值两文的,都得交出来。”

老三把卞英按在墙上,解开衣襟,里里外外搜了个遍,裤裆里也伸手进去摸了摸。

卞英吓得瑟瑟发抖。

“别怕,小姐!”黑胡椒又亲自在卞英身上搜了一遍,没搜出什么,掀开衣襟,白鸽样一对雪乳俯在胸上,便情不自禁地掐了一把。

卞英像被锉刀锉了一下,心里发颤。

黑胡椒发现了卞英胸襟上的银胸扣,喜出望外地摘下来,扔给老三,“瞅着去换些酒来。”

“来了!”看风的女人压低声音喊。

三个女人迅速散开,若无其事地在自己铺位坐下。

卞英颓丧地跌坐在地上。

看守在门外晃晃,嘟哝了句什么,过去了。

入夜,牢房里冷寂一片。

四个女人都躺在床上,四双眼睛都贪婪地盯着卞英。

黑胡椒把卞英的铺位安置在紧挨她的身边,卞英怎么也睡不着,她感觉这气氛不对,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她不敢动,不敢喊,怕冷似地蜷缩着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仿佛不断向她压来的四壁,心里一阵冷森森的。

路途的颠簸,白天的恐吓,卞英从精神到肉体几乎都垮了。躺了一阵,她渐渐闭上眼睛,沉沉地进入梦境。

不知过了多久,卞英一激凌,猛然醒来,发现黑胡椒光着身子压在自己身上。

屈辱愤怒陡然上升,扫去了白日的恐惧,卞英挣扎了几下,突然倒勾一脚,准准地踢在黑胡椒的后背上。

“哎呀!”黑胡椒哼了一声,一头栽在地上。

卞英简直怀疑黑胡椒,还有那三个女人,还是不是女人。想想刚才发生的事,她真想把她们一个个扯成碎片。

卞英知道黑胡椒不会就此罢休,她慢慢地靠墙站了起来,做好了防范。

果然,黑胡椒翻滚一阵,突然歇斯底里喊叫着爬起来,母狼似凶猛地向卞英扑来。

卞英身子轻轻一侧,让过黑胡椒,同时飞起一脚,正踢在黑胡椒小腹上。

黑胡椒仅倒退了几步,站稳了,又扑上来。

卞英一看这女人发疯的样子,心里怯了几分,稍一犹豫,被黑胡椒一把抱住,两人撕扯着扭打起来。

黑胡椒力大无比,又抓又踢,一次次用膝盖攻卞英下部。

卞英也不示弱,扭住黑胡椒的两肩,推她往墙上撞。

卞英力量不如黑胡椒,进来前又倍受折磨,体力不支,再加上小小屋子,她虽有武功,也施展不开,便渐渐气喘力短,被黑胡椒一把拖倒,骑在她身上,拽着头发,“砰砰嘭嘭”把头往地上撞。

卞英眼冒金花,耳朵打鸣,渐渐昏过去。

“老黑!监狱长来了。”老三慌乱地说。

三个女人迅速散开,一齐钻进被褥。

盛怒之下的黑胡椒全然不顾,仍骑在卞英身上疯狂地撞她的头。

“快!快!”监狱长一面催促看守打开牢门,一面朝黑胡椒喝斥,“放手!敢紧放手!”

门开了,监狱长和看守一起涌进来。

黑胡椒仍骑在卞英身上。

“放手!放手!”监狱长用脚踢黑胡椒屁股,命令两个看守硬把黑胡椒拖开。

黑胡椒一丝不挂,胸口上鲜血淋淋,被两个看守架住,还又跳又踢地朝卞英咆哮。

“这是谁?”监狱长用电筒照着被撞昏过去的卞英,问看守。

“今天刚送来的!”

难道就是她?

监狱长把电筒的光照着卞英的脸,仔细打量她。

虽然卞英头发凌乱,狼籍不堪,却掩饰不住她倾城倾国的美貌。

监狱长不竟为卞英的美而赞叹。

“今天来几个?”监狱长问。

“就这一个!”

白天,监狱长离开县城时,上司告诉他:“今天刚送来一个女人,适当的时候把她弄死!”

监狱长好生奇怪,送这儿来的,都是生财之宝,靠她们栽种大烟,他的上司不知发了多大的财,可为什么送来一个还要弄死呢?

不过,监狱长不愿多想,反正这儿死个女人,不如死条狗。

可当监狱长开车离开县城,又有人给他送了五千大洋,目的还是要尽快弄死这个女人。

监狱长这才猜测,这女人或许有些来历。

监狱长想都没多想,受人钱财,替人销灾,他收了大洋,便回来了。

如果监狱长真想弄死卞英,那再简单不过了,他现在不用过问,抽身就走,等到明天早晨起来,黑胡椒和其他犯人一定已经把她弄死了。

这时的监狱长,有了自己的打算。

监狱长又把卞英打量一番,冷冷地吩咐看守:“先把黑胡椒给我捆起来,明天再发落,把这个女人送到二号牢房去,叫狱医来给她看看!”

说完,监狱长背着手走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