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三国之江东创业》第十一回 寿春城大破袁术 下邳城诱骗吕布

且说袁术大将雷薄、陈兰统大军两万于寿春城外二十里处和周穗岐军对峙。穗岐拍马出阵大喝:“有请雷薄、陈兰二位将军答话。”

雷、陈二将听到呼唤,遂拍马出阵,雷薄回喊道:“右将军唤吾等所谓何事乎?”

穗岐曰:“袁术身为汉臣,世受皇恩,饱食汉禄,本应匡君扶国,安汉兴刘,今却倒行逆施,篡汉自立,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吾受陛下圣旨,征讨袁术,剿灭国贼,二位将军却为何兴兵阻拦,与王师相抗,不怕天下之人皆生啖汝肉乎,届时天下虽大,又有何处是将军容身之所?二位将军之忠义,吾早有耳闻,今何不弃暗投明,助吾征讨国贼,建功立业,为天下传颂,岂不美哉?”

雷薄答话道:“吾主袁术虽多行不义,但待吾等不薄,将军要吾等阵前倒戈,吾等宁死不为;可将军所言,句句在理,若吾等和将军一战,不论成败,都会被天下人唾骂。今吾等只有避祸山林,方能逃过此劫,望将军高义,容吾等归去。”

穗岐曰:“食其禄而不忘其主,忠也;晓大义而加以遵行,智也。如此忠肝义胆之英雄,吾决不加害。二位将军尽可放心归去。”

雷薄遂拍马回阵,高呼:“吾等不可和天兵相抗,愿随吾等归隐者站于左,愿留下者居于右,去留全凭自愿,绝不强为。”言毕,雷薄、陈兰便率领八千甲兵退入灊山。

穗岐待雷薄、陈兰离去后,率兵直扑寿春,寿春城内袁术惊恐万分,大喝道:“雷薄、陈兰为何败得如此之快,还是江东军凶猛异常。诸位,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

 袁涣出列曰:“主公,雷薄和陈兰两位将军并未同江东军交战,而是被周穗岐劝归山林。”

袁术大怒曰:“吾待他二人不薄,竟然临阵叛逃,吾势杀之。陈纪、乐就,命汝二人统兵三万前往捉拿叛贼雷薄、陈兰,以儆效尤!”

 阎象急谏曰:“主公不可,目下周穗岐大军压境,吾等应集中兵力,一举破敌,岂能再分兵捉拿雷、陈二将。”

袁术道:“不杀此二贼,吾怒气难消,若将士皆效仿之,孤当如何驭下?” 

阎象曰:“事有缓急、轻重之分,主公可先破江东军,而后再捉拿二贼,方为上策。”

袁术愤愤道:“就依先生。”言毕,袁术亲自率领众将士上城拒敌。

袁术登上城头眺望,只见城下一面大旗迎风飘扬,甚是刺眼,袁术揉揉眼睛仔细一看,上书“周”子,旗下一少年,白袍白铠,便是周穗岐。

袁术大喝曰:“请周将军上前搭话。”

穗岐回话曰:“国贼,吾与汝还有何话可说?”

袁术强压怒火道:“周将军,今刘氏衰微,海内鼎沸。吾家四世公辅,百姓所归,孤应天顺民,登基称帝,将军不思归顺,反行此逆天之举,不怕天谴乎?昔日秦失其政,天下群雄争而取之,兼智勇者卒受其归。今世事纷扰,复有瓦解之势矣,诚英乂有为之时也。将军若肯归顺,仍不失封侯之爵。”

穗岐听后大骂曰:“国贼,休要在此胡言。昔秦末世,肆暴恣情,虐流天下,毒被生民,下不堪命,故遂土崩。今虽季世,未有亡秦苛暴之乱也。吾本以为足下会与我等勠力同心,匡扶汉室,岂料却阴谋不轨,以身试祸,若迷而知返,尚可留汝一全尸,不至祸及妻儿;若执迷不悟,稍时破城,玉石俱焚。”

袁术听后大怒,举箭便朝周穗岐射来,阵中周瑜急忙大喝曰:“兄长,小心贼子冷箭。”

只听嗖的一声,穗岐中箭翻身落马,穗岐军中众将急上前来相救,甘宁更是急忙持盾站立于穗岐身前,防止敌人再放冷箭。

周瑜则扶起穗岐大叫:“兄长、兄长……。”

穗岐立刻睁开眼睛,小声对周围众将士曰:“诸位勿慌,袁术之箭并未射中吾,只是被吾夹在腋下耳。”

周瑜忙问曰:“那兄长落马却为何故?”

穗岐笑曰:“好诱骗袁术出战。”

城上袁术看穗岐中箭落马,振臂高呼:“敌军主帅已亡,还不快随吾出城杀敌。”言毕,袁术便率众出城攻杀。穗岐看到已经成功诱骗敌军出城,立刻从地上跃起,并一个跨步翻身上马,大喝曰:“贼军中计矣,众将士随吾杀贼立功。”

袁术看到周穗岐并未中箭,大惊曰:“贼子骗朕,贼子骗朕,快撤回城中。”

可惜退路早被穗岐军凌统、吕蒙二将率兵阻断,袁术冲击数次也未能冲破,袁术一面派遣乐就、韩暹分兵来战穗岐,一面让张勋、陈纪统兵断后,自己却带领家小往小路投奔旧部雷薄、陈兰去了。

穗岐看袁术弃寿春而走,亦不再追赶,继续猛攻寿春。乐就和韩暹见袁术弃城而逃,遂不再抵抗,拨马便逃,而张勋和陈纪则死守最后一道防线。无奈袁术大势已去,在穗岐大军的猛烈攻击之下,张、陈二将难以抵挡,双双被俘,周穗岐大军进驻寿春。

入城之后,穗岐看着袁术华丽的宫殿,感叹道:“淮南百姓食不果腹,袁术逆贼却如此奢华,真是罪孽深重。”

“禀主公,末将押解张勋、陈纪前来受审。”穗岐一看,原是吕蒙押解贼将前来。

穗岐对吕蒙曰:“子明,张勋和陈纪二人助纣为虐、为非作歹,拉下去一死而后枭首。”

待吕蒙领命而去后,凌统押解阎象前来,穗岐见后,快步走下阶梯,亲自替阎象松绑,而后对阎象曰:“先生通晓大义,明白事理,何故要助逆贼袁术行此不仁、不义之事,以致江淮之地,寸草不生,人民相食。” 

阎象开口道:“某昔日曾力劝主公切勿称帝,可惜未被采纳,今唯有一死耳。”

穗岐听后连连摆手曰:“先生有大才,我不忍杀之。况今日袁术之败,皆因其不听忠言,实乃咎由自取,与先生何干,先生何不弃暗投明,助吾扶汉兴刘,岂不美哉?” 

阎象曰:“吾主不听人言,溃败而逃,象亦心灰意冷,不愿再出任仕途,只求归隐山林,与鸟儿、花草为伴,终此一生。”

穗岐听完阎象之言先是长叹一声,而后对阎象曰:“先生既有归隐之心,吾不忍强留,这有金百两,就当先生盘缠,望先生切勿推辞。” 

阎象推辞不过,对穗岐一拜曰:“象只待回乡盘缠足矣,余下金钱,望明公替象转送江淮之民,也好让象减轻罪孽。”

穗岐亦对阎象拱手一拜道:“先生真忠义之士,就依先生。”

且说周穗岐自得了寿春之后,广施善政,开仓放粮,鼓励农耕,支持经商,数月之间,江淮又恢复了昔日的繁华。

话分两头,徐州下邳城中,吕布因被曹操和刘备两人联手攻打甚急,遂派出侯成快马加鞭至穗岐处求援。

侯成拜见穗岐后言曰:“将军,我家主公为曹操攻打甚急,末将冒死突围来见将军,恳请将军发兵救援。”

穗岐听后冷笑道:“吕布这厮背信弃义,贪财好色,如此势利小人,吾为何救之?况且你主前番本应允助吾攻打寿春,怎知竟暗中勾结袁术,阵前偷袭吾军,伤吾部众,杀吾爱将凌操将军。今却还有颜面来吾处求援,吾生平还从未见过犹如你家主公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言毕,穗岐便命左右甲士将侯成乱棍打出。侯成在寿春受了一肚子委屈,愤愤的赶回下邳,并将在寿春的遭遇原原本本的禀告吕布,吕布听后大怒道:“悔恨不听公台之言,今果真应验也,速押解陈登逆贼来见。”

不一会儿,甲士押解陈登至。吕布见到陈登后,咬牙切齿、怒目圆瞪,就像要活吞了陈登一般。就在吕布准备开口之际,陈登抢先一步开口曰:“将军押解在下前来,想必是受了小人蒙蔽,若将军遣在下出使寿春,必定能请周穗岐发兵相助。”

吕布半信半疑地问曰:“元龙此话当真?”

陈登曰:“在下一家老小皆在下邳,岂敢欺骗主公。”

吕布瞬间由怒转喜曰:“有劳元龙辛苦走一遭。”

陈登曰:“昔日战国之时,魏将庞葱将与太子质于邯郸,临行之际,庞葱曾问魏王曰‘今一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魏王答道‘否。’庞葱又曰‘二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魏王依旧曰‘否。’可当庞葱言道‘三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魏王却说‘寡人信之矣。’故而庞葱当即便对魏王言道‘夫市之无虑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今邯郸去大梁也远于市,而议臣者过于三人,愿王察之。’今吾陈登尚未离开下邳,便有小人在将军面前诬告在下,如若当真远赴寿春求援,此等小人岂能容我。必定会借此机会在将军面前进献谗言,吾全家老小还能活命否?”

吕布听后点头称善,便问陈登曰:“依先生之见,吾该如何行事?”

陈登曰:“主公应当严惩诬告在下之人,并将与在下有隙之人调离下邳,元龙方能安心赶往寿春。”

吕布听后,当即将陈宫和高顺二人调往小沛驻守,并且当着陈登的面杖责了侯成二十军棍,升陈登之父陈珪为军师中郎将,亲自送陈登出下邳,以示恩宠,好断绝他人进谗之念。

陈登自出了下邳之后,日夜兼程赶赴寿春,并在阚泽的引荐下见到了周穗岐。穗岐见到陈登后,快步走下台阶对陈登曰:“吾能破寿春,败袁术,皆先生之功劳,请先生受穗岐一拜。”

陈登忙扶住穗岐,并言道:“明公万不可行如此大礼。”

穗岐拉着陈登的手,将陈登迎送至上座坐定,而后言曰:“元龙至寿春,有何事乎?”

陈登曰:“特来助明公破下邳,灭吕布也。”

穗岐曰:“元龙,此话怎讲?”

陈登曰:“昔日吕布曾假借友军之名,偷袭明公;今明公亦可打着救援吕布之名而袭取下邳,必可大破吕布。”

穗岐曰:“如此,云龙家小岂不是要遭吕布毒手?”

陈登曰:“明公勿需替在下忧虑,元龙出城之时,已派心腹之人暗中将家小送出下邳。”

穗岐曰:“先生家眷虽已出城,但先生之父尚在吕布军中,若吕布得知先生助吾攻取下邳,吾岂不是害了伯父。”

陈登曰:“元龙谢明公大义,但请明公放心,待明公大军行至下邳城外十里之地时,元龙先入城禀告吕布,恳请和家父一同前来城外犒劳三军,届时家父自然可脱离吕布。”

穗岐大笑曰:“元龙妙计,就依元龙。”穗岐当即点兵一万,周瑜、朱桓、陈武为副将,往下邳进发。

且说下邳城中,吕布得知小沛已被曹操和刘备联军攻陷,又急又气,每天都派出少骑打探援军消息,可就是不见援兵来救。

今日清晨,吕布依旧派少骑出城探听消息,可少骑才要准备出城,就有巡城甲士来报曰:“陈登将军至矣。”

吕布一听,顿时大喜,之前的阴霾似乎被一扫而空,急忙传陈登来见。待陈登来到吕布跟前,吕布急拉着陈登手曰:“元龙,周穗岐肯发兵否?”

陈登曰:“禀主公,援军离城不过十里。”

吕布大笑曰:“哈哈,辛苦元龙矣,现在吾何惧曹操。”

此时陈珪曰:“奉先,就让老朽替将军出城犒劳友军吧!”

吕布曰:“有劳汉瑜先行,布随后即率众出迎。”

却说周穗岐率领众将士在城外十里驻军,静候陈登的佳音。正当穗岐于大帐之内来回踱步之时,少骑来报曰:“禀主公,陈登先生和其父亲至矣。”

穗岐大喜,立刻冲出大帐相迎。陈登看到穗岐后,大惊曰:“明公,这靴子……。”

穗岐低头一看,原是脚上穿着的靴子在奔跑之时脱落了一只。穗岐急忙拱手一拜,而后曰:“吾一时心急,礼数不周,还望先生切勿怪罪。”

陈登闻言后,立刻拜服于地道:“向闻明公礼贤下士,宽厚仁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陈登一家老小得明公如此挂念,元龙由是感激,若明公不弃,元龙愿追随明公效犬马之劳。”

穗岐大喜,双手扶起陈登,拍了拍陈登裤子上的尘土,而后对陈登曰:“吾有元龙相助,何愁吕布不破矣!”

陈登曰:“主公言重矣。”

陈珪看到自己的儿子终遇明主,大喜曰:“吾儿既得明主,需尽心辅佐,不可心生怠惰。”

陈登曰:“孩儿谨遵父亲教诲。”言毕,陈登转而面对穗岐曰:“主公,吕布已和家父约定,明日正午便出城迎接主公,依在下之见,主公可就于此时攻杀吕布,必可大获全胜。”

穗岐点头称善,当即吩咐朱桓,陈武各自引兵一千往下邳城南门左、右两侧设伏,待吕布出城之后,迅速攻杀吕布军两翼,截断吕布军归路,周瑜则和穗岐一起率军正面攻杀吕布。众将士领命各自前往准备不提。

次日正午,吕布果然出城相迎,正当吕布在马背上欢喜不已之时,只听一声炮响,面前他一直期盼的援军却像猛虎一般朝自己扑来,但吕布不愧是当世虎将,立刻就从慌乱中镇定下来,挥舞手中的方天画戟迎战,并大骂道:“周穗岐,汝个背信弃义之小人,焉敢戏弄于我。”

穗岐亦大骂曰:“三姓家奴,汝才是小人,违背盟誓,见利忘义,吾今日势杀汝。”

怎奈吕布武艺高强,越战越勇,连杀穗岐四、五十甲兵,突围而出,往下邳城溃逃。正当吕布跑至南门外时,陈武和朱桓二将率军冲出,截断了吕布归路。吕布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亲信,一千余骑仅剩五十余跟随。吕布大喝一声,而后便冲入阵中,其五十余骑见吕布如此英勇,亦不甘落后,也先后朝穗岐军冲杀而来。但终究是陈武和朱桓二将兵多将广,吕布亲信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了,吕布见突围无望,勒马仰天长啸道:“想我一世英名,今竟命丧于此。”言毕,竟拔剑欲自刎。

正在此生死关头,只听一人高呼:“将军不可自戕!”

吕布定睛一看,来将乃是高顺和陈宫。原来高顺和陈宫自从小沛兵败后,便重整兵马往下邳撤军,正巧碰上了吕布准备自刎,故而大呼。吕布见高顺和陈宫率兵至亦,顿时大喜,遂抖擞精神来战穗岐军,高顺和陈宫亦挥兵加入战斗,城内的张辽此刻也突破了朱桓和陈武的防务和吕布合兵一处。穗岐见吕布大军已至,立刻鸣金收兵,撤军回大营。吕布怕此是穗岐诱敌深入之计,也不追赶,而是收拾残余人马,退回下邳。

穗岐率军回营后,便摆下宴席与众将士一同庆贺今日之胜,正当酒酣之时,甲士来报曰:“禀告主公,曹操使者程昱求见。”

穗岐听后面带微笑地问周瑜:“公瑾,可知程昱此行来意否?”

公瑾亦笑曰:“欲说兄长联合曹操共同征讨吕布。”

毕竟不知穗岐是否愿意联合曹操一同讨伐吕布,且听下回分解。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