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三国之江东创业》第十五回 朱休穆单刀赴会 孙叔弼为国起兵

程普水寨,甲士持刀站立于中营两侧,一少骑飞速来报曰:“禀告将军,朱桓来也。”

程普曰:“带多少兵马?”

少骑报:“仅摇船随从一名。”

程普大惊曰:“朱桓竟然一人前来?”

程普副将闻之朱桓只身前来,忙进言曰:“将军,吾请带刀斧手三十人伏于中营之外,听将军摔杯为号,就筵间杀之。”程普点头同意,并唤人请朱桓入营。

须臾,朱桓昂然而入,程普端坐帐中不动,叱朱桓曰:“汝有何言,请讲之,若汝言不通,便请试吾匣中宝剑!”

朱桓大笑曰:“将军之祸不远矣,恐汝之剑不能试吾之头,将欲自试也!”

程普曰:“吾有何祸?”

朱桓曰:“将军本是孙坚将军部下,但孙坚将军于岘山中箭而亡,将军进而辅助孙策,然孙策于走投无路之际,投于我主帐下,将军亦随之从于我家主公。可孙权狼子野心,竟趁我主远征吕布之机,雇凶杀害孙策将军,并趁机于三郡起兵自立,和我主分庭抗礼,将军不为我主尽忠擒杀孙权,收复三郡,反而相助孙权和王师相抗,实为不忠了;今孙权杀害孙策证据确凿,将军不为先主报仇,反而助纣为虐,实为不义、如此不忠不义之举必将四海难容,一身无主。若届时芜湖失守,将军又有何面目见天下之人乎?”

程普顿首谢曰:“休穆所言极善,但程普无路可行。”

朱桓曰:“公既听吾言,帐下何故伏刀斧手?”程普闻言惭愧不已,尽数叱退一干刀斧手。

朱桓曰:“吾主礼贤下士,我知其必成,故一直追随左右。公之先主,昔日曾是吾主结义兄弟,公何不弃暗投明,以图上报先主孙策之仇,下立一世功名乎?况吾主神武,方以德怀四方,先附者受大赏,公还有何事可犹豫哉!”

程普拜谢曰:“将军之言,使程普茅塞顿开,程普生、死早无挂于心,但不知吾儿至今尚在否?”

朱桓曰:“某待程将军之子如上宾,未曾加害。”

程普大喜,即唤副将入内,吩咐撤去孙权旗帜,改换“周”字大旗,并和朱桓一同赶赴建业城南徐家镇迎接周穗岐。

二人赶至徐家镇后,朱桓备言前事,穗岐闻言大喜,遂亲自将程普接入,待以上宾之礼。程普顿首谢曰:“今遇明主,如拨云雾见青天!”

穗岐扶起程普曰:“吾得将军,大事成矣。”言毕便命人备下酒席,为程将军接风洗尘。

待众人拥着程普入席后,穗岐走至朱桓身旁,厉声责备朱桓曰:“莽然只身赴敌巢穴,此非大将池也。”

朱桓拜谢曰:“以明公信著于四海,桓奉公之旨,借公之威,程普必不敢害也。”

穗岐闻言,对朱桓倍加敬重,当即加封朱桓为讨逆将军,以示恩宠。

却说芜湖败兵回到建业,报孙权。权大惊,急招韩当前来商议。韩当得知孙权召见,急忙赶赴孙府。

稍时,韩当便到了孙府,孙权一见到韩当便急忙拉住其手,快步行至里屋,方才言语道:“义公,今程普降周,芜湖失守,吾等该当如何?”

韩当曰:“建业城中尚有兵三万,钱粮可支一年,主公可一面固守建业,一面派人催吴城太守孙翊火速发兵救援。同时,再遣心腹之人持重金前往襄阳联合刘表,说服其出兵攻打庐江,则周穗岐必败矣。”

孙权喜曰:“义公妙计,但尚不知遣何人往刘表处结盟?”

韩当曰:“薛综可当此任。”孙权当即派遣薛综前往刘表处不提。

却说孙翊在吴城操练兵马,闻知孙权军大败,兴奋不已。孙翊之妻徐氏侍立于侧,见孙翊狂笑不止,乃问曰:“夫君因何发笑?”

孙翊曰:“夫人,穗岐兄长已攻下芜湖,孙权差人请我速发兵救援建业。”

徐氏曰:“闻知孙权兵败,甚是喜慰,然夫君若要成就大业,助穗岐兄长夺取建业,行事必须谨密,不可轻易托人,若事机败露,吾等必有杀身之祸。”

孙翊曰:“夫人所言甚善,为夫必会亲自前往安排攻打建业事宜。”徐氏闻言点头称善,孙翊便立刻动身至校场点兵,准备假借救援之名,行攻打建业之实。

话分两头,建业薛综在领命之后,即快马加鞭赶赴襄阳,向刘表求援,并在襄阳蒯良的引见下得以拜见刘表。

刘表见到薛综后,态度十分不削,傲慢道:“薛敬文,汝不在江东侍奉你主孙权,来我处作甚?莫不是汝主孙权将败,汝先寻个安身之所乎?”堂上众人闻言,皆大笑不止。

薛综见此情景,先清了清嗓子,而后大声呵斥道:“吾特来告知刘景升将死矣。”

堂上众人闻言后大惊,顿时竟鸦雀无声,蔡瑁见状立刻拔剑道:“汝竟敢如此无礼,看我不杀了你。”

薛综大笑曰:“吾死则死耳,何惧之有,蔡将军又何须动怒,莫不是诸公皆是贪生怕死之徒,故而容不下在下之言乎?”

蔡瑁闻言羞愤不已,立刻挥剑朝薛综刺去,幸得刘表及时制止,不然薛综将血溅当场。

刘表曰:“先生何出此言?”

薛综曰:“公岂不闻‘辅车相依,唇亡齿寒’乎?今周穗岐出兵攻打我家主公,若我主不幸落败,让周穗岐夺得三郡之地,以其狼子野心,必会出兵进犯荆州,届时吕蒙、贺齐兵出柴桑;陈武、董袭兵出江夏;周穗岐亲统大军出庐江,三路大军直逼襄阳,明公将何以拒之,故而在下方才言说明公大祸将至矣。”

蒯良谏曰:“主公,今周穗岐起大军攻打建业,庐江必然空虚,吾等可趁此良机出兵夺之,一来可解孙权燃眉之急,二来亦可使我军报昔日江夏黄祖被杀之仇,何乐而不为乎?”

刘表大喜曰:“子柔之言,正合我意。”言毕,刘表当即点兵三万,以蔡瑁为主帅,黄忠为先锋,文聘为副先锋,蒯越为参军,出兵攻取庐江。薛综见刘表已答应出兵支援,遂快马加鞭赶回建业报知孙权,建业孙权得知联合刘表对抗周穗岐的策略成功后大喜,厚赏了薛综金百两,布千匹。再命韩当加固城防,以抵御周穗岐的进攻,好成功拖住周穗岐,让刘表有充足的时间拿下庐江。

芜湖港中,周穗岐探知孙权已成功邀约到刘表一同来对抗自己,深知攻取建业需速战速决,若是迁延日久,庐江必会被刘表趁虚而入。故而周穗岐一面遣人赶赴江夏,告知陈武、董袭出兵截击刘表,一面修书一封给吴城孙翊,让其以援军身份赚开建业城门,好一鼓作气攻杀入城,生擒孙权。

一应事物安排妥当后,周穗岐便尽出芜湖之兵朝建业进发。数日之后,穗岐大军便行至建业城下,穗岐看着眼前的建业城,心中不由的感叹道:“此城比之先前,更加高大、坚固,看来孙权是有意坚守此城。”

一旁周瑜似乎看出了穗岐的心思,进言曰:“兄长,孙权可守得此城,但我军却不能拖延,一旦迁延日久,刘表趁机袭击我军后方,我军危矣。”

穗岐曰:“公瑾之言,吾亦知之,然吾已和孙翊约定,待其赚开城门,再攻杀入城,这样方能减少我军伤亡。”

周瑜曰:“兄长之言虽能避免我军伤亡过重,但我军行军至此,不求速攻,反而据守,以孙权之聪慧,其必生疑,若其识破我军和孙翊结盟,一并拒之门外,则要在数日之内拿下建业,难也!”

穗岐闻言后,当即拔剑道:“众兄弟,若尔等发现自己落单,不必疑惑、不用焦虑,那是因为汝等已经脱离凡尘,荣登天界,而且汝已经阵亡,但我们的事迹将永垂不朽!兄弟们,随我冲。”

只见一声令下,周穗岐大军若脱缰的野马,朝建业城奔腾而来,穗岐军将士们的呼喊声振聋发聩,奔跑声震天动地,完全震慑住了城上的孙权军。幸得韩当及时反应过来,连连高呼放箭,孙权军才赶快射箭御敌,并凭借着固若金汤的城池,成功打退了穗岐军的三次进攻。

穗岐见将士疲惫,士卒损伤过多,急忙鸣金收兵,暂且休整片刻,再行攻城。正当两军陷入胶着状态之时,孙翊的兵马及时赶到了建业,孙翊立刻派遣心腹到穗岐营中同穗岐约定起火为号,攻取建业。穗岐大喜,厚赏来使,并重整士气,准备最后决战。

却说孙翊于东门外大喝:“城上守军听着,吾乃吴城太守孙翊,奉主公将令前来救援建业,还不快开城门。”

城上守军回话道:“将军稍待,容我等禀告主公。”言毕便差人报知孙权。

孙权知其弟救兵已到,遂大喜,便亲自赶到东门一看,果然是其三弟孙翊率兵至矣,急忙曰:“快开城门,快开城门!”孙翊见成功赚开城门,立刻下令杀入城内,顿时大军像潮水一般涌入城内,喊声大举。

守城卫士急登城报孙权曰:“主公,孙翊造反了!”

孙权大惊曰:“什么,孙翊反了?”正在孙权惊慌之时,韩当及时赶到,其立刻解下自己身上的铠甲替孙权穿上,并对孙权道:“主公,孙翊早已投了周穗岐,现两路人马已攻入建业,建业已然失陷,现末将护送主公杀出东门,往投会稽乃上策,望主公早做决断。”

孙权点头示意,韩当立刻扶孙权上马,朝东门杀出,径奔会稽。

孙翊见孙权只十数人护从,遂引百骑来赶,韩当见是孙翊来追,顿时大怒,拍马来迎。战约二十余合,韩当看准孙翊破绽,一枪刺中孙翊右臂,打落了孙翊手中兵器,正当韩当要一枪结果了孙翊之时,只见一箭飞过,正好射落韩当手中大刀,韩当看是穗岐领兵杀到,忙舍了孙翊,往会稽追赶孙权去矣。

穗岐见孙权逃远,亦不再追赶,而是急忙扶起孙翊,入城替其疗伤。

且说孙权领数十骑逃至会稽,黄盖、朱然等将领见孙权接连丢失了建业、吴城,三郡之地仅存会稽一地,不免心灰意冷,垂头丧气,孙权见众将领都没了斗志,亦觉生无可恋,遂拔剑便欲自刎。

正是:咎由自取祸乃生,挥剑自戕悔已迟!不知孙权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12日 11:4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