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三国之江东创业》第十六回(完结篇) 周穗岐夹攻孙仲谋 陈子烈力阻蔡德珪

却说孙权拔剑要自刎,黄盖急忙上前抱住,夺剑掷地曰:“主公,胜败乃兵家常事,况主公总领大军,岂可自戕?”

孙权沉吟良久乃曰:“目下建业、吴城皆以失守,三郡仅剩会稽一地,且四面皆是周穗岐军马,吾将如何以敌?”

韩当曰:“主公勿忧,末将已派人探知,刘表已在前往袭取庐江城的路上了,现周穗岐孤军深入会稽,若其回军救援庐江,吾等则可趁机出兵攻之,并顺势收复建业和吴城;若其不回军救援而要攻取会稽,那我等只需坚守此城,以待蔡瑁攻陷庐江,届时周穗岐丧失本阵,必然军心大乱,吾等可趁机出城与之一战,必可大破之,故主公当务之急应加固城防,坚守会稽。”

孙权曰:“义公所言甚善,众将依义公之言,尽快加固城防,各个城门多备守城器械。”

黄盖曰:“主公,末将愿领一支人马往城外安营,和会稽形成首尾呼应之势,届时若敌军攻城,吾则率军袭其后;若敌军攻我营寨,则主公可率一支人马攻击敌军大营,如此首尾夹攻,则敌军必败矣。”孙权点头称善,命黄盖前往安排。

数日之后,穗岐引大队人马到来,安营毕,急招众人来主帐议事。

穗岐曰:“孙权死守会稽,其意是想拖住我军,好让蔡瑁能趁机夺取庐江。众将可有良策,既可退蔡瑁,又能擒孙权乎?”

周瑜进言曰:“兄长勿忧,瑜料蔡瑁之辈必不能攻克庐江,反而会被江夏陈武所败。”

众人闻言尽皆疑惑不解,穗岐亦眉头紧锁道:“公瑾因何如此肯定?”

周瑜曰:“《素书》有云‘以明示下者暗,有过不知者蔽,迷而不返者惑。’蔡瑁此人乃荆襄大族,自视甚高,且又仗着和刘表有亲,经常不把众将放在眼里,有过失而不知悔改,入迷途而不知返回,如此小人,岂能驾驭大军攻城拔寨,故而兄长只需专心攻打孙权,后方无需担忧。”

穗岐大喜曰:“公瑾所言有理。”

朱桓曰:“主公,既然军师已为我等解除了后顾之忧,那我等理应奋力向前,迅速拿下会稽,若迁延日久,我军粮草不济,则城难破矣。”

穗岐从朱桓所言,乃遣朱桓、程普、孙翊领兵一万率先攻打会稽城。朱桓等人行至会稽城下,见城池坚固无比,一时也无甚良策破城,故而朱桓亲自率军强攻会稽,众将士见主帅冲锋在前,亦个个奋勇杀敌。只待众人冲锋到会稽城下之时,城楼上一声炮响,乃黄盖率军朝北面杀来。正待朱桓分兵拒敌之时,城中兵马在朱然,韩当等将领的带领下从正面冲来,两路夹击朱桓军,朱桓见中计,急忙吩咐程普等众率军突围,自己领兵两千断后。

黄盖等人见围住了穗岐军,心中十分欢喜,个个争着杀敌立功,似乎要把之前所受的恶气一下子全部发泄出来,但穗岐军毕竟训练有素,虽然身处逆境,却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仍奋起反击。朱桓见程普等众已经成功突围,遂也突围而出。

可当朱桓才刚刚突围出来,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喊:“将军救我,将军救我。”

朱桓回头一看,乃是断后的士兵当中,有三百余骑没有突围出来,还被围在垓心。朱桓大喝一声:“众人随我驰援兄弟!”

副官忙曰:“贼众盛,不可当也。假使弃数百人何苦,而将军以身赴之!”

朱桓不应,遂持枪,将其麾下壮士数百骑回击敌军,冲入敌军阵中,将被困士兵全部救出,又杀敌追兵数人,把追兵击退。

朱桓副官等众初见朱桓冲入敌阵,皆惶惧无措,直到亲见朱桓率领被困士兵归队,才不由得感叹道:“将军真是天人!”三军亦都佩服朱桓的英勇。

朱桓、程普等人回到穗岐大营后,自缚双手来到穗岐面前请罪,朱桓曰:“主公,我等出师不利,致使我军士气大伤,请主公降罪。”

穗岐亲自替朱桓、程普等人松绑,并好言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二位将军不必过于自责。”

二人曰:“多谢主公。”

朱桓曰:“主公,要破会稽需要先设法拿下黄盖,好让会稽失去呼应,成孤城一座,届时再发兵征讨,城必破矣。”

穗岐曰:“韩当、朱然等辈诚不足道,唯黄盖乃真将才也。吾不忍以力并之,当以计招之。”

程普曰:“主公勿虑。某向与黄盖交好,今晚扮作小卒,偷入其营,以言说之,管教他倾心来降。”穗岐欣然遣之。

是夜,程普扮作小卒,混至黄盖军中,偷入黄盖帐前,只见黄盖秉烛披甲而坐。程普突至其前,揖曰:“公覆别来无恙乎!”

黄盖惊起,熟视之曰:“德谋?汝竟敢来此!”

程普曰:“今日于阵前得见公覆,欲进一言,故特冒死前来。”

黄盖乃赐座,问程普来意。程普曰:“公之勇略,世所罕见。奈何屈身于孙权?况孙权为人,心狠毒辣,为成霸业不择手段,弑兄长,反旧主,真忘恩负义之人也!而吾主周将军乃当世英雄,礼贤下士,天下所知也;今日阵前,见公之勇,十分敬爱,故不忍以健将决死战,特遣程普来奉邀。公覆何不弃暗投明,共成大业?”

黄盖沉吟良久,乃叹曰:“吾固知孙权之恶行,亦知其非立业之人,奈从之久矣,不忍相舍。”

程普曰:“公覆岂不闻‘则木之亲,得其良木;择主之臣,得与明主。’遇可事之主,而交臂失之,非丈夫也。”

黄盖起身谢曰:“愿从公言。”

程普曰:“似孙权此等忘恩负义之小人,公覆何不杀之,以为觐见之礼?”

黄盖曰:“以臣弑君,大不义也。吾决不为。”

程普曰:“公覆真义士也!”

黄盖遂领帐下数十亲信之人连夜同程普来投周穗岐。但事情却走漏了风声,此事被孙权知晓,孙权勃然大怒,自引千骑会同朱然、韩当前来追击黄盖,大叫:“黄盖反贼休走!”

程普大惊曰:“孙权竟然已经知晓?足见其对公覆并不放心,早已派人暗中监视矣!”

黄盖仰天长啸曰:“孙权竟然早已猜测于我,实让人寒心。”

程普曰:“公覆先走,让在下断后。”

黄盖道:“岂可让德谋一人赴死乎?某与汝一同迎战孙权。”二人相视大笑一场,而后拍马提刀朝孙权大军冲杀而来。

正厮杀间,忽然一声炮响,四周顿时火把齐明,伏军尽出,穗岐亲自引军当先,大喝:“我在此等候多时,休走脱了孙权!”

孙权大惊,一面命朱然断后,一面急忙撤军。程普和黄盖见援兵已到,心下大喜,遂奋力杀敌,穗岐则率军直追孙权。

孙权一路溃逃至会稽,韩当大喝:“快开城门,让主公进城。”

只见会稽城头,一白袍将军大笑曰:“尔等出城之时,吾已取得此城。”

韩当定睛一看,城头之人乃是周瑜,遂大骂曰:“周瑜小儿,奸贼,奸贼。”

只看周瑜拔剑大喝:“众将士,擒杀孙权正在此时,冲。”

言毕,会稽城中即刻冲出一支人马,攻杀孙权,而孙权的后方,穗岐率军也已杀到,穗岐和周瑜两面夹攻孙权,孙权军本就兵无斗志,现又被穗岐军围住,遂纷纷缴械投降。

孙权见大势已去,遂拔剑欲自刎,幸好朱然率军赶到,打落孙权宝剑,对孙权曰:“大丈夫岂可自寻短见,末将必会为主公杀出一条血路。”

言毕,朱然和韩当合兵一处,硬是拼死杀出了一条生路,护着孙权逃了出去,引败兵往长沙方向逃窜。穗岐见打跑了孙权,也不追赶,而是率兵入城,开仓放粮,广安民心。程普则引黄盖来见,穗岐大喜,厚待之。

且说蔡瑁军缓缓而行,偏将黄忠谏曰:“将军,我军行军如此缓慢,恐孙权难以支撑太久,若其为周穗岐所破,则敌军既无了后顾之忧,转而回军庐江,则我军难以攻克此城。”

蔡瑁曰:“黄忠老矣,焉知我计。《孙子·军争》有云‘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今我行军缓慢,乃是养精蓄锐,待至庐江城后,静候周穗岐疲惫之师以攻之,必破敌军,届时再乘胜攻打庐江,庐江必为我所得也。”

黄忠曰:“将军,兵贵神速也,我军应火速赶到庐江,乘其后方空虚之际,快速拿下庐江,而后再分兵夺取皖口和濡须两个港口,阻断周军归路,乃上策也。”

蔡瑁大喝:“黄忠,汝是质疑本帅之策略乎?汝于军中胡言乱语,扰乱军心、来人,拖出去斩了。”

文聘和蒯越闻言,急忙出列制止,文聘曰:“将军息怒,念黄将军也是一片好心,恳请将军开恩,饶恕黄将军。”

蒯越曰:“蔡将军,大战在即,先斩大将,恐于军心不利,愿将军明察。”

蔡瑁曰:“黄忠,今日若非文聘和蒯越为汝求情,吾势杀汝,还不退下。”黄忠长叹一声,愤愤退下。

约三五个时辰之后,蔡瑁问曰:“此处是何地界?”

蒯越曰:“乃江夏地界。”

蔡瑁曰:“吾军目标乃庐江,绕过江夏,直取庐江。”

蒯越曰:“将军不可,若江夏守军袭击我军后方,而庐江又攻我前部,我军岂不是腹背受敌,必为敌军所败。”

蔡瑁曰:“异度过虑矣,江夏守军不足一万,而我有精锐三万,量其不敢出兵袭击于我。”

蒯越闻言默然不语,心想:“我军若败,皆因此人也。”

却说江夏方面,早有探马报知太守陈武,言有刘表军三万朝庐江进发。陈武当即召众人前来商议,正当众人商议之时,有甲士来报曰:“禀告将军,有主公密信一封。”

陈武急忙拆开一看,只见信上只有四个大字,乃是‘贼来乃发’。众人不解其意,唯陈武哈哈大笑曰:“主公英明。”

众人忙问陈武,主公用意何在,陈武曰:“主公远征在外,贼军以为我军后方空虚,庐江城唾手可得。今可发兵出战,袭击贼军后方,奋力与战,挫其锐气,以安众心,然后庐江城可守也。”

众人闻言大喜,纷纷愿请命出战,唯独董袭默不作声,陈武见后问曰:“元代,因何沉默?”

董袭曰:“吾等仅有八千守军,若出重兵袭击贼军,则江夏城空虚,倘若贼军分兵来袭,则城必为贼军所破;若袭击贼军的兵少,留重兵守城,则又难以挫敌军锐气,反而会因兵少被敌军围困,身陷险境,故而在下不知是当战还是不当战,遂默然不语。”

陈武曰:“元代所言亦不无道理,但若让贼军越过江夏地界,则前方就再无甲士阻击贼军,贼军攻破庐江仅是时间问题了,届时主公经营多年的根据地将不复存在,我军士气也必将大受打击;假若我等发兵阻击敌军,即使战至最后全军覆没,那也为主公回援庐江争取了时间,前后比较,战则利大于弊,不战则弊大于利,将军可还有忧虑乎?”

董袭豁然开朗道:“末将愿出战贼军。”

陈武大喜曰:“既元代肯相助,吾与将军引兵五千,星夜奔袭贼军后部,留蒋钦领兵三千死守江夏。”董袭领命,自去点兵准备出战不提。

却说蔡瑁令黄忠为前队,自与蒯越居中,文聘为后部,望庐江杀来。黄忠的前部人马与庐江先头部队周仓相迎,黄忠出马与周仓交锋,战不数合,周仓败走,黄忠见势则引军追杀。蔡瑁中军听得前部得胜,遂急忙催促各部火速进军。

正当蔡瑁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有后军的兵马来报曰:“禀告将军,江夏陈武、董袭率军攻杀我军后部,文聘将军力战不敌,现敌军已朝中军杀来。”

蔡瑁大惊曰:“什么,文聘有八千精锐,却被敌兵杀败,真是无能之辈。”

稍时,文聘率残余人马溃逃至中军,文聘急曰:“将军,敌军骁勇,末将虽奋力拼杀,但仍是不敌,可敌军出战甲兵数少,恳请将军分兵五千与我,让末将回军杀散敌军。”

蔡瑁大怒曰:“汝出战不利,不自刎谢罪,还有何面目来我处借兵,真是笑话。”

蒯越曰:“将军息怒,仲业被敌军偷袭,故而兵败,现分拨兵马与他,令其回军厮杀,若是再败,两罪并罚。”

蔡瑁曰:“依我之见,陈武出兵袭击我军,江夏必定空虚,可纵兵先击江夏,陈武闻之江夏被围,必速还,此围魏救赵之计也。”

文聘曰:“将军不可,陈武并非有勇无谋之辈,其虽出兵在外,江夏定有防备,以防不测。今若攻打江夏而不能拔,陈武再率兵回击,两面夹攻,吾军皆被擒矣。”

蔡瑁怒曰:“匹夫,汝懂什么。陈武只顾追击我军,岂留兵在江夏耶!”言毕便派文聘引兵五千径奔江夏,其自领余部回击陈武。

且说陈武率众杀散文聘所部,尽夺其衣甲旗帜,伪装成文聘败军朝蔡瑁中军方向前行,正好遇到蔡瑁的军马,蔡瑁军问之,称是文聘败军奔回,蔡瑁故而不疑,驱马径过。

突然,陈武和董袭大喝道:“蔡瑁休走!”

蔡瑁措手不及,被陈武一枪刺中右腿,跌落下马,正待陈武要结果了蔡瑁之时,黄忠率军及时赶到,和陈武缠斗一处,董袭见状,亦驱马来助陈武,二人一同力战黄忠,战约二十余合,黄忠见蔡瑁已经逃远,亦不敢恋战,遂朝董袭虚射一箭,拔马便逃。陈武等见杀败了蔡瑁,亦不再追赶,而是回军江夏。

却说文聘攻打江夏,左边潘璋、右边马忠、中路蒋钦,一齐冲出,三路攻击,文聘大败。然而在文聘溃逃之时,陈武、董袭又从背后杀来,四面围住掩杀,文聘力战不过,被陈武擒获。

至此,刘表偷袭庐江的计划宣告失败。陈武在擒获文聘后,又俘获了一干士卒,率领得胜之师回军江夏,并于堂上审讯文聘,其曰:“蔡瑁小人,并无将帅之才,汝主刘表却十分宠爱此人,并委以重任,焉能不败乎?而我家主公,雄姿杰出,弘雅信义,有王霸之略,乃天下英雄也,汝何不弃暗投明,归顺于我家主公。”

文聘曰:“吾本愿为刘荆州守护一方,保全荆州之地免受敌国侵犯,奈何吾主却亲信蔡瑁等辈,实令人心寒,今日被擒,有死而已。”

陈武曰:“仲业真忠臣也,若蔡瑁从将军之言,不至有败。望将军三思,留有用之身,日后才能一展宏图,成就不世之功。”文聘闻言,拜服于地。

陈武大喜,急扶起文聘曰:“吾主得将军,真乃汉得韩信也。”遂上书周穗岐,请求加封文聘为偏将军。

至此,周穗岐已经成功立足于江东,拥有了扬州的整片土地和荆州的江夏郡及徐州的广陵郡,兵精粮足,战车万乘,沃野千里,积蓄饶多,天下之雄国也。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16日 11:4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