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照亮我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因为傍晚的一场雨,空气中有些微的凉意,这是仲夏时节的夜晚时分。晚上的时光对于最近的我而言,选择以舒适的姿势独坐一隅看喜欢的书,几乎是奢望了。随着年龄的增加,我的眼睛开始有些老花,晚上挑灯看书竟也成了奢侈的享受。还好,可以坐在电脑前,调大些字号,对着键盘码码字,也还算失落之余的自得其乐。

        思绪起伏间,于是想起我读书写字间的那些得失。

        我不是一个语文学得很好的学生,要不然记忆中一直读到高中毕业我也没当过语文课代表。我的作文可以被老师拿到课堂上作为范文宣讲,是上了大学以后的事。或者是大学写作自由发挥的空间更大,没有了中学作文那些条条框框的要求,于是我的天马行空才有了市场,信手拈来的描写到了老师的口里就成了“与×××的描写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表扬鼓励。这常常让我不知所措,因为有的名家名篇虽然读过,却也只记得个大概,其中的细节并不是太熟悉的,更没有老师说的那些不露痕迹的学习和模仿。我没有在老师的引导下,拜在名师门下学写儿童文学,原因是我对写作码字背后的辛苦程度认识很清楚,还有,我明确的知道自己没有天赋。喜欢固然是喜欢,可是要把喜欢做到专业,那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写作这件事,光靠勤奋和敬业,是不够的。

        而实际上,幻想的彻底破灭,是大学读到三年级以后。毕业论文写的《鲁迅杂文研究》,对我而言,这虽然是一个很难的领域,我还是选择死磕。当时的我,总是觉得,如果不做这样的选择,那我连鲁迅全集都没有读完整,是不是辜负了这些大好的光阴。虽然我的导师最终不但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评语,而且分数很高,但是在写作论文的那段时间里,我只是囫囵吞枣地把鲁迅的文章读了个大概,一知半解中我不敢跟同学老师说,那些字里行间拍案叫绝的描述,我是翻阅了许多评论,在拓展阅读中才弄懂一二。于是我比所有时候都清楚地知道,我是真的没有一点天赋,连读书都那么艰难,要靠写字发文章养活自己,那是痴心妄想,我只能找个工作做一个奔波劳碌的平常人,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日子。

        刚参加工作的几年,关于写文章,内心的感受是走过一段很黑的路。单位是工作的日常,从用铅字打字机和手动滚筒油印开始,我每天所做的是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的机械的重复。坐在打字机前,在各种不同字体写成的总结、汇报材料原封不动的打印过程中,觉得一切都寡淡无味。还好,打字校对干的多了,增加的不只是眼睛的近视度。面对各种文件、材料,时间长了,也就学着依葫芦画瓢的无师自通了。没有电脑,凭着钢笔手写,单位的年终总结我也曾经改过十七稿,光是誊写十七遍的不容易,我不说都可以想象。摸爬滚打的在办公室一呆就是十多年,熬了多少夜,写了多少讲话稿、总结和各种材料,一度觉得离自己想做的事想写的东西越来越远。当办公条件极度改善,电脑、打印机、复印机一应俱全,工作效率突飞猛进,日常工作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之后,突然就想起自己大学毕业时比起同龄人的小有收获:毕业前夕公开出版了的散文集,发表在各种报刊杂志上的文章贴了几大剪贴本,还有大小不一装满一个大信封的稿费通知单。想起因为先天禀赋不足后天又不够勤奋,于是过着过着,远离了自己最初的喜好和曾经信誓旦旦说过的豪言壮语:活着,然后写点什么!

        遗憾的时间久了,于是,记忆中就时常浮现出那些在写文码字路上引领过我的师者,那些有形无形中在身旁给我启示,鼓励着我,让我痴迷于文字停不下来的同路人。

        一直停留在少年时记忆里那个穿着白衬衣夹着两本书就走进课堂的中年男子,讲到唐诗宋词、写景散文时,黑板上一般是左边一幅栩栩如生的粉笔山水画,右边是诗词中疑难字词的注音解释。我想,没有多少学生享受过这样诗书入画的语文课,这让我爱上诗词,爱上文学阅读。还有父母的朋友,一位在文学圈里笔耕了一辈子的编辑部老师。大学时候的假期,我曾经多少次跟着他去周边采风,在他家里字斟句酌的推敲我那些学生味十足的幼稚文章。还记得在他的鼓励下,我写出了第一个短篇小说,不仅登载在杂志上,在那年全区举办的比赛中还获过一个二等奖,记忆中拿了好几大毛的奖金和一套深蓝色精美茶具,让我激动了许久。还有身边那些不时仍可以在报刊杂志上看见的熟悉名字。他们远远地在我的前方,闪着光,让我掩饰不住的仍想追随。因为他们,我决定重新开始,把八小时之外的时间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开启工作之余的另一片天地。

        网络时代信息的飞速运转,资讯和自媒体的空前发达,把曾经的咫尺天涯,一下子就变成了天涯咫尺。朝发夕至,让隔着千山万水的人只要愿意,随时可以相见。网络文学的发展,自然也让所有想写文的人拥有了更广阔的自由天地,拥有自己的微信微博和众多的粉丝。这样的大环境中,我也开始了以自娱自乐为主的码字之旅,不为成名成家,只为不放弃初衷。

        每周我的文字推送后,会有许多小伙伴们围观,众多的头像后面,会有几个不惜笔墨写着评语的人,那其中最能给我收获的,就有中学时边讲边画让我在语文学习中眼界大开的老师。如今七十多岁的他,依然仔细的读我的每一篇文章,手机微信私聊里常常同步给我许多建议:写到《金缕衣》,建议我一定要核对原文,这让凭着记忆引用诗文的我忙不迭的纠错;写到抚仙湖,委婉的提示我“湖边、河滩、河边”的用词不统一规范;推出《清平乐》的观后感时百度上拷贝了一张画放在全文的末尾,于是老师告诉我这是宋徽宗赵佶的《听琴图》,还建议我读林文勋教授的宋史著述......想想他每周看完我的小文,对着手机屏幕用拼音输入法写给我的相关拓展知识内容,多则几百字少则几十字,却不嫌伤神,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温暖。他写的每一段话我都是一读再读,佩服老师的博览群书和超强记忆力的同时,我的回应却不多,因为要补课,因为接不住,内心却为他的关注指导与陪伴左右而心存感激。

        朋友的公众号要恢复推送,说:写字真是需要坚持,再一起写?面对忙碌工作夜晚挑灯码字的她发来的约稿,我愿意跟随,愉快地说:我努力写。

        工作之余的新天地里,这些光,照亮着前行的路。我是幸运的,身边这样的师者和同行人不少,于是从不敢停下脚步。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流云 7 0

图一很有感觉啊!

06月20日 14:12

06月19日 06:5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