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扁担 ——老昆明方言手记

 

说来不怕见笑,虽然我长期呆在办公室里写公文,说得好听点叫做舞文弄墨,然而,年轻时代的我,也当过几天的“散扁担”。

旧时的老昆明,不仅有马车进出城门,铺着青石板的街头巷尾,经常也会看到扁担挑夫出没。除了挑菜进城卖,挑大粪出城的农民之外,还有一群专业挑夫,他们把从水路、公路、铁路、飞机运送到昆明的各种货物,用扁担挑进商店,挑进仓库,挑进深宅大院里。这些挑夫没有固定的地点,一般分散在车站码头或街头商铺附近。出门揽活计时,一条扁担,一根绳子绕成一圈。找到活计,谈好价钱,就用绳子捆扎妥当,一挑一挑地为顾客挑到指定地点。所以,老昆明人就将其称之为“散扁担”。

从事“散扁担”工作的人,大都是城里的穷人和城外的农民。他们生活清苦,每天靠挑扁担挣点养家糊口的小钱,累了的时候,只敢喝点价格最便宜的散装白酒,老昆明因此将最便宜的酒叫做“扁担酒”。

抗日战争时期,老昆明一位姓马的“散扁担”,在当时省政府举行的市民献金,筹集资金支援前方抗日的活动中。曾连续十年捐出自己的血汗钱,成为“散扁担”中的名人。

后来,随着交通运输不断发达,人挑马驮的方式逐渐退出,上世纪50年代,成立了专门的搬运公司,一些公司单位也配备有专门的装卸和搬运工种,但零星的装车、卸车的活计依然存在。于是,“散扁担”就演变成这些零星装卸搬运工的称呼。

1973年,下乡四年的我,从乡下回到了昆明。临行时,乡亲们嘱咐说:“回到省城赶紧找工作。”我回答说:“不怕,暂时找不到工作,我会到塘子巷挑扁担,一边当散扁担’,一边找工作。”

我当时也没搞清楚,为什么会说要到塘子巷当“散扁担”。但经过几年下乡的锻炼,我不再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城里人。虽然个子不高,但挑个几十公斤,扛个包的力气活还是学会了。生产队里的一位社员去世,我甚至还抬过一回棺材。抬棺材不用扁担,直接用的是杠子。两根大木棒,用绳子把棺材捆起来,前头两边各4人,后头两边各4人,一共是16个人抬。我被分配到后面。听着最前面左边那位壮汉的口令号子,棺材就被抬起来了。由于羊肠小路不够抬棺材的队伍过,所以事前就计划好了路线,几乎都是抬着走在陡峭的山坡上。在“嗨哟!嗨哟!”的号子声中,七绕八绕就抬到了目的地。都说抬棺材是一种积德的好事,而由于个子矮的原因,其实我根本就没使过多少力。

下了车后,我就用扁担挑着行李回到昆明,还真像个找“散扁担”活计之人,只是这样的活还真不好找。经过多方打听,最后还是通过一位下乡认识的宋叔叔,才在小虹山的一家木材加工厂里找到活干。

每天早上八点多钟,我们坐公交车到西站,然后走路来到厂里。大家缩在锯木料大车间的一个角落里,烤着火聊着天,等候生意的到来。如果不是宋叔叔的关系,我也许就混不进这个群体。

听着他们天南海北地一阵神侃,我才发现,这个“散扁担”队伍,是一个藏龙卧虎的群体。年长一点的,大多是在运动中被贬到乡下又跑回来的,有些还是参加过抗战的老兵,还有些是老一辈的知识份子,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年轻一点的,则是回城等待分工的知青。

拉着木料的汽车一到,我们的生意就来了,打开三面车门,几个人抬着撬杠爬到车上,几个人在下面接应,一大车木材几下就卸下车来。然后滚呢滚,抬呢抬,搬到机器旁边堆好。

加工成板或方的木料要装车运走,我们就抬上车,整整齐齐地码好,如果装得高出了车箱板,还要用铁丝固定好。装卸的费用按吨位计算,卸车四角,装车八角。如果需要加固,捆一道铁丝加一元。我们大约有十来个人,一天干下来,平均分配,生意好的时候能分到三块多四块钱。按当时的生活水平已经非常不错,我后来还到建筑工地上当过拌砂灰的小工,干一天也就一块二角八分钱,显然不如当“散扁担”的钱来得容易。当然,也会有抬滑杆的时候,一天到晚围着烤火,中午把用饭盒带去的冷饮热了吃掉,到下午也不见来一辆车。

除了固定在木材加工厂的生意,有时也会揽到其他装卸活。有一天,干完活回到家,正在吃晚饭,宋叔叔火急火燎地跑来喊我。原来是“散扁担”中的一位朋友,找到了一笔卸水泥的大生意,我连忙跟着宋叔叔出发,来到城里一个正在盖房子的中学校。那时的水泥是牛皮纸包装,一袋50公斤,打开车箱板,一人一包扛起,直接堆进一间大礼堂里。宋叔叔和几位老道点的“散扁担”看了下距离,就找老板商量,要求增加扛包距离的钱,堆到一定的高度,还要再加钱。眼看就要下雨了,如果不及时卸下车并堆进室内,后果非常严重,老板不得不答应条件。

谈好了价钱,我们接着继续干活,扛的扛,码的码,干到最后还真是下起雨来了,好在来的人较多,干到半夜两点,终于卸完了。水泥扛在肩膀上,雨水加上汗水,头发都被泼洒出来的水泥凝固成一块一块的。算账的时候,那天晚上每人分到五块多钱,算是我当“散扁担”收入最高的一天。

“散扁担”的活,我大约干了一两个月,直到找着了当采购员的正式工作。

如今,“散扁担”这个名称早就不太听人说起了,但只要看到小区里骑着三辆车帮人拉货并抬上楼的农民工,我就会回想起来当年的情景。

后来到重庆出差,看到了街头手拿扁担绳子揽活的民工,当地人称“棒棒军”,突然感到非常亲切,老昆明的“散扁担”,其实就是“棒棒军”嘛!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张稼文 0

终于明白了“扁担酒”的来历。

10月18日 15:11

cuihu 0

图文并茂学习

10月04日 09:26

十布金刀 0

老昆明的记忆,受教了。

08月05日 15:46

谭天 0

记录昆明历史,珍贵

08月03日 07:31

朗风 0

第一次听说

07月27日 10:38

昆明工人新村 0

说起昆明的“散扁担“,故事忒多,如:散扁担巧遇桃花女,是昆明的市井文学。塘子巷有个绰号叫“郭大将军“的“散扁担“,讲义气,是“散扁担“中的头。“文革“开始就不知所终。

06月27日 19:57

少女维特 0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06月26日 09:29

南天 0

十六个人抬棺材,很少见,可能是另有原因。一般是八个人抬,俗称八大老爹,又戏称为八人大轿。暗喻和皇帝的轿子一样,是最高规格。

06月26日 00:37

秋月 0

抬棺材有点害怕嘛。

06月25日 23:14

糊涂老马 0

欣赏中,分享了,身同感受里…… 虽然没有当“散扁担”维持生活,但在学生时代支农时挑过扁担;在矿山时,抬过棺材……

06月25日 22:1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