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再读《背影》忆爸爸背影
糊涂老马
发布于 云南 2020-06-21 · 6240浏览 31回复 46赞

         每次读朱自清老先生的散文名篇《背影》,我都热泪盈眶,忆起爸爸的背影……

  《背影》作者以朴实真切的语言,描述了父亲送别远行儿子的情景,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父子情深的一幕。它的写作年代大约在上世纪20年代中期,背景是祖母去世,父亲赋闲(失业),家景很是惨淡,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父子两都苦于奔命;灰色情调加上满腹惆怅,令人伤感!但父亲仍安慰儿子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如此父子温情,着实动人。之所以拨动我的心弦,是因我也有过子送父、父送子的一幕幕……

  爸爸大我46岁,到我知事、熟悉他那佝偻瘦削的背影时,他已进入老年。我熟悉他每天急匆匆去上班的背影,熟悉他在讲坛上写黑板的背影,最难忘的是从事教育事业一辈子的他被划为“右派”送劳动教养,我每次到劳动教养所接见室看望他后,他急匆匆返回监舍的背影,是不愿见到我流泪,还是怕我看见他流泪?但我从未见他流过泪,相信他从来没有流过泪……

  在爸爸没被划为“右派”送劳动教养之前,他常对我说的话是“随遇而安”;在那之后,他只对我说:“要多关心妈妈”,因为从事幼儿教育事业一辈子的妈妈也被划为“右派”,在工厂接受工人阶级的监督劳动。但爸爸从没对我说过“天无绝人之路”,我却相信他会在心里说这句话……

  1962年,我从四年制中专毕业,分配到滇东北乌蒙山深处某矿支援矿山建设。9月14日,即中秋节后第二天清晨,在萧瑟秋风里,66岁、刚从劳动教养所“保外就医”回家的爸爸;58岁、向被监督劳动所在工厂请了假的妈妈和也各自请了假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早早地来到学校大门口为我送行……

  车慢慢起动,越来越快,向滇东北方向驰去。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这一别,天知人月何时圆?心中五味杂陈,涌出《送别》:

  双亲年迈步蹒跚,中秋翊晨送儿郎。满首银丝遮不住,任与老泪随风扬。

  1969年初,我在矿山得知73岁的爸爸和65岁的妈妈将被“疏散”(视为:“遣送”和“疏散”到边远农村,忙请假赶回家,一切已成定局。爸爸被“遣送”)到滇西南一个边远山区,一起被“遣送”的,有比他老弱的一位同事和一位残疾学生。在青年路昆明剧院门前,爸爸上大卡车前,仍很淡定,只叫我多关心妈妈;扶他艰难地爬上车后,他始终没回头,只看到他更加佝偻和瘦削的背影,车慢慢起动,越来越快,向滇西南方向驰去,直到完全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7年前的1962年,是爸爸送我到滇东北,这次是我送爸爸去滇西南。这一别,不知何时再相见!心中五味瓶又打翻,涌出《送父》:

  老父被遣送大山,从容淡定儿惆怅。佝偻蹒跚瘦削背,古稀耄耋何时还?

  爸爸初到山区,渊博知识几无用,劳动教养从事的劳动也用不上,一切从头学起。不久就适应了,并与山民打成一片,他用带去的西药和大蒜为山民治好小伤小病;用带去的书本,为山区青少年打开山外世界……难怪爸爸来信,都叫我们给他寄药、大蒜和书,但他所受苦难,却只字未提。直到他那残疾学生偷偷给我们来信,告知爸爸去镇里赶街,遇山洪爆发,被洪水掀上大树,九死一生;遭火灾几乎丧命,都得好心山民解救。假如再不将他接回家,必客死异乡……

  于是,我们生方设法,并在当地好心人帮助下,于1972年初,把爸爸接回家。见到几乎认不出的爸爸,心中五味瓶再打翻,涌出《父归》:

  山区三年半为鬼,九死一生回家乡。亲人相见不认识,悲喜交加泪飞扬!

  爸爸回家四年后的1976年12月28日,终因身心饱受折磨、积劳成疾而去世,享年八十一寿。

  父亲节再读《背影》忆爸爸背影,以《企盼》为结束语:    

  挥别背影久难忘,扭曲时代太疯狂。唯有亲情尚温暖,抚慰心灵深处伤。

  但愿悲剧不重演,祈求历史莫再返。和谐社会齐共建,企盼国泰与民安!


糊涂老马
糊涂老马无才华,自知文拙难成家。偏爱舞笔瞎弄墨,聊以快意度晚霞。
浏览 6240
46 收藏 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31
赞过的人 4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