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礼物

 父亲的礼物
文/荷花
     小时候,我的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那个时候如果没有父亲,一个家就散了。妈妈瘫痪在床的时候,外婆拐着一双小小脚走几十里的土路来看望病重的妈妈。
    外婆含着泪告诉我:“娃啊!你爹爹不仅要照顾你们的妈妈,而且还要等他挣钱养活一大家人。你在家里要带好弟弟妹妹,要多帮你爹做做家务活,更要好好听你爹的话,不要淘气。如果你们几个娃还要淘气不听话。你们的爹就不想要你们了,就会丢下你们另去搭锅灶过日子了。
   外婆的话真的吓着我们了。那时候,我的父亲还很年轻,又长得一表人才。在村里还是优秀的青年突击队队长,民兵连长, 团支部书记呢。那时候的父亲成了村里许多女孩子心目中找对象的偶像与标准呢。
    如果父亲不要我们,不要妈妈了,看上他的女孩子大有人在呢。外婆的话不是没道理的。让我想起和父亲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比亲兄弟还要好的一个哥们 ,他跟讲过父亲的一个笑话的故事。那是妈妈还没病的时候,父亲带着他的青年突击队去离家几十里外的山里,挖水库筑大坝的时侯,爹是几个公社去参加挖水库人员的伙食保管员,他要经常去当地村里家里采购粮食,蔬菜,猪肉……。后来就认识了一个叫花姑的年轻生产队队长,这个年轻的女队长一眼就看上了我的父亲了,她隔三差五上山去看父亲,父亲吓得一见她就躲起来,往后再不敢去她们村采购粮食和蔬菜了。
    有一次,姑娘又来找我爹了。她笑盈盈的走进我爹和大伯的宿舍里,可是宿舍里只有大伯一个人。姑娘大老远的来见不着我父亲,她失望地问大伯:“大哥,你兄弟去哪了。大伯说:“我兄弟回家了,他媳妇让人代口信叫他不去一趟,家里有事情。你还是回去吧!我兄弟说了,你是个出色的村干部,要他去你家做上门女婿是不可能的,他是有家室的人了。把你当个妹子倒是蛮可以的。”
姑娘咯咯笑了,你们就瞎起哄吧!他这么年轻,这么内向怕羞的男人,哪像个有老婆儿女的男人嘛?我才不信呢?我呀!这个上门女婿认定了,非他不嫁了。”姑娘像风一样走了。
    大伯喊道:“出来吧!走远了。”爹从柴火堆里出来,白净的脸避得通红通红的。大伯笑呵呵地说:“你啊交上桃花运了。”爹红着脸说:“你就不要拿我开心了,我哪敢想入非非啊?我真想不到这个彝簇女子,就这么胆大执着吗?后来还是大伯拿着父亲和妈妈的照片去解决了这事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好一阵难过。父亲要是真的丢下我们走了,那么我们就真的活不成了。
    八岁的我背着妹妹开始学烧火做饭了。够不着高高的灶台就用一个小凳子站着做饭。十岁的哥哥开始挑着一对小箩筐出去捡牛粪马粪了帮父亲换工分了。六岁的弟弟拎着个小提箩摇摇晃晃的跟在哥哥屁股后面,在炎热的夏天里去很远的大湾田里去捡牛马粪便,要是捡不到牛马粪便就捡一担柴火回来。我就在家里带着妹妹洗衣做饭,做家务,还要守着病重的妈妈。而爹一边带着妈妈四处寻医治病,一边还要挣工分养活一家人。由于爹常常给生产队请假带妈妈去看病,所以一年挣的工分少之又少,到年底不但没能分一分红钱,而且还要亏下生产队一些分粮食的钱。
   爹实在没办法了,有时候还会悄悄出去做点小生意来维持生活。爹常常半夜三更出门,半夜三更归家,这样不便被人家发现抓到。如果抓到就要扣上一顶投机倒把犯的帽子不说,还要在村里游行批斗。
    在艰难的日子里,我们一家人不知到怎样熬过了一天又天。我们兄妹四人从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一条新裤子,我们穿的衣服裤子鞋子,都是外婆姨娘还有我的姑奶奶缝给我们穿的。外婆和姨娘是用大人穿旧穿破的衣服,又一针一线改成一件件小衣服,小裤子送来给我们穿的。姑奶奶嫁了一个打仗多年的军人。姑奶奶做的布底鞋又新又软又好看,我最喜欢姑奶奶给我做的新鞋子了。
   在吃穿都要靠亲人救济的日子里,更不用想着去上学了。有时候,我背着妹妹路过村小学窗口时,我就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听着朗朗的读书声。看到有人盯着我老看时,我就悄悄走开了。一次,一个女老师刚刚路过学校后面看见我站在窗口时,她看了看我问道:“你几岁了。”我说:“八岁了。”她又问道:“你想上学是吧?”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走开了。她说:“孩子,想上学就叫你家大人送你来报名吧!”我默默地离开了学校的窗口,后来就再没有去过了。
    我爹靠挣工分养活着一家人,真的是无能为力再供我们上学了。还有给妈妈看病的钱,欠了一屁股的债。    在万般无奈下,爹不得不把村干部辞退了,他还是要想法去做点小生意了。   爹在夜晚悄悄织了一张打捞鱼的渔网。夜里就带着一个手电筒,扛着网去离村五六公里外的滇池里打捞鱼了。那时候滇池里的水又清鱼又多。等我们还没睡醒,爹一身水湿湿地扛着渔网,背着一竹笼白鲢鱼回来了。爹把渔网收好,来不及打个盹就背着满满一竹笼鱼又悄悄去省城昆明卖去了。年轻的爹为了抚养我们长大,就是这样的白天黑夜的忙碌辛苦着。
    爹第一次离开土地,第一次去省城做买卖,当一竹笼鱼卖完卖光了。他就躲在厕所里惊喜的数完,一堆皱巴巴的零钱,爹把钱揣在厚厚的破棉衣里。他就是饿得肚子咕咕叫,他也舍不得吃上一毛五分钱,一碗的米线。记得第二天晚上,爹匆匆忙忙赶回了家里,我们都睡着了。爹拉亮灯高兴地喊道:“娃们起来,起来。看看爹给你们买啥礼物了,快起来吧!一人一份……。”哥哥睁开朦朦胧胧的眼睛说:“爹给我们买啥好吃的。”爹看着我们四个儿女幸福的笑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包东西打开,哥哥和弟弟的是凉鞋。我和妹妹的是白底小红花的背心。妈妈的是一个好看的发夹。哥哥和弟弟穿上新凉鞋高兴地在床上手拉手跳啊跳,我帮妹妹穿上背心,自己也穿上新背心跟着哥哥和弟弟跳啊跳,笑啊笑,唱啊唱。那个晚上第一次穿上新衣服是多么的开心快乐。爹爹坐在妈妈床前拉着妈妈的手笑了。 我分明看到父亲眼里有亮亮的泪花在眼眶里转动呢。过了一会,爹看了看我和哥哥说:“你两个过来,爹还有礼物送给你两呢。”我和哥哥笑嘻嘻的站在爹面前。爹说:“猜猜爹会给你们啥礼物呢?”我和哥哥摇摇头。爹从他卖鱼的竹笼笼里,拿出两个崭新的兰布书包来。一个挎在我的脖子上,一个挎在哥哥的脖子上。爹拉着我两的手慈祥地说:“城里人喜欢滇池里的鱼,以后爹要多打鱼,多去卖鱼挣钱。不仅要把你妈妈的病给治好,还要供你们兄妹四人去上学读书。”
   那个夜晚,我紧紧抱着新书包甜甜的睡着了。那个晚上送我的礼物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里。这是我人生中最难忘最幸福的的一个夜晚,因为父亲给了我一个最宝贵最好的礼物了。父亲后来就一直做起了小生意,那时候交通又不方便,爹就靠着一双厚实的脚来来回回的从家里走去城市,又从城市走回村庄。其实,我的父亲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我们和妈妈,他一直爱着我们,就像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爱着我们的家园,爱着我们的妈妈。
姓名:刘祖凤,笔名荷花
电话:13698752539
通联: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开远市乐白道街道河滨路生力红黄蓝幼儿园242号
邮编661066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荷花 1 0

谢谢平台编辑老师!谢谢文友们的关注与鼓励!

06月22日 10:0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