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枞与鸡油菌

    老饕惊叹得未有,异哉此鸡是何族?

    无骨乃有皮,无血乃有肉,鲜于锦雉膏,腴于锦雀腹。

                                   — 清·赵翼

       赵云崧是江苏人,清代史学家,大概某次赴滇路过云南石林,吃到了鸡枞,觉得妙不可言,一定要写首诗来纪念一下,于是有了这首《路南食鸡枞》。

       鸡枞得名于它口感滑嫩丰腴,近于鸡肉而胜于鸡肉,难怪赵云崧感叹:异哉此鸡是何族? 

       如果说青头菌是菌中的君子,鸡枞则是菌中的名士了,古往今来,文人骚客不少为它写诗作词,大才子杨升庵把它誉为仙草灵芝,好友沐五华给他送了几朵鸡枞,他曾为此赋诗一首,用“海上天风吹玉芝”这样的句子来形容鸡枞。

       鸡枞常常长于田间地头,或大路边上,包谷地里也常见。

       在滇南,鸡枞有真假之分。

       真鸡枞长于白蚁窝上,有固定的窝,帽作石青色,根白色,肥壮粗大,拔了一朵,还会长下一朵,所以挖鸡枞的时候,很小心,不能“挖通了”,务必不能贪心,差不多就断了鸡枞脚,挖出来后用蕨菜叶子包住裹满红泥的鸡枞脚,放在篮子里,十分好看。

       有时不小心挖通了鸡枞窝,看见忙忙碌碌的白蚁慌慌张张,j进进出出,洞中弯弯曲曲,层层叠叠,有一种闯了祸事的愧疚感,鸡枞窝通了,此地再也不会长鸡枞。有一种鸡枞胆,呈黑色,是滇南十分名贵的中药,往往要挖很大一个坑,才能挖到,但有些竭泽而渔的意思,伤了天道。

       鸡枞往往是有窝的,一片一片的长,运气好的人,见了一窝鸡枞,多可以拔一背篓,一篮,少也是三五根,有时它会挪窝,但也不出左右。

       父辈说,以前的人见了鸡枞,但有农活要干,忙不得拔,就用几根树枝茅草,圈起来,表示这是自己先看到的,先入为主,别人见了,就不会动它,主动走开,云南民风曾淳朴至此,令人感叹。

      放到今日,我是不相信的。儿时我看到一些小小的黑牛肝菌,心想拔了可惜,便和小伙伴摘了一些南瓜叶 ,把它们盖起来。过几天去收获,见菌子都长大了,团团的,圆圆的,胖胖的,十分可爱美味的样子,只是在一个青年的草帽里了。上前争论,说菌子是我们先发现,有南瓜叶为证,还有小伙伴人证,青年回答:“你叫它,它会答应么?”打又打不过他,只得作罢,证明这些淳朴云南作风,慢慢的,也不得不消失了,哎!

       假鸡枞又叫“草鸡枞”,“黄皮鸡枞”,面黄肌瘦,头大脚细,多长在草皮,砂石等光秃秃的地方,带着偶然性,一次性,拔完了,就不会再长,味道也一般,没有真鸡枞的醇香,一般用来榨油。还有一些菌子外型形似鸡枞,没有根,或菌帽上有一层厚厚的灰色的粉,我们管它叫“毛姆鸡”,“灰鸡枞”,味道不佳,还有中毒风险,往往见到就踢烂,有些财迷心窍的人会拔了去市场上冒充鸡枞卖。

      每到这个季节,常常有些城里人食菌中毒,也许就是中了这部分貌似忠厚其实狡猾的乡下人的道,有毒的,桉树下长的,也拿去卖,就像菌有有毒的无害的,人也有有毒的无害的,各位买菌子的时候,可睁大了眼睛,多多辨别,不要乱买。

     有次看新闻,说楚雄市高速路边有骗子把茭瓜削成鸡枞形状,涂了红泥冒充鸡枞出售,令人啼笑皆非。楚雄彝族多,酒多,楚雄人待客热情,多有美名,被这些人抹黑。


     少时暑假上山拾菌子,一为饱口福,二来吃不完的可以出售给收菌子的人,赚得几十上百元,算为巨款,人生中首次有了自己支配金钱的感觉,煞是得意,往往卖了菌子,拿着“巨款”,大买面包,冰棍,辣条等,买连环画,见小伙伴就分,袋里有钱,心中膨胀,固一世之雄也。

      有那懂事的,看到父母作为农民的艰辛与疲累,不忍乱花,悄悄攒起来,补贴自己的学费,文具费。

       鸡枞价昂,舍不得吃,都拿去卖,有时一根鸡枞,就能卖得上百元。到了城里,十村八镇的菌子汇起来,成了一条街,浏览菌街子,也是一种快乐,讨价还价,欣赏各种菌子,各地的菌子,各式各样的人,红头巾的哈尼族,黑头巾的彝族,花衣裳的苗族等。描眉画眼,皮肤白皙丰满的城里妇女,成堆的从这些黝黑的手里买鸡枞,出手豪阔,有的心地善良,不忍讲价,买了就走;有的伶牙俐齿,大杀其价。她们一堆堆的买走了鸡枞,拿去榨鸡枞油,做汤;有的拿去饭馆摇身一变,云南名菜,身价百倍。集市快结束时,有人没能卖完菌子,扔了舍不得,于是带回家,给家里的人也尝个鲜,孩子们高兴的围着饭桌拍手。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鸡枞常用来做汤,淡淡的菌香,绕梁三日,闻着是一种享受,入口滑嫩,妙不可言,“滑似蒪丝无点涩”,宋朝词人杨万里就写过:“香留齿牙麝莫及”,有时候太多,实在吃不完,就用来炸鸡枞油,用罗平菜籽油,油沸后放入鸡枞,油炸后的鸡枞丝独有一种香味,云南人早点喜欢吃米线,放一点在米线里,再搭配一点干鸡枞,或者炒菜的时候放一点,是很仪式感的享受。


      倾筐盛之行且拾,是写拾菌子的情形。

       鸡油菌,顾名思义,像杀土鸡时,土鸡身上那些金黄的鸡油,这种菌子个头较小,颜色金黄醇正,往往三五成群。在老家的山上,有一个秘密的地方,为我所熟知,此地只长鸡油菌,星星点点,三五成群,每次总能捡到一小碗左右。

        鸡油菌为老人所喜,煮汤,炒食皆宜,颜色也十分喜庆正气,有一种喜气洋洋的感觉,毕竟生而灿烂,又似鸡油,又似黄金,好看也好吃。往往卖鸡油菌的人都是把它们单独隔开,一篮一篮的摆着卖,黄灿灿,金闪闪,云南各地的人说起鸡油菌,十分亲切,仿佛自己的一个老朋友。

       

       

网友评论

2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HIOZI 0

喜欢鸡枞油煮米线!超级超级好吃!

08月03日 09:54

07月27日 15:06

paulaner 0

บทความนี้เขียนได้ดีนะครับ อ่านแล้วทำให้นึกถึงชีวิตวัยเด็กของผม

07月26日 08:27

甄遥 0

好吃

07月24日 15:25

魔笛benmy 0

上佳,鸡枞、此文。

07月02日 13:10

06月29日 19:00

思思文 0

看得肚子饿了。

06月29日 18:34

杨柳 0

看文流口水了

06月28日 22:01

醉里挑灯看片 0

我们把鸡枞分为黄皮鸡枞、火把鸡枞、山鸡枞,单独一朵皮偏黄色的叫黄皮鸡枞,一片的长在一起的叫火把鸡枞,山鸡枞就是大家说的松茸

  • 瑾楠  : 是的,火把鸡枞就是细脚广东这种,一片一片的

    0

06月27日 17:58

彩龙社区 0

您的文章被推荐至彩龙社区头图,期待您更多优秀作品,感谢支持。

06月26日 14:51

木一禾 1

记得那首《采蘑菇的小姑娘》不?对 那小姑娘就是我

  • 木一禾 回复@ 瑾楠  : 牛肝菌,谷熟菌,鸡油菌,奶浆菌,干巴菌都有。

    0

  • 瑾楠  : 哪种蘑菇?

    0

06月26日 14:05

小木子 0

没有拾过菌子,好想去体验一下

  • 瑾楠  : 驱车十余里,安宁,富民,再近点金殿后山,可以满足你拾菌子的想法

    0

06月26日 10:54

涯夏 0

都不好意思说今年还没说过呢。

06月26日 10:03

少女维特 2

喜欢拿来煮面条,超级好吃了

  • 瑾楠  : 鸡枞油面可以开一家店,连锁店

    0

06月26日 09:25

金瓶松 0

曾经拿鸡枞包饺子 不知道算不算暴殄天物

  • 瑾楠  : 黑暗料理届的一朵奇葩

    0

06月26日 08:50

琪琪的妈妈 0

如今很少买,贵、难洗,小时候也吃呢太多

06月26日 08:3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