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火

       火苗舔着暗红色的铜锣锅,柴禾散出的青烟顺着火苗和铜锣锅快速地升到天花板,在天花板上盘桓了一阵子,然后飘向屋外。屋外的雨嘀嘀哒哒下了一天。
       杨猛抽出一张烟纸,从菜叶子包裹着的一堆烟丝中扯了一小撮放在烟纸上,慢慢地卷着,直到包裹成喇叭状。他俯下身从火塘里抽出一根柴禾,鼓起腮帮把火吹熄了,就着炭火点着烟,狠狠地咂了一口,然后朝着火塘吐了一泡口水。
        美枝蹲下来凑了凑柴禾说:我给你泡罐茶来!
        杨猛眼睛木木地看着燃烧的火苗,咂了一口烟,喉咙里咕噜了一下,好像没发出声音。紧接着朝着美枝的方向又唾了一泡口水,口水落在火塘上,发出了"扑"的声响。
       美枝没有啃声。对这种报怨式的小动作,她好像习以为常了。
       美枝拿起放在火塘边的铁盘子,伸手在旁边的竹筐里抓了一大把茶放在盘子上,又把盘子伸到三角火架上边烤边簸着。火光映在美枝脸上,一绺白发从鬓脚垂下来;火光中眼角的鱼尾纹或明或暗。这张轮廓分明、慈眉善目脸给人以安祥的感觉。美枝虽然上了年纪,但可以看出她年轻时候,这张脸实际上是姣好的。当年的迤沙寨方圆十几里地她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但是美丽经不住岁月的摧残,何况一个四季劳作在田间的村妇。
       茶叶已经烤出焦糊的香味。美枝把茶叶扒拉进火塘灰里焐着的小土罐,把火塘边烧开的水冲进罐里,顷刻间"滋"的一声,一阵白烟冒了起来。美枝用火钳把茶罐朝火塘里推了推,一会儿茶罐里的水沸腾了,茶香溢满房子。美枝拎起茶罐逼出只有一小口那么多的茶水,很浓很很酽。当地人早上喝一杯这种茶,非常提神,一天都是有劲的,可外地人喝一杯不醉也会通霄失眠。
        杨猛接过美枝递过来的茶盅,头一仰喝了这杯茶。不由自主地又用舌头去牙齿两边卷了一堆口水吐了出去。
       美枝问:你晌午想吃什么?
       随便!杨猛不耐烦地说。
       美枝瞅了杨猛一眼转身去地里掐菜去了。
       杨猛看着美枝的背影朝火塘唾了一口,朝小土罐里续了一点水,一会儿水开了,他倒了一杯没喝,捧着,热气从他眼帘前升腾着,前面是一伸一缩的火苗。
       这时,他仿佛回到很久以前,他看见火苗在门坎前的火盆里炽烈地燃烧,一个全寨子小伙子倾慕的女人嫁到杨家。
        当地的习俗是,女人出嫁要先跨一下夫家门坎的火盆方可入洞房。那天美枝被簇拥着,在火盆熊熊大火前踟蹰着,他看见哥哥隔着火盆一把美枝抱了过来,算是过了门。自己倾慕的美丽的女人成了自己家的人,成了自己的嫂子,总比嫁到别人家好啊!整天看着这么个漂亮的女人过日子是全寨子小伙子都要淌口水的。
        可惜不久哥哥得了绞肠痧——火苗再一次点燃,那是他和嫂子埋了哥哥回家,在门前点了火盆要跨一跨,进门可避邪煞,那天嫂子哀哀戚戚,伤心得走不动路,到了家门口睹物思情,顿时大恸,是她搀扶着嫂子跨过那堆火的。
        哥哥走了,在那个贫穷的年代,人生最奢侈的莫过结婚,可是二十出头的杨猛,哪里有钱去奢侈一把呢?父母又早走了,这个孤独的弟弟何以成家立业呢?老村长掺和着来跟嫂子商量,把美枝续给杨猛。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杨猛亲自看着嫂子从火盆跨过来,跨进自己怀里。
       刚开始,他很中意和美枝的婚姻。美枝漂亮贤惠,为他生了三男一女。岁月就这样流逝着,他当上了村长,这个家在迤沙寨也成了殷实幸福的一家。老村长常过来和他喝两口,看着忙里忙外的美枝,他常说阿猛啊,这美枝长得一付旺夫相,要不你那有今天!
       孩子们也渐渐大了,不经意间,杨猛也四十有二,更可怕的是,美枝已年届五十。女人到了这个年纪绝了经,除了过去生孩子要和杨猛有点床上那点害羞事,她几乎对性就没有感觉。如今更是如同一枝干癟的花,除了一点激情没有,她还觉得一大把年纪,还干那种事真是丢人。她不停地拒绝他,甚至反抗。一个农村妇女除了生娃娃盘弄田地,还有什么呢?
       杨猛四十出头,还是一个生猛的汉子,可是看着自己年迈的妻子,他像一只关在铁笼里的发情的公狮,只能咆哮——但他又不能咆哮——他是村长,这是一个贫穷的山寨,闭锁的乡规民约像一把沉重的铁锁,锁住了一切。谁也不敢弄出点婚外情的响动来。他是村长,他还要管着这点事呢。
        平常管管村里的事,也就过去了。可一回家他就气就不打一处来,可又说不出口,于是发些闷火,不砸东西,不说话,只是对着火塘唾口水,以此喧泄着自己的难言之隐。
       少年时的几个小伴常常喝酒,酒喝热了,几个老男人难免说说女人,议论点性事助酒兴。那时没有黄段子,无非是说点村子里哪个男人的东西大,像村口栓着的那只驴。当然他们还是免不了说说早年美枝的美和杨猛的福气,几个兄弟会凑上说:村长你真会整,把迤沙最漂亮的女人端了,又漂亮又贤惠,好福气!杨猛从来不应,也不会像那些醉汉,借着酒发疯。他只是蔫蔫地,无精打采地说:划不着!划不着啊!——大家听不懂杝在讲什么。只是又为他倒满酒,拉着他吼着,没没什么划不着,喝!
       每天守着一个失去女人功能的老婆,悻悻上床,悻悻下床。他有些难耐,一些时日之后他索性不再碰那个已经木去的女人。嫂子是他要讨的,人家又好好地为他生了一堆娃娃,好好地伺弄着家里的田地和家务,他还能说什么?发闷火而已。
      久而久之,这股子闷火成了他的一个生活习惯。只要不是下刀,他就会乘着天还没亮就出了门,上了山,然后在那些刺棵子里面窜,直到走得累了。他很想碰着一只山鬼什么的,在一个湛蓝色的池塘边赤裸着身体,身上挂着一串串吊兰,他走近她,抚摩她的胴体,想像中他就会自渎一回,然后才蔫蔫地回去。
       前天阴一阵阳一阵,今早他早早出了门窜进了树林。他又看见了那个湛蓝的池塘。那只山鬼在池塘上飘来飘去并向他招手,他靠在树上,山鬼朝他走来,那胴体在他身上摩挲着,他一时冲动又自渎了一回,热辣辣喷射的时候,他看见前面那棵矮松树下旺旺地长着一窩青头菌。
       美枝掐了一堆菜回来在锅里炒。过了一会儿美枝盛了一碗红米饭递过来说:吃菜!
       他没啃声,拿火钳去火塘里刨了一下,几朵烤得焦黄的青头菌露了出来,他掰开一朵,一股子清香散发出来。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cuihu 0

构图好。

10月04日 09:25

上官婉儿 0

我喜欢

08月30日 20:46

甄遥 0

...

07月24日 15:25

杨柳 0

前面烧茶的段落喜欢。

06月28日 21:58

糊涂老马 0

欣赏中,分享了,感受才情里……

06月28日 20:37

袁缁衣 0

结尾非常好,有种魔幻味。

06月27日 10:33

金瓶松 0

火塘温暖 字节跳动 闷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06月27日 10:08

少女维特 0

收藏了

06月27日 09:21

南天 0

美文!

06月27日 08:11

06月27日 07:2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