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奉献给没落贵族的挽歌

在二战后,贵族后裔的社会地位日益衰微,落入价值观念的迷离、荣华不再的窘境。1947年太宰治完成的中篇小说《斜阳》,是日本战后文坛非常重要的作品,可以说是太宰奉献给没落贵族的挽歌。在《斜阳》中作者刻画的弟弟直治、作家上原二郎便是颓废的代表。


弟弟直治是一个矛盾的人。一方面想要掩饰自己贵族的身份,另一面却又以自己身上的贵族血统为荣。弟弟直治一直想脱离贵族这个身份,“我虽然纵情声色,却一点儿都不快乐。也许我是个快乐阳痿者。所以才这样放荡无度、自甘堕落的。”直治认为人都是相同的,这是他自卑的说辞。他不但看轻了他人也看轻了自己,他这是让别人放弃一切努力的托词。可是直到最后,他也没能从他的贵族身影中逃离出去。遗书中最后写道:“再见!昨晚的酒已完全醒了,我是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死的。再说一次再见!姐姐。我是贵族。” 直治的悲哀在于一出生就被打上了贵族的标签,但战后却无法真正的过上贵族的生活。然而他一直都在致力于撕毁贵族这个标签极力走进平民,可是在民众眼里,他依然是个异类,身上有着贵族的傲气和狭隘的自尊心。于是只能作践自己的品格,嫖妓买醉,糜烂度日,过着极度空虚的以及自我否定的堕落生活,来麻醉自己的情感。徘徊在复杂的思想的矛盾中,他最终选择了自杀。


在某种意义上,直治的想法也是太宰治自身所想表白的。太宰治对民众道德下坡和精神荒废的现状束手无策,索性就将自己的反俗感寄托在直治这个虚构的人物身上,让其破灭到底,以死去反抗现实生活,从而获得一丝慰藉,以死让生命战胜孤独与寂寞,获得解脱。其实也就只想表达一种感受,那就是颓唐。


虽说直治和上原两人经常混迹于一起,可是却相互看不起,直治认为上原是嗜酒如命、风流成性、善于投机取巧的商人;而作为平民的上原也非常讨厌直治浑身傲慢的贵族气。上原在与另一主人公和子谈论“人生幸福的饱和点”到来时,内心充满了绝望,不禁连叹“生命的黄昏、艺术的黄昏、人类的黄昏”。上原这个人物作为太宰治塑造的战后时期普通大众的一个缩影,他本人也如同上原一般在动荡的战后日本社会中随波逐流,看透一切后过着没有希望的颓废生活。


纵观全书,弟弟直治的遗书无非是全文的高潮,使得《斜阳》不同于普通贵族没落的挽歌,这是一部升华到人性的深度反思。是一个贵族最后的挣扎、诉讼、批判;更是太宰治对社会的反思、人类的反思。一代代政权制度更迭、社会形态变化,每一场变更下,都会有这样的遗老遗少们,活得苍白,死的凄苦。用和子的话说,弟弟直治和上原都是“道德过渡期的牺牲者”。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