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端午·紫薇花

夏至,盛夏如期而至。今年,闰四月,端午节来得晚些,竟在夏至五日。

今年端午节后,粽叶余香不消,蒲叶残色未尽,天上云头翻涌,而雨水并不如期而至,只是燠热异于往年。在这样的季节,花草树木尽情享受充足的阳光,恣意吸纳丰裕的热量,显出一年之中最蓬勃的生命活力。

这样的日子,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展眼望去,满眼都是浓郁的绿色。走出门去,就走进了绿色的世界。脚边是绿的草,头顶是浓密的绿荫,绿荫下待涨的小河映着草色、树色、山色,水面上的天空、云朵似乎也罩染了一层浅浅的绿,人面、衣衫和脚下淡淡的影儿,似乎也隐着绿意。这满眼、满世界的绿色浓得甚至让人有些昏昏欲睡,寻树下的一条长凳、找山边一片草坡,坐着,或是躺下,只要一闭眼,眼前尽是无尽的绿,就是睡去,梦境恐怕也染成了迷离的绿色。

园中的樱桃,只有一树浓绿,不见了动人的一点红色。山上的杨梅、园边的杏子刚过了季,密叶中少见踪影。梅子还青,梨子初成,架上葡萄还未上色,只有桃子正当时,粉中透红,红中透香,放肆地诱惑着人们的视觉、味蕾,鼓动着人们伸手去摘一个、张口咬一嘴,鲜红的汁水顿时溢出,双手捧起,凑近嘴边轻轻一吮,满嘴、满脑全是儿时甜美的记忆。

沉醉在儿时的记忆里,沉浸在满眼的绿色世界里,趁着正午公暇时光,爬上高楼,不为赋词,不为觅愁,只想让倦目越过挨挨挤挤的楼房,不用抬头,不需仰望,只是凭栏望一眼远处的浮云,浮云下的群山,山边纵横的街道,街道上熙攘的人群、往来的车流。那曾经万众瞩目、万人驻足的的蓝花楹已是繁华落尽,只剩了婆娑的细枝细叶寂寞地立在高矮楼宇间、川流人群边。

目光收回,注目楼下,一树,一树,还有一树,满树深深浅浅的粉红绽满枝头。光滑的枝干,倚出的细枝,点点翠绿藏在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粉红底下。这是楼下的紫薇花开了。

只是怪事,日日都在紫薇树下行过,竟然不觉紫薇花开了,开了满树的花,就连最细最小的枝头,也缀着簇簇粉红。幸好,今日上楼才得发现。

楼下的紫薇正好盛花,花树下星星点点洒落了点点细红。有人在花树下走过,没有止步,也没有抬头望一眼满树的花。只是他走过了,一点、两点的飞红落在肩上、发间也不觉得。

记得,我昨夜骑车从河边的经过,昏黄的灯光下,河水缓缓,不泛着一点灯光星辉,只有沿河的柳树垂下浓密的枝叶,垂下浓密的树影,给恋爱的人一个个自由的空间。骑车过后,偶尔听见比柳叶拂动还轻的喁喁细语。

我想,今夜,我不再去河边,把那自由的空间还是留给树影底下那些私密的短暂时光。我想,我就在楼下的花树前走走,在月光里,看半圆的月亮把一半的月光照在满花的树、照着满树的花。或许,躲进树影里,看月光从花簇细叶间散落,听树上鸟儿睡梦里的呢哝,让一片、两片花瓣也飘落在我的衣上,飘落在细碎的月光里。

回到办公室,透过桌边的窗,高楼顶上涌过了团团、片片深色的云,整个天空布满了浓云。要下雨么,似乎大雨要来了。

快要下班的时候,窗外风大了,吹动树叶乱响。雨点落下了,远处山头的几株高大的桉树在狂风中,摇摆着,在大雨里,高蹈着·····

楼下,楼下的那几树盛开的紫薇花呢,风雨中,如何经住这般摧折。地上,汪起了大片的水,高楼挡住天风,只是大雨让花树少了几分精神,著花的枝头有气无力地稍稍低垂。树下,地上,水光里,已经铺了一片稀疏粉红,那是刚刚还笑在枝头的粉红。

风何时住,雨何时歇,似乎不重要。今晚,不管有没有月光,我定会到那几株花树下,走走。走走而已。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糊涂老马 7 0

拜读了,学习中,感受才情里……

08月01日 20:57

07月05日 14:48

  • 洛之南  : 谢谢老师。

    2020-07-01 08:16 0

06月30日 20:05

  • 洛之南  : 谢谢啦。

    2020-07-01 08:16 0

06月30日 19:2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