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2)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实验室比较空闲,没有接到新的研究项目,一些实施中的项目也比较轻松,这段无聊的时间,何秋还真搞起了电子通道的研究。

  按照她的想法,只要找到一条“宽”的电子通道就好了,也就是受一定范围内的外部条件作用后不会对电子通过产生影响的通道。

  电子通道就是冰线中心空出的间隙,冰线用特殊的纳米材料制成,用这种材料制成的纳米级厚度的一层薄膜就可以阻拦电子的通过,冰线就是用这种材料围城的“圆筒”,中间留下了可供电子通过的通道。

  由于材料的特殊性质,通道并不能无限的放大,只能限制在电子能够通过的范围内。况且单纯的放大通道并没有用,用杨教授的比喻来说,就是有多大的河就会来多大的水,除非能控制水的源头。但是冰线的作用是输电,控制了电子的源头就相当于减少了输电效率,得不偿失。

  何秋的想法是在限制范围内最大程度的增宽通道,在材料中调整加入磁性合金的比例,稳定通道,同时设计一条固定的电子通过路线。杨教授听到她这个想法后笑着说:"你这是想建一个电子级的磁悬浮列车啊。"

  就是要建一个“磁悬浮列车”,让电子悬浮在特定的轨道上流动,这样就不会有来自通道的阻力了,但这可不是说建就能建成的。

  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实验室起火了,杨教授赶到的时候天刚刚亮,火势不大已经被扑灭,实验室安全设施齐全加上消防人员赶来及时,索性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当天夜里是何秋值班,说是值班,实际上她已经连续半个月都住在实验室里沉迷电子通道的研究,火情报告显示就是因为冰线的超负荷承压导致的火灾,就跟普通电线负压引起的火灾相同。

  杨教授看着蹲在路边沉默的何秋,并没有过去责备她,只要人没事就好。何秋两眼无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衣服头发都有些凌乱,显然也是仓促中跑出来的。

  火灾控制的及时,实验室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几天珍贵的仪器没有受损,只不过那台冰线合成机彻底烧毁了,何秋的研究全部算是付之东流了。

  杨教授看着何秋一直双目无神的样子,只当她是被火灾吓着了,有些心疼她,就让她回家先休息几天,反正冰线的研究暂时也无法进行了。

  何秋只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就激动的跑进杨教授办公室里,“教授教授!”

  “怎么不多休息几天,大早上跑过来做什么?”杨教授刚冲了一壶茶,给她倒了一杯让她缓缓再说。

  何秋也不顾着茶烫不烫,一口气喝光激动的说道:“教授,你猜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哦?托你的福,现在实验室还没收拾干净呢。”杨教授打趣道。

  “嘿嘿,不好意思教授,我不是故意的。”何秋放下茶杯往一旁躲了躲。

  “好了,我又不会怪你,不过以后你要小心点,安全问题可不是小事。”

  “知道了教授。”

  “说说吧,你来做什么?”杨教授又给她倒上一杯茶。

  “教授,昨天火灾的起因你不觉得奇怪吗?”何秋问道。

  杨教授揉了揉眉头,说道:“是挺奇怪的,按理说冰线材料的强度没那么容易超负荷,你是加了多大的功率啊。”

  “没有,教授你肯定想不到,我用的功率还没有这个灯大。”何秋向上指了指屋顶上亮着的日光灯管,“昨天我加在冰线上的电压只有10W。”

  “10W?那是冰线出问题了吗?”

  “也没有,冰线的质量也符合要求。”

  “那是怎么……”杨教授喝了口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好奇,因为他知道以何秋的性格肯定忍不住自己就会说的,不然也不会一大早就来找他。

  “我想了一个晚上,教授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你就别卖关子了。”杨教授放下茶杯笑着说,“我都快被你整着急了。”

  “嘿嘿。”何秋笑了笑,接着认真的说,“昨天晚上我设计了一条新的电子轨道,用一段冰线试一试效果,结果操作出了一点小失误,我用磁场在冰线内部搭建的电子轨道透过电子通道延伸到了冰线外面。”

  “那电子会被挡在冰线内,也不应该发生火灾啊。”

  “对,可是电子撞到了冰线上。”何秋凑近杨教授,神神秘秘的说道,“如果仪器记录的没错,我也没看错的话。教授,撞击生成了正电子,正电子和电子接触发生了湮灭,湮灭释放的能量冲破了冰线引发了火灾。”

  “正电子?”杨教授皱了下眉头。

  “没错。”

  “10W……”杨教授在心里计算了下,“这么小的能量不可能制造出正电子的。”

  “我原先也想不明白,总感觉有什么地方被忽略了,回去仔细想了想,觉得问题不在电流的能量上。我在冰线里新加入了一些磁性材料,这种磁性材料可以在磁场中持续性的积聚势能,电子撞在它上面产生的正电子的能量应该是来自这些势能。”

  “你是说Nm2。”

  “是的。”何秋回答道。

  Nm2是实验室研发的Nm系列特种磁性材料,是Nm1的升级版,Nm1就是杨教授为了改良冰线的输电耗损率突变研发的纳米合金材料。

  “Nm2虽然在理论上比Nm1性能更稳定,但毕竟还在试验阶段,你不该盲目的加进冰线中的。”杨教授略微严肃的说道。

  何秋悻悻然道:“知道啦,教授。”

  “不过……你说的正电子的事要再做实验验证,最近几年全球各个大国对反物质的研究越来越重视,按你的说法计算,冰线产生正电子的效率可要比元素放射和电子打靶高多了,这件事先不要对外说,要保密。”杨教授很认真的说道。

  “嗯,教授,我知道了。”

  ……  

  半个月后,实验室整修完毕,杨教授把大家叫到一起,何秋对大家说出了自己的发现,杨教授决定由何秋带头开展这一新项目——磁场中电子撞击Nm2生成正电子现象。

  实验不再需要加入Nm2材料的冰线,只需要把Nm2固定在加速器中,用高能电子束撞击观察现象。考虑到正反物质湮灭,为了安全起见,实验强度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

  实验设计和各种应激情况的分析准备耗去了一周的时间,等一切准备就绪,加上杨教授在内的一共八个人,都万分激动的站在加速器的控制器前,经过理论计算,结果和何秋预料的差不多,特定磁场下Nm2材料在电子束的撞击下有很大的几率会生成正电子,如果这一发现得到证实,这将是近百年来物理届的又一伟大成就。

  在何秋的操作下,Nm2磁性纳米微粒进入加速器被固定在了计算好的特定的磁场中,实验室静静的等待了十分钟,这十分钟也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十分钟,没有人出声,八双眼睛紧紧盯着显示器上由绿到红显示的进度条。

  每个人都在心里默数着。

  “20%……”

  “40%……”

  “60%……”

  “80%……”

  “99%……”

  检测器上不停闪烁的红灯熄灭,绿灯亮起。

  “100%,势能积聚完成。”

  Nm2材料在磁场中积聚了足够的能量,随着何秋手里的动作,加速器开始运行。一束电子以每秒60万个的速度进入加速器,其中将有大部分会撞向悬停在加速器中心的Nm2微粒。

  其他人都在激动的等待着结果,何秋反而特别的放松,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迫不及待。

  “这么自信吗?”杨教授走到她旁边拍了拍何秋的肩膀。

  “我对自己的理论推理一直很有自信。”何秋骄傲的回答。

  ……

  “结果出来了!”

  几个人挤在一台“云室”质谱检测仪前,等待着最终的实验结果。

  “哇,天呢!”

  “何秋,你就是个天才!”

  “快看快看,我们要创造历史了!”

  显示器上精确显示出了粒子运动轨迹,一束电子在撞到Nm2粒子后分成了两条相同形状抛物线,一条向上一条向下,根据抛物线轨迹可以算出两种粒子的质量相同,都是电子的质量,向下的那条是电子轨道,相反的向上的那条就是正电子轨道。

  何秋看着两条轨道的交接处,也就是电子束撞击Nm2粒子的位置,那里形成了一个发光的光团,显然是电子湮灭形成的光子放出的能量。

  “快,算一下正电子的生成效率和反应机制。”杨教授打断正在欢呼的几个人,催促他们抓紧时间工作,然后看着结果一出就忙碌起来的何秋问道:“你也发现了吗?”

  何秋停下了手中的计算,看着那两条抛物线,向下的那条比向上的那条要细一些,“嗯,和理论推理的过程有点出入,两条抛物线中,正电子的数量是预料之中的,相反的排除电子在撞击过程中的损耗,另一条抛物线的电子数量也应该不会这么少,比正电子都要少。”

  “你想会不会撞击过程只生成了正电子。”

  “不会的,电子和正电子应该是成对生成成对湮灭的,不可能单一的生成才对。”

  杨教授低着头深思,何秋也在一旁皱着眉头。

  “何秋。”杨教授像是疑问又像肯定的语气说道:“你说,为什么宇宙中反物质这么少!”

  何秋猛然抬头瞪大了眼睛,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分析结果怎么样了?”杨教授问道。

  旁边跑过一个人,是何秋的大学闺蜜跟何秋一起加入实验室的高雅。“教授,正电子输出效率达到了每秒40万个,但是电子输出效率每秒不到10万,由于湮灭生成的光子的遮挡,处于撞击中心的正电子生成机制暂时无法得出。”

  “嗯好。”杨教授拿过她手里的分析资料让她去继续观测。

  “教授,我有一个想法。”坐在一旁的何秋突然说道。

  “哦?”杨教授放下手里的资料。

  何秋抬头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你说,这些正电子会不会不是撞击生成的,而是被撞击释放出来的。”

  电子和正电子必然是成对的生成,但若是正电子本就在那,就不存在什么数量关系了。

  ……

  一个月后,杨教授拿到了一份撞击过程中正电子发生机制的理论报告。何秋在报告中对正电子的生成机制做出了一个异常大胆的推测,如果说在撞击过程中发现正电子能在物理届引起轰动,那么她这个推测一旦成立,在世界各个领域都将引起巨大的轰动。

  杨教授看着手里的报告,一脸为难的样子 。何秋就站在他对面,也不说话。

  “何秋,如果你这次的推理还是对的,那物理届可真要发生一场大地震了。”

  “可是……”

  “我知道,这还需要一次实验来验证,我们实验室是没有这个条件了,说说你的要求吧,我来想办法。”杨教授揉了揉眉头。

  何秋不假思索的说:“我需要一台超级加速器,最起码能把质子束加速到100万亿电子伏特的能量。”

  “这样的加速器整个中国也才只有两台啊。”

  “教授……”

  “哈哈。”杨教授无奈的笑了笑:“看来我要拉下我这老脸去求求我那老同学了。”

  他摆摆手示意何秋不用再说,“没关系,就当去找老同学叙叙旧了,再说了,最后还说不定是谁求谁呢。”

  杨教授口中是老同学是国家军区物理实验室的研究员,近些年来全球形势紧张,几个西方大国蠢蠢欲动,军区物理实验室列为了重点秘密基地,外界所知的就是各国军区实验室都在研究新型武器,学者预测最糟糕的局面就是再次出现冷战时期的军事竞赛。

  作为孙景研教授的老同学同时也是物理届知名的学者,杨教授显然知道的更多一点。现在各国在技术上,短期内能投入使用的最有效的武器就是反物质武器,所以他相信军方会比何秋更重视这个实验。  

  另何秋意想不到的是,当天晚上他和杨教授就被接走了,杨教授说他那个老同学听到后迫不及待的就向上级申请,马上就被审批通过,现在接他们去商讨实验过程。

  何秋他们当然不会被接去军区实验室,那里的地址外界一直是无从得知的,他们被带到了一个省实验室临时成立的军区指挥室,孙教授接待了他们。孙教授看起来比杨教授还有年长几岁,也要严肃很多,一见面就对这何秋说道:“后生可畏啊!”

  通过交谈何秋了解到军区实验室近一年都在进行反物质相关的研究,但是遇到了瓶颈,几个月来都没有进展,何秋的推测让孙教授和实验室其他研究员眼前一亮,如果推测正确,无疑是对反物质研究的里程碑式的进展。

  “老杨,你有这么个学生真是福气啊,要不交给我,我把她调到军区来吧。”

  “那可不用,去军区干什么,跟你们一帮老头子天天钻进实验室里都见不到多少太阳有什么好的。”

  “那总比在你手里糟蹋了强。”

  “在我手里怎么就糟蹋了呢?好你个孙景研,有种你也带个学生出来咱俩比比。”

  何秋看着两个老教授斗嘴哭笑不得。

  “好了,我们聊正事。”孙教授转头对何秋说:“何秋,再说说你的想法。”

  指挥室里还有一些年轻面孔,应该也是实验室的一些学者,他们面前放着的应该就是何秋的实验分析报告,显然他们还没来得及具体看。何秋向他们详细的讲述了一遍自己的理论分析过程。

  “根据电子撞击Nm2产生正电子的实验结果推算,撞击过程最终出现的正电子数目大于电子,我猜想,正电子不是来自合成,而是来自释放。

  物质在生成时正反物质数量是相同的,就像数字一样,有正数也有负数,正负数成对存在,这其中有个特例——零,每一对正负数相加都等于零,在物质中这个'零'叫'光子'。每一对正反物质湮灭都会形成光子并释放能量,那自然的我们认为物质就是由能量转化而来,但事实真是这样吗?如果不是,那我们假设物质本就存在,那他们又藏在哪里?

  首先想到的是‘暗物质’,我做了一种假设‘正电子来自无处不在的暗物质’,在撞击发生后,空间中的暗物质被激发释放了正电子,而本应同时出现的带负电的粒子瞬间被其他暗物质捕获,所以我们只看到正电子的数目远超过了电子。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还有一种可能是正电子本就藏在原子中,撞击释放了正电子和某种带负电的负质量粒子,同样会出现实验中正电子数目大于电子数目的情况。

  不论以上那种假设是正确的,哪怕两种都错了,我们也能确定正电子来自于释放,不存在什么物质的发生和湮灭,物质本就存在,只是有一些存在形式不被人类观测。”

  指挥室一片安静,下面的人翻读着手里何秋的报告,杨教授和孙教授也认真思索着何秋的想法。

  “照你所说,为什么被‘藏’起来的是正电子而不是电子呢?”下面坐着的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是男学者站起来问道。

  “这可能就是宇宙中的偶然结果了,或者在大爆炸奇点之前的负宇宙中被藏起来的是电子也说不定。”何秋笑着答道。

  那位学者显然对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不太满意。何秋继续说道:“这本就是我的猜测,事实怎样谁也不知道,这也不是我们实验要验证的重点。”

  杨教授小声对着孙教授说道:“孙老头,那小子是你的学生吧,叫姜汗是吧,听说过,很有潜力嘛,嘿嘿。”

  孙教授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挖苦自己的学生,站起来示意姜汗坐下,开口道:“具体的细节都在报告里,这次我们要进行的实验,是用超级加速器加速质子束到100万亿电子伏特来撞击何秋带来的Nm2磁性粒子,通过更精确的实验设备和更多的实验数据来构建正电子发生的反应机制。在座的各位也都知道这项实验结果对军区正在进行的项目的意义,接下来就具体讨论一些实验细节。”

  孙教授带着杨教授和何秋来到了指挥室外面,接下来涉及军区项目的秘密不适合被他们两个外人知道,杨教授能理解,反倒是他担心何秋难以接受,毕竟是自己的心血,自己却不能参与。

  “何秋啊,真是不好意思了,这项实验要完全保密,你也不能参与。”孙教授抱歉道。

  “没关系,实验谁来进行都一样,真理总不会变的。”何秋道。

  “你总得告诉我们一个实验结果吧。”杨教授在一旁说道。

  孙教授考虑了一下,对面前的两个人说:“如果实验失败,那也就没什么结果可讲了,如果实验成功,那我能说的也只是告诉你你是对的。”

  “这就够了。”

  ……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