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幻雪吟春秋(66)

                第三部《锦衣雪》


                第十四章   寒风冷如刃


     

      

      幻影国王宫。

  

  美丽的王妃正斜卧在美人榻上小憩。

  

  只因国王去郊外狩猎,难得有这个如此安静的时光。

  

  王妃被国王折腾的精疲力尽,眼角还残留着一抹泪痕。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神情倦怠。但是,丝毫没影响她的美丽。

  

  哎!这种日子何时能结束呀?她在心里悲叹一声,闭上忧伤的双眸。

  

  午后的斜阳透过银色的窗纱倾泻在美丽的肌肤上,照射在她玉颈和皓腕上青紫的勒痕格外的醒目。一只手轻轻的覆上伤痕,温柔的触摸。王妃猛的张开眼睛,呀,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久违的无比英俊的脸庞。不是做梦吧?她使劲揉揉眼睛,没错!是他!霎时间,泪水涌上来。昨天国王是那么的凌辱她折磨她,以至于快把她的手勒断了,她都没呼一声痛。可不知为什么,一见到他,心里就如决堤的洪水喷薄而出。止不住的泪水瞬间湮没了一切,空气中只有悲哀的哭泣声。

  

  “他是不是又折磨你了——这个混蛋!蓝暮野,看我不杀了他!”很有磁性的声音,带着一腔满满的愤怒。

  

  “我没事!我能忍的——天风哥,不要,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我的父母我的族人可都在他手里啊!”王妃幽幽的说。

  

  “哎!小贝呀!哎哎哎——可是我、可是我真的好心疼你呀。这种煎熬和痛苦你要忍受多久呢?”王天风的俊脸上现出一抹忧伤和无奈。

  

  “我不知道。也许是永久,也许是短暂的。反正能挺多久就挺多久吧!”王妃摇摇头。

  

  “我的小贝呀,我、我、我……”王天风一把将心上人搂在怀里,心里觉得好无力,眼睛忽然湿润了。

  

  “天风哥,没事的,不要悲伤,一切都会过去的——哦,对了,忘了问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王妃突然仰头狐疑问道。

  

  “今天轮值的侍卫长是我的好兄弟。他知道我特想你,所以给我创造了这个机会。我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再过一个时辰,那个混蛋就打猎回来了。我还有事情要办,即刻就走。记住,小贝,你千万要保重!等我的事情办完了便来救你的父母及族人,然后带你远走高飞。”王天风一口气说完这番话,忽然感觉嗓子发哑,于是,拿起檀木小桌上的一盏茶,连饮了三杯。

  

  “嗯嗯。好的,我记下了,”王妃听话的频频点头。

  

  “那,我走了。千万要记住,好好活下去。等我!小贝。”王天风又深深的吻了吻她的眸,恋恋不舍的如轻烟飞走了。

  

  王妃呆呆的凝视窗外,空落落的心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陛下回宫!

  

  忽然一声高喊,惊得王妃慌忙整理一下衣衫,匆匆抹去腮边泪痕。到梳妆台前,打开首饰盒,往脸上略略施了薄薄的香粉,又轻点红了樱唇。一切准备就绪,刚刚行至门口,年青的国王蓝暮野带着一阵风傲气凌人的踏进来。

  

  “臣妾恭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王妃连忙跪下迎接。

  

  “哼!你个贱人!还敢骗我?”蓝暮野随着怒骂的话音,一脚踢向跪着人的前胸。

  

  王妃不曾防备,中招跌翻。额头撞在小檀木桌角,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蓝暮野气冲冲的还在那里叫骂:“还敢背着朕和他藕断丝连,你真不想你的族人活了吗?咹?你个贱人!”他是背对着她,所以没有看见她的情形。他越说越气,霍的转过身来,狠狠的劈胸抓起她。本来他是想质问她,为什么还和王天风见面。当他看见她额角的鲜血时,心里忽然痛了一下。但只是一瞬间的念头,脑海里又涌现出她和王天风在一起缠绵翻滚的画面。于是,将王妃的身子一扔,骂了一句“无耻的贱人”,恨恨的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宫女小绿和小叶待国王走后,连忙将王妃抬着放到雕花床上,一个清理血污,一个去请御医。黄昏时分,王妃终于悠悠醒转。腹中莫名其妙的痛起来,她阻止了小绿去请御医,咬牙挺了一个时辰。折腾了三更天,才朦朦胧胧的睡去。

  

  翌日,太监来传旨,请王妃去见父母族人。

  

  王妃甚感奇怪,她不知道蓝暮野又在耍什么威风?

  

  到了软禁父母族人的地方,但只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守甚是严密。这是要干什么?王妃欧阳小贝心里直打鼓,蓦地,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她。

  

  “哎呀,王妃来了,快来看看你的父母和族人。”蓝暮野瞧见欧阳小贝进了大院,拉长声音招呼道。

  

  欧阳小贝被蓝暮野强迫性的牵着手,恍若亲密爱人一般。小贝只是机械的随着蓝暮野的脚步行走,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哎呦,我的王妃啊,因何苦着一张脸呀,看见亲人不高兴吗?嗯?你应该高兴才对嘛,是不是?”蓝暮野阴阳怪气的说道。

  

  欧阳小贝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望着台阶下的父母和全族的族人。

  

  “呀呀呀,既然王妃不高兴。那就给你看出戏解解闷吧——来人哪,开始罢!”蓝暮野云淡风轻下着命令。

  

  底下有人答应着,早有几个士兵向欧阳家族人群中拉出几个年轻的少男少女,惨呼声中,细嫩的皮肤都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横流。欧阳小贝心中一颤,险些晕倒。蓝暮野一把抱住她,眼里满是复仇后的快感。他带着笑容轻声的说:“呦呦呦,别晕啊,我的宝贝王妃,好戏还在后面呢——看见没有?这就是你背叛本王的结果!”说完,向下面狠狠一挥手。

  

  只听人群中一阵惨叫,登时晕过去十几个人。欧阳小贝一凛,向下面望去,只见那十几个少年少女已倒在血泊中气绝身亡。天啊!欧阳小贝痛呼一声,竟然没有晕过去。反而出奇的镇静,她的脸上毫无表情,无神的目光直直的望向前方,一步一步的缓缓走下台阶……

  

  蓝暮野目光阴郁,他反应迅速的一把抱住欧阳小贝,顺手摔在地上,命令道:“押下去!”早有人上来把欧阳小贝给拖了下去。蓝暮野万万没想到欧阳小贝竟然没求饶,更没哭哭啼啼的,反而是面无表情的冷静。其实,欧阳小贝是哀莫大于心死,蓝暮野不知道罢了。他不喜欢这样,他喜欢欧阳小贝在自己脚底下痛哭流涕,喜欢她无助的样子。蓝暮野由此很不爽,他挥了挥手,命人将欧阳小贝的家人族人押下去,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呆呆发怔。

  

  过了好大一会儿,贴身内侍附耳来报:“陛下,影无痕回来了,有要事禀报。”

  

  蓝暮野哦了一声站起身来,向议事大殿走去。

  

  “影无痕,都打探清楚了?”蓝暮野问道。

  

  “陛下,臣都打探清楚了,那王天风的祖籍确是西南国。”影无痕垂首回道。

  

  蓝暮野一拍龙椅,喝道:“本王就说嘛,那王天风怎么敢与我作对,一定是受那西南王唆使,哼!自不量力!”

  

  影无痕又道:“陛下,接下来怎办?将军还在等您的旨意。”

  

  蓝暮野沉思片刻回答:“你回去告知将军,一切按原计划行事。”

  

  影无痕应了一声,转身闪出大殿。速度之快,令人惊异。

  

  蓝暮野一直都认为,王天风是依仗西南国才与自己作对的。所以,早在好几年前就派影无痕打探王天风的底细。果不其然,他果真是西南国人。哼!西南国,那个弱皇上,岂是自己的对手?真的需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当然,最主要的是,西南地域辽阔,有许多矿藏宝贝,都应该归为幻影才好。蓝暮野就以王天风是奸细这一借口,来发动一场战争。一来呢,踏平西南国,什么矿藏宝贝,什么奇珍异宝,尽皆归入自己的腰包。这二来呢,也教训了王天风,断了欧阳小贝的念想,真是一箭双雕。

  

  幻影寝宫。

  

  欧阳小贝一脸憔悴半倚在靠榻上,目光涣散,失魂落魄的。

  

  蓝暮野得意的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欧阳小贝冷笑道:“看来,又要生灵涂炭了——蓝暮野,你就是一个暴君,你、你不得好死!”

  

  “还是多多关心关心自己吧,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管什么生灵涂炭啊?真是可笑之极!”蓝暮野撇撇嘴。

  

  欧阳小贝懒着再与这个暴君费口舌,闭上眼睛,无言了。

  

  蓝暮野哼了一声,也甚觉无趣,一甩袍袖,扭身步出寝宫。

  

  “你们要好生看护王妃,若有闪失,定斩不饶!”蓝暮野对守卫甩下一句话之后,带领侍从走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