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了一刀》摄影、文字:赵克新

5A30FDBD-89AA-4A3E-8B16-888019E3D798.jpg

 

 

《挨了一刀》摄影、文字:赵克新 

 

我一丝不挂面朝下的爬在手术台上,我看不见医生和护士的表情。但是,他们的对话,我听得格外清晰。

医生说:吃什么宵夜?

护士们开始讨论,吃烧烤、米线,还是牛奶煮鸡蛋。

我浑身都是凉的,而且还微微颤抖,脊梁骨更凉。我感到了,冰凉的钢针,一针一针地扎进了我的脊椎。

这时,他们关于吃什么宵夜的讨论,还在继续。此刻,我实在难以沉默了。我说,你们能不能认真点?

医生说,我们正在为你做麻醉,你是一个小手术,没有问题,你放心。

是的,我承认,对于医生来说,做一个阑尾手术是小手术。但是,对于我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大手术了。无论如何,都要在自己完整的躯体上,挨了一刀。

下午,税务局的两位干部,来为我们讲税务知识时,我的肚子就隐隐作痛。

前段时间,税务稽查人员来查账,说我们的账本有问题。我说,爱好文学的原因,对税务知识相当无知。但是,愿意学习,并改正错误。

无奈之下,我只好对税务局的干部说,你们来为我们上上课,每人按大学教授的标准付给你们讲课费。他们笑笑,并表扬我态度好,爱学习。

下课时,已是晚饭时分。总不能让老师饿着肚子走吧?我们企业的7个人和他们俩人一起,走进了餐馆。菜是美味的,也是丰盛的,像大家的微笑。可此刻,我的肚子痛得水米难进。

饭后,大家把我送进医院时,已是晚上22时。唯一空着的一张床,刚刚死了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医生问我,愿意躺在这张床上吗?我已痛得汗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而下。我说,只要不死在这张床上,一切都不是问题。

手术后,我活着躺在了这张刚刚死过人的床上,看着天花板,感到又活了一次。

手术室外,七个人都没有离开,并为我签了字。最后还留下了两个人,守在床前到天明。

虽然,挨了一刀。却没有被税务局罚款,还有许多亲朋好友,近半月的关爱守护。这一刀,挨得值了!

 

 写于:20165 3日。夜2350分。昆明市新闻路。

发表于:昆明《春城晚报》2016531

感谢阅读!欢迎评论!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